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医生逝世,也应该为患者点上一根蜡烛

陈医生逝世,也应该为患者点上一根蜡烛

陈医生逝世,也应该为患者点上一根蜡烛

我系椰子

医患关系为何拔刃张弩?其实,这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不光是医患关系,还有很多关系也很紧张,或者不信任。换成更好回答的问题还包括:

为何小贩、街头店面经营者与城管的关系总是一触即发?

为何宅主与拆迁队不能友谊天长地久?

为何北京硕士死亡后大家就是不相信警方公布的材料?

为何中国奶企那么努力,大家还是要到国外买奶粉?

……

这种关系的紧张和不信任,不是一下爆发,而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刚开始,我们不当回事,不去花时间和精力建立一个诚信的市场经济体系,不去打造一个信得过的执政体系,出了事情就想着怎么隐瞒,怎么解释和推脱,而不是直面面对,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抛弃你,不信任你。

现有(医疗)制度框架,使得医生和患者已不仅是“来,兄弟姐妹,我有医术你有病,让我来帮你”这么纯粹的市场关系,多数情况下,患者成了医院指标的承载者。

诚然,多数患者不懂医道(且患者基本系温顺人生;传统的、生猛追求正义的国人,早在历次运动中被消灭或被驯服),通常情况下,医生若是“例行公事”便能过关。但医院何止如此?有多少医生医院敢说不给患者作超额检查、不给患者超额开药?严重点讲:这样对待患者与欺诈有何区别。

至于治疗过程,医生是否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倒也算次要问题了。不过,也别小觑这类顽疾!打个比方,如果你在肯德基麦当劳吃饭,总遇到高高在上的服务员,相信你早就不去了。但如果没有选择,非吃汉堡不可活(生病了不去医院在家里扛不住啊),那末,你是有可能一边忍辱负重吃着汉堡,一边被服务员搞得情绪崩溃的。

幸好现实中,人们很容易在商店、饭店或网购时,得到应有的尊重。无他,市场关系使然。相信没有多少人会糊涂到希望医生护士只贡献不索取,人们要的是医疗过程中,能有基本的契约精神。如此,医生与患者自然和谐。无奈我们的医疗体制在设计上,只允许两类医院存在:公立医院或莆田医院。前者天生霸王样,后者浑身绵里针。不出问题,怎么可能?

另外,广州陈医生事件,遇害的是两人:陈医生和黄牙者(惭愧,网上并没有搜到他的姓名)。他们是整个环境的牺牲品。遗憾的是,那些以医生角度反省的文章,泪水都给陈医生;批判都给患者(甚至把媒体也株连),这是货真价实的反思么?解读起来,好似在请求有关部门尽快把医院武装起来加强保护(以便继续这种医患失衡的关系)。

崛起的公民意识,不仅要痛惜陈医生的牺牲,也要痛惜走向暴力的患者。一个劲呼吁尊重医生,一个劲忽略患者成为暴徒的诱因,无异于体制的帮凶。真正可怕的是,很多人参与了对陈医生的悼念,却没有人在乎黄牙者的姓名。

我始终觉得,在这个悲剧上,文明的社会需要点燃两根本蜡烛,一根给陈医生,一根给黄牙兄。愿他俩的生命,能让更多的医生、患者和健康人清楚自己义不容辞的公民使命。(更多原创文章欢迎加微信公号“思想内参”,微信号:youthinking)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