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生:演烂片拿影帝是我的本事!

本文发于香港电影公众号


文:三婶

阿基米德曾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撑起地球。有个香港演员却说:给我一个上档次的剧本,我就能征服观众的心。


从影32年,接戏超过200部,两届金像影帝,三届金马最佳男配,而他却只承认只演过四种角色:“变态、警察、黑社会、色情狂。”


这个演员就是黄秋生。



“黄秋生字小草号远志又名黄老邪”,这是黄秋生在新浪微博的名称,你几乎无法在互联网上找到可以和黄秋生抗衡的“文字戏谑大师”。


黄秋生在业余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他钟情于红色文学,对于毛学更是挚爱有加,曾做客《康熙来了》时,随口吟诵出完整的《沁园春.雪》。后来他也曾在《老港正传》中体验了一回正派老左的人生。


“我从来没有跪下来求人,我如果妥协


也是战略性退却,为了下一次进攻


两万五千里长征就是这样啊,毛泽东的思战略好厉害。”


你或许会认为一个热爱诗词歌赋的人背诵全文并没有多困难,你或许也能轻松地在上一代中找到对毛五体投地崇拜的人,但在香港娱乐圈,你定是找不到除了黄秋生外的第二位了。


近年来对于黄秋生的印象,脱离不了两个字:“烂片”,你从时光网打开艺人专属页面,从最新的2017年到1982年,多的是你闻所未闻的影视作品,评分更是低得出奇。


用他的话说就是:“戏烂,角色不烂。”



黄秋生这样刚烈犀利的性格,多半源自于他的成长环境。混有英国血统的黄秋生,传闻父亲是当年英国驻香港的高官,黄妈是女佣,于是两人的分离是命中注定,抛弃妻子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看过母子二人。


家境贫寒的黄秋生从小就生活在他人的目光中,也常常遭到同龄孩子的欺辱,于是他学会了打架,成为了大家口中的“问题少年”,中学还没念完就早早地踏入了社会。


这样的“早熟”使得黄秋生的成长多了一丝悲凉,“私生子”的名号是社会给予的不公,这样的不公激发了他闯出头的信念。


黄秋生外形出众,混血的基因,不该辜负这天赐的俊朗,于是顺理成章得进入了亚洲电视演员训练班,接拍的第一部电影是1985年与夏文汐合作的《花街时代》。


许多人的处女作都不堪回首,与他们不同的是,黄秋生的这部银幕首秀不仅没有糟糕到想删除菲林的尬戏,也没有愚蠢至极的剧情,在《花街时代》中,黄秋生饰演一位年轻美貌的浪子Jimmy,对爱情犹如做游戏,身边从不缺少好看的女人,俨然一副流浪街头的花花公子。


黄秋生天生的混血气质,使得他与Jimmy这个角色浑然天成,融为一体,方才24岁的黄秋生,如同电影中一样充满肉体的诱惑。


初登银幕后他自觉演技未够水平,同年再入读香港演艺学院表演系深造1年,成为该学院首届毕业生(于2004年他获颁为香港演艺学院荣誉院士),与张达明是同期同学。毕业后黄秋生再获夺得香港无线电视之邀请,终而加入该台。


回炉重造的黄秋生,带给观众的第一份惊喜(现在看来,可能是惊吓)就是90年代港产恐怖片的标杆——《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


黄秋生在该片中饰演一位变态杀人犯,并且凭借该片赢得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这个奖项也是金像奖开了先河,《八》成为了首部获得该殊荣的三级片。


时隔8年,同样是“卖肉”,黄秋生距离《花街时代》里的少爷Jimmy已经跳脱了一个档次,这次在《八》中卖的可是货真价实的人肉,美色是低级的诱惑,恐惧能吞噬人心。


关于《八》,还有一段广为流传的段子。据说,当时黄球生虽然在戏中饰演一个歹毒无情的变态杀人魔,面目狰狞得屠宰人肉,但在拍摄现场,黄秋生其实格外得放松,嘴里唠叨的全都是黄色笑话,把其他工作人员逗得几乎要影响拍摄。


黄秋生:演烂片拿影帝是我的本事!


物极必反,黄秋生演绎的这个变态杀人魔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乃至于他陆续与邱礼涛合作了多部类似的变态作品,大多大同小异,使得黄秋生无法在局限的认知下突围开来。


于是,破格,成为了他接下去20年持之以恒的演艺准则。


1998年,导演陈嘉上拍了一部关于游走在黑白世界中的灰色地带的电影《野兽刑警》,其中王敏德的一句台词:“有的人比较宽,有的人比较窄,有的人只有一条线。”点名了这部电影的主题,这也是陈嘉上作品中难得的上乘之作。


黄秋生在片中饰演烂鬼东,是一位义气干云的警员,同时又在肮脏的界线上盘桓,脚踏两只船,有野心,又不怀好意,在错综复杂的案件与人情交往中,步步为营。


黄秋生凭借烂鬼东这个角色一举拿下当年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影帝头衔!要问这个影帝的含金量有多高?要知道,他在当年的金像奖上击败的可是《暗花》中的梁朝伟!


正是《野兽刑警》这个机会,也使得黄秋生正式踏上了“实力派演员”的道路,从此,不止是拿下面目可憎的变态狂魔来找到黄秋生,还有一些亦正亦邪的、极具挑战性的角色也开始向黄秋生抛出橄榄枝。


1997年香港回归,2000年香港港产片数量暴跌至百部以下,香港演艺界受到重创。虽然黄秋生在此前已经二夺金像影帝,但是整体大环境的不景气并没有给黄秋生带来太多事业上的转折点,他依然没有遇上一个足够好的剧本,他依然为了钱在夹缝中生存。


在这期间,我们依然没有能够看到黄秋生再度一鸣惊人的角色代表,但即使是接的是庸片,只要有黄秋生的出现,这部电影就值回一半的票价。


如果说《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中的黄秋生是自我,那么《野兽刑警》的表演是忘我,到了2003年的《无间道》,黄秋生就彻底达到了无我的境界。


《无间道》的出现不仅为当年萎靡不振的香港演艺界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也让当时久未合力的香港艺人们有了个团结向上的共同机遇,《无间道》中几乎没有小角色,各个演员的出场、台词、表演都极度精简到位,无一出废戏。


黄秋生坦言《无间道》是他事业的转折点,不仅让他荣获了第22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更是把他从一个单纯的演员变成了一个明星。从此他猥琐、变态、恐怖的形象被逐渐冲淡,转而偶像化的大众标签被渐渐贴上,也是从《无间道》开始,黄秋生拥有了更多挑戏的主动权。


随后的黄秋生,接演了《无间道》原班人马打造的《头文字D》,在片中饰演周杰伦藤原拓海的父亲,一名大隐隐于市的赛车老司机,正好符合他当下沉稳内敛又不失霸气的形象,俨然一副国民大老爷的性格。


今年,与邱礼涛合作的《失眠》,是黄秋生对外宣称最后一次饰演大尺度的变态角色。


在片中,他不仅需要重现《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中肢解、屠杀、吃人等的残忍画面,还需要直接切除男性人体的关键部位,这即使是对于老司机黄秋生而言,也都不免有一些紧张。


黄秋生在片中一人分饰两角,将善良忠厚、狡猾老练的性格毫无痕迹的完美衔接。


除了主演,黄秋生也乐于助力欣赏的电影人。


在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中,黄秋生客串了一名充满雄性魅力屠夫,短短几秒钟的镜头下,他微眯着双眼,大力得甩下屠刀,性感随着唇间的烟蒂蔓延至整个画面,沧桑浑厚的嗓音给“大叔”一词又重新下了定义。


如果说非要在内地找一位与黄秋生匹敌的老炮儿,姜文绝对是一等一的对手和知己。


他们二人同样也在现实生活中默契十足,情投意合。


现已年近花甲的黄秋生,没有了青春时倾倒众生的美貌,也失去了恶如大飞哥的狂妄,在他的脸上,更多的是岁月江河下的沉稳与积淀,不用发一言,便可吞山河的气势,是这30多年来黄秋生所拿下的江湖。


在被问及当时为何会接拍三级片时,黄秋生妙答:“小时候上学,因没有穿底裤,被女老师罚裸站,从此夜里经常做恶梦,梦见自己裸奔。自从全裸出演了三级片之后,就不做恶梦了。”先不论此故事是否真实,黄秋生能够以如此诙谐的态度去回应尴尬的质疑,足以见得他宽厚的气量,是个不拘小节的真男人。


私底下的黄秋生也毫不避讳谈及任何的话题,“无所谓,爱谁谁,我行我素。”有人说他像是香港的小罗伯特唐尼,要我说,他就是他自己,哪有那么多像不像的,黄秋生就是那个接烂片还理直气壮的香港演员。


若是有人有兴趣找人来演老舍的《茶馆》,千万记得提名黄秋生,但别和他只谈艺术不谈钱,他会回敬你:“没钱怎么养艺术?没钱怎么搞艺术?”


黄秋生:演烂片拿影帝是我的本事!


今天是黄秋生的生日,

生日快乐啊,黄小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赞 (5)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