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方金:《决胜》大年初二开播,几句话要说

编者按 北京卫视春节档最终落定的剧目是电


编者按

北京卫视春节档最终落定的剧目是电视剧《决胜》。宋方金编剧,阎建钢导演,王千源、柯蓝、吴刚、孔维主演。阎建钢说,讲述知识分子抗战的故事。宋方金说,是智谋抗战,不是雷神抗战。三年前雾霾压城的时刻,影视独舌前往京郊片场探过班,目睹了一场类似于“集中营抗争”的大戏的拍摄。犹记得,镜头所及之外,一片白花花的口罩…这两年,宋方金的朋友和对头都在呼吁他用作品说话,用成片怼人。现在,他来了。

《决胜》定档于2018年2月17日北京卫视播出。即传统意义上的大年初二。感慨。借影视独舌的宝地,说几句话。

编剧宋方金


这个档期曾经播出过我一部剧,也是在北京卫视。当时还是四颗星时代。那部剧叫《美丽的契约》。2014年大年初二播出。那部剧给我留下了很多经验。诞生了“两宋之争”,成为了2014年安徽省高考作文题目,给行业带来了一点思考。《决胜》又逢初二,四年如梭,白云苍狗。

《决胜》的导演是阎建钢和范冬雨。我跟阎建钢导演是通过范冬雨认识的。冬雨曾经跟我合作过一部低成本电影,叫《温凉珠》。成本低,但格局不小。至今是很多影迷的心头之爱。跟阎建钢导演认识后,一直谋求合作,直到有了《决胜》。

阎建钢导演,爽快,好玩,有趣。喜欢撸串,喝酒。撸串能撸很多,喝酒也能喝一晚上直至天亮。但他的酒量始终停留在一个瓶盖的水平上。阎导在拍《决胜》之前,一直喝二锅头。每次倒一瓶盖儿,用嘴撮,吱溜作响,一直到酒局结束,统共就这一瓶盖。第二天逢人必说,嗬,昨天喝了一晚上!

阎建钢导演(右)在说戏

《决胜》的主演是王千源、柯蓝、吴刚、孔维等几位老师。柯蓝的车后备箱里有两样必备物资,一样是茅台,一样是臭豆腐。晚上收工后,大家小酌一下。开始的时候,阎导说我就喝不来茅台,我只喝二锅头。有次实在没二锅头了,试了一次茅台,从此再不提二锅头。


有些东西的好,很容易鉴别。但首先得有好与不好。可怕的是,在不好与不好之间,也能比出一个好。然后大家认定它好。目前很多剧的好,就是这么比出来的


千源演戏,认真,较劲。接下剧本,就找个酒店住下,静心研读剧本,琢磨人物。因此他有远大前程。


这次他在《决胜》中饰演了一个民国的知识分子,果敢,坚决,有担当,生于忧患,开辟鸿蒙,身上洋溢着混元之气以及创造新世界的天真愿力。这个人物捷于思,敏于行,喜欢以智慧应对不测风云,习惯透过现象看本质。在感性思维统治的中国传统社会,这个人物注定是一个异类。千源在生活中,是普通而平常的,但在演员中,却属异类。他跟这个人物相得益彰。


柯蓝老师,跟我有三次合作。一次是《手机》,一次是《决胜》,还有刚刚杀青的《新围城》。柯蓝英姿飒爽,威风凛凛,跟世界的关系非常清晰。这次她饰演了一个心理学硕士,跟她的教育背景不谋而合。


我写戏不多,一共写过五部电视剧,《手机》、《决胜》、《新围城》、《为了一句话》、《美丽的契约》。其中《为了一句话》和《美丽的契约》我早就不认为是我的作品。因为《美丽的契约》基本没有用我的剧本,《为了一句话》在拍摄期间也被制片方和其他几位编剧改动了我的剧本。我想说的是,在我认可的三部我的作品中,柯蓝老师全部都有出演。感谢。


吴刚老师,在《决胜》中演一个日本军官,反一号。看完剧本,开机前,他去日本待了一段时间。吴刚老师演戏有非凡的信心,他关心自己的角色,也关心跟自己演对手戏的是谁。有天晚上小酌,请吴刚老师来,吴刚老师说来不了,他要请演他副官的日本演员小林成男吃顿涮羊肉,吴刚老师说,“我得跟他合计一下怎么演。”


吴刚老师平时一般是笑眯眯的,一喊开机,眼神如刀,力透纸背,瞬间变成了角色。这就是角儿。这就是角儿的魅力。吴刚老师评价一个东西好,就四个字:“直插肺管!”我得写个直插肺管的作品,再跟吴刚老师合作。


孔维老师这几年一直在做公益,间歇时演演戏。很高兴能跟孔维老师合作。希望孔维老师多演好戏。这也是公益。


《决胜》是一部什么剧呢?这个类型我其实特别不愿意说出来,就是它其实是一部抗战剧。抗战剧的名声不太好,最近几年变成了雷剧、神剧的代名词。战争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情,它不能被消费、不能被娱乐。所以我把《决胜》定义为一部智谋剧。


阎建钢导演想拍抗战三部曲,农民抗战他拍了《中国地》。《决胜》他认为是知识分子抗战。知识分子抗战的特点是什么?是大脑。所以《决胜》是最强大脑之间的对决。战争的胜负手究竟在哪儿?国力和体力的背后是脑力。一个民族的脑力是最重要的。影视剧也是脑力的体现。必须慎之又慎。


在写《决胜》的时候,看了大量的中日战争的资料。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必然是胜利的一方。抗日战争是可歌可泣的战争,充满了民族的信念、智慧与不屈的精神。在彼时,这都不是词语,而是行动与实践。《决胜》描写了这些行动与实践,描写了我们何以是战胜的一方。《决胜》希望能为抗战剧正名。


借此也谈谈专业与业余的问题。前段时间,韩寒写了一篇文章,谈业余高手与专业高手的区别。那篇文章写得很好。高手在民间,这是中国文化道统里一个久远的错觉和愚昧。


这几年,影视行业大量资本的涌入,诞生了ip这个概念。为什么会有这个概念呢,因为资本并不会判断剧本,当然,它也不会判断一切文本。但是,它会判断流量。流量高,安全系数大。这就是资本的判断。所以资本也分业余资本和专业资本。业余资本判断流量,专业资本判断质量。


现在还有专业资本吗?有。但不多。业内都在说没有好编剧,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好编剧很多,只是这些编剧没有用武之地。说没有好编剧的可以来找我,我给介绍好编剧。


业余资本判断出业余文本之后,能找到好编剧吗?不能。这几年ip剧百分之九十以上找到的编剧都是业余编剧。专业编剧不会干这跌份儿的事儿。


换句话说,这几年ip剧的剧本基本都不及格。无效的台词、空洞的情节、悬浮的人物、扁平的结构。剧本是有标准的。这个标准并不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它就摆在那儿,像一切硬件产品一样,有各种硬指标。


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决胜》它是一个专业编剧写出来的专业剧本。各种指标摆在这儿。高效的台词、流畅的细节、瓷实的人物、立体的结构。这并不是说我自己写得好,而是一个及格或者专业的编剧,必须做到以上这些。观众这几年一直吃粗粮,也该吃点细粮了。李鬼再多,也不能让他们成为李逵。


这几年,大家看我的演讲和脱口秀比较多,都是嘴上的活儿,也该给大家亮一下手上的活儿了。2018年有两部作品跟大家见面,一部是眼前的《决胜》,还有一部是《新围城》。作品来了大家看,春天来了春天见。祝朋友们新年快乐。


【文/宋方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