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红海行动」里的断肢,一个小男孩和他妈妈放声大笑

春节档,好一出大戏。

春节档,好一出大戏。


纪录不断,格局多变。


在《唐探2》反超《捉妖2》四天后,《红海行动》口碑效应也完全发挥出来,昨日成功逆袭,拿下单日冠军。


但Sir今天不想谈电影。


Sir想谈谈看电影的人。


Sir 的同事@Enter. 在看了一场《红海行动》的早场后,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以下情节绝无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我们见多了。


文 | @ Enter.


为了避开各路观影人马,在下初七才去影院贡献票房,结果早场也几乎满座。


出乎意料,在经过大量“分级”、“暴力血腥”的讨论之后,仍然有不少家长带着小孩子前来观看这部准“R级”电影。


在下身后就坐着一位目测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电影还没开始,就发动了“踹椅子”技能。


心灰意冷.jpg


虽然影厅人多,小孩子也不少,但幸而电影情节紧张、动作戏多,各种轰炸爆破机枪等音效盖住了此起彼伏的聊天和打电话,观影氛围还算尚佳。


不过,看到大银幕上各种血肉纷飞、肢体破碎的画面,还是不由地为身后的小朋友担心。


被子弹打碎的耳朵,被匕首切开的脖子,断臂断腿处的血肉伤口,一巴士的死尸,还有石头被撕碎的半边脸……


石头受伤的情形类似《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双面人


小孩子看完这些,真的不会害怕、反胃、睡不着吗?


电影结束后,大家看得意犹未尽,散场时纷纷讨论电影剧情。


扶梯旁有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商场的暖风让他白胖的脸上浮出两片红晕。


小男孩一边费力地把胳膊套进羽绒服里,一边兴高采烈地对妈妈说:“还炸掉了两根手指头,一根掉了,一根还在那耷拉着,哈哈哈。


妈妈帮儿子拽了一下衣领,脸上也洋溢着愉快的笑容:“对对对,还有那个炸掉一个胳膊的,哈哈哈。”


现在回想起这个画面,仍然觉得可怕。


可怕之处不在于,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看到残肢大笑。


可怕之处在于,他的母亲没有意识到任何问题


这个十多岁的男生不像更小的孩子一样,被直接、暴力的血腥画面催生出生理性的恐惧。


他将进入青春期,面临价值观的建立


他可能不清楚这些战士为什么在异国土地上拼杀,他可能不明白一场战争会摧毁多少生命和家庭,他可能也没有意识到断指、断臂会给一个人带来多大的灾难。


在他模糊的、不成熟的意识里,反战电影成了一部喜剧


此刻,一个稍有理智的家长,都会及时地给孩子做出纠正。告诉他什么是痛苦,什么是死亡,什么是牺牲,告诉这些血腥画面是让人无奈且不安的悲剧。


但这位母亲做了什么?


“对对对,还有那个炸掉一个胳膊的,哈哈哈。”


我们不能断言,一个孩子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会变成怎样。


但我们可以断定,他对“暴力、血腥、残肢、疼痛、英勇、牺牲”感到快乐,与他的父母直接相关


有没有发现,在我们的电影院,许多人,无论孩子,成年,他们的笑,经常成为一种诡异的存在。


去年历经波折,在年底才公映的《芳华》同样靠强大口碑斩获不俗票房。


故事开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讲述了文工团青年在复杂历史环境下的动荡一生。


电影中有一个情节,“活雷锋”刘峰对林丁丁表达爱意,被指责为“耍流氓”,上级领导对他进行了侮辱式的审问。


身穿绿军衣的领导,拿着一把扇子,坐在刘峰面前,低着头含着胸,声音压得低低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好奇,一丝得意,一丝窥探——


“启发你一下啊,女同志是不是都穿那种紧身的小内衣?这种小内衣,是不是背后都有个纽襻什么的?……细节啊,咱们聊得是细节。”


黄轩没有台词,但演得极佳,坐在椅子上,无声地忍受着。


最恨不过英雄受小人所辱。


但我看的那场,却在“内衣”这段台词处发出阵阵笑声。


不是畅快大笑,四处传来的笑声很像银幕上的“领导”,有一点窥探之后的满足,有一点不言而喻的兴奋。


淫笑,这是我第一反应的词。


再进一步,我不是说笑不可以。


正如有的观众所言:一个人看电影的情绪,不该由电影,他人决定。看悲剧,他可以笑,看喜剧,他可以哭。


但注意这句话,大声的笑和哭的前提下,是一个人。


个人情绪在公共场合,要注意表达。


就好像我们在大马路看到一个人,他可能是因为特别高,特别矮,特别瘦,特别胖,我们能当面“笑”他吗。


别说笑了,就是拿着手指指着他,都是不礼貌的吧。


那为什么在电影院,在黑暗中,我们就如此放任自己的情绪呢?


小孩不懂?大人还不懂吗?


小孩不懂?大人不能很好地引导吗?


时间再往前推,2016年底,纪录片《生门》举行了一场放映,电影聚焦于发生在中国妇产科医院的故事,每一帧都是真实的血泪。


现场呜咽声此起彼伏,坐在我身边的女生更是嚎啕大哭,泪流不止,哭状令人极为惊讶。


剧情缓和时,她擦干眼泪,掏出手机聊微信,仿佛之前失控的泪人已经消失。


不久,镜头转向农村,家境窘迫的农村男人回家借钱,破旧的乡村、带着浓重口音的语言、尴尬不自然的交谈……让女孩发出一阵阵快活的笑声。


她躺在座椅里,仿佛看到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东西


以上种种都是在下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电影是视听语言,是最通俗的艺术之一,它能够跨越大量障碍,风行于全世界,不同文化不同语言,却能引起共鸣。


陈老师当时这句话,很多观众击掌叫好。


电影就是电影 而并不是说这是一部中国电影

所以它有较低的评价标准


但我在看来,这话,不仅是对电影创作者说,也是对观众说。


当一个中国观众看电影的时候,他究竟在看什么?他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难道只是有声地释放情绪,若不能大哭,就选择大笑?


战士断肢、英雄受辱、弱者求生都能成为笑料,成年人笑容满面,他们养育的孩子自然也喜上眉梢,如此往复循环。


这个诡异的笑话,我实在笑不出来。


看到「红海行动」里的断肢,一个小男孩和他妈妈放声大笑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