斗米兼职要为几亿人找工作,能成吗?

撰稿|王海天 2015年11月17日,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联席CEO杨浩涌同时现身一场发布会,为刚从集团分拆出来的新品牌“斗米兼职”站台。当天,斗米兼职宣布获得来自高榕资本领投的4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是58赶集合并后,集团分拆的第一家公司。一个切入兼职领域的新公司,为何能获得如此待遇?

斗米兼职要为几亿人找工作,能成吗?

撰稿|王海天

斗米兼职要为几亿人找工作,能成吗?

2015年11月17日,58赶集集团CEO姚劲波、联席CEO杨浩涌同时现身一场发布会,为刚从集团分拆出来的新品牌“斗米兼职”站台。当天,斗米兼职宣布获得来自高榕资本领投的4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是58赶集合并后,集团分拆的第一家公司。一个切入兼职领域的新公司,为何能获得如此待遇?

从分类信息到交易:变革产品和模式斗米兼职办公地址位于北京上地的一处培训学校内,校园里到处是培训的学员,一片热闹的场景。在学校内,斗米兼职租下了一幢楼的两层作为办公室。斗米兼职创始人兼CEO赵世勇说:“刚来赶集网就在这个学校办公,当时操场全是半人高的草,一块野地。”斗米现在的办公楼是原来赶集网的。从赶集到斗米,赵世勇在这个学校走过了五年。当初的野地,现在已经改成塑胶跑道了。

2015年4月17日,58同城和赶集宣布合并。这两个体量相当的公司合并后,分类信息市场在以后数年将会趋于稳定。合并后,赵世勇的头衔仍然是集团副总裁,但分类信息这事,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兴奋点。“我觉得我会考虑两个点,一是我个人的兴奋点在哪儿,二是我的团队怎么办。”赵世勇说。决定离开的那一刻,他把58赶集旗下业务都筛了一遍,发现兼职这个行业,和他的这两个诉求点比较吻合。

刚开始,他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邓亮一起找线下中介聊,有的中介做了十来年,做不大,有的就围绕着海淀的几所大学做,发工资是从自己的账户里一个个打钱过去。做得好的,一年能挣几十万,上百万。做兼职的都是草根出身,这个行业有现金流,商业模式成熟。

线下中介往往局限于城市的一个区。在北京市场份额占到70%的中介都没有,大企业想在全国做活动很痛苦。另一方面,兼职的C端也没有什么自主权,只能跟着领队干,领队让干什么就是什么,还容易受骗,拿不到钱。在一个线上线下都没有什么强劲对手、市场不规范的行业里,斗米不用血拼,只要做得足够快就行。只有线上线下结合,才能降低获取C端用户的成本,如果B端公司找线下的带队10元钱能招来一个人,在兼职互联网平台上5元钱能招来一个,那就是互联网公司赢了。“我们没有创造一个商业模式,原来就有,只是变得效率更高。”赵世勇告诉「新经济100人」。

58赶集将兼职业务独立出来的原因就是需求特别大,同时用户体验不是特别好,如果不切入到O2O的话,没法提升服务质量。

“坐在办公室里面,很难分辨这个职位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不知道背后的公司是什么。”虽然是切交易,但如果依照赶集的那套做法,B端的真假问题还是解决不了。赵世勇觉得,如果斗米的模式,只是在58赶集的基础上做一个优化,价值还是太有限,不做一个质的变化,用户上来还是很难完全放心。”

赵世勇想清楚了,交易是必须切的,问题是纯线上模式仍然无法识别公司真假,很容易混入骗子公司,这个模式是有先天缺陷的,怎么办?做重!线上线下一块做。2015年7月15日,斗米团队封闭研发,8月份产品正式上线。在这过程中,斗米收购了一家线下中介机构。线上有产品,线下铺地面团队。有问题的企业,线上反垃圾系统解决不了的,可以让线下的地面部队核实。

斗米兼职要为几亿人找工作,能成吗?

斗米兼职联合创始人、平台产品负责人程展鹏认为,赶集更注重信息的展示和量,斗米是O2O,以服务为核心,要求框架体系对每个细节把控更高。例如,C端用户报名之后斗米要及时将信息输送到B端。B端希望越简便越好,最好自己不搀合任何事情,给钱就行。斗米系统提供了考勤系统,可查看C端考勤情况,发放报酬是有凭据的。目前主要靠线下到现场执行考勤考核,未来可能通过定位技术实现户外考勤。兼职的核心:海量的C、靠谱的B对接供需双方的平台模式,必须解决供需双方的平衡。比如滴滴出行,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实时匹配乘客和司机。在用车高峰时端,滴滴可以通过算法提价,来平衡供需。兼职的平台模式,也是一种供需平衡的模式。而对于平台的第一步,首先是寻找大量的C端用户。

“兼职平台,供给方就是C。”程展鹏认为,所有的供需平台模式,起步先要找供给方,然后才是需求方。这个顺序一定不能颠倒。比如滴滴出行,司机是这个平台的供给方。所以滴滴开始用大量的地推招司机,先让司机在平台上运转起来。有了足够多的司机,获取乘客就容易多了。

斗米上线的前一个月,主要的目标都在供给方:寻找兼职的用户。由于58赶集是斗米的股东,给了大量的资源支持。58赶集兼职频道下拉前20条都是斗米兼职的信息和链接,移动上全平台给斗米兼职导流量。早期用户访问量,月复合增量率超过100%。

解决了供给方C端用户,下一步就是需求方了:企业。“我们C是最多的,B我们可以慢慢发展,把C维护住,你就不用担心B了。”程展鹏说,斗米的第一个月,只铺了北京一个城市,签的企业总数不到100家。如果供给方足够多,但企业少,用户来没有合适的职位怎么办呢?“只要他打过一次工,全程都是靠谱的,没有任何问题,他就会信任这个平台体系。”

用户要的是安全感,这次找不到合适职位,只要平台靠谱,下次还会来。

早期的企业数量少,因为要拉足够多的供给方,模式才能运转起来。当用户越来越多,必须要引入大量企业。企业的质量如何控制?或者说,如何让斗米没有骗子?“我们审核系统规则十分严格,淘汰帖子的概率非常高,有时候我们也很伤心,还曾经回头看有没有误杀,因为淘汰率实在太高了。”程展鹏说。早期他们确实被吓到了,因为斗米做的是平台模式,企业如果不愿意花钱就发个招聘帖子,斗米在后台审核,能通过的不到3%,97%都是问题帖子。

斗米系统会识别骗子的常用手段(这是赶集网多年的经验积累),骗子会集中在一些区域,发布的信息相似度很高,钱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职位也更高。赶集网不断与骗子做斗争的过程里积累了不少样本,斗米兼职技术负责人王君因为赶集网的职业经历,做斗米网上反垃圾系统轻车熟路。系统如果对信息的识别率低于60%,就会进入人工干预。反垃圾系统也减轻了人工的负担,目前斗米的人工审核团队不到10人。从成立到现在,斗米还没有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