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加息风声再次响起 人民币断腕改革

近期,随着美元升值,美国经济指数的持续回升,美联储加息的声音再次响起。可以预见的是,美联储加息这一闸刀对当前稍稳的人民币汇率是不利因素,英国《金融时报》也发文警告称,虽然外汇储备有所回升,但我国资本外流仍在继续。这次,我国央行该如何应对呢?

近期,随着美元升值,美国经济指数的持续回升,美联储加息的声音再次响起。可以预见的是,美联储加息这一闸刀对当前稍稳的人民币汇率是不利因素,英国《金融时报》也发文警告称,虽然外汇储备有所回升,但我国资本外流仍在继续。这次,我国央行该如何应对呢?

资本外流、人民币贬值仍然困扰央行

《金融时报》报道称,2016年2月之前,中国外汇储备已经持续下降18个月,中国官方外汇储备减少7,910亿美元,这之后,中国3月和4月外汇储备总额上升170亿美元,4月达到最高值3.22兆美元。

但是资金外流压力仍然存在。我国近几月来搭乘全球顺风车而获利的状况不会持续,最明显的便是美联储停止加息,这将导致美国对全球货币的贬值。

麦格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Larry Hu表示,无论是因为政策调整还是碰巧走运,美元的贬值都将为人民币减压,并使中国的资本外流现状有所改善。

年初,随着美元的贬值,中国央行让人民币随之贬值,这不仅给了出口竞争力,还在表面上保持了人民币的稳定。

可以预见的是,美国一旦“加息闸刀”落下,对人民币汇率将很不利。

美联储于2015年12月加息,加之我国央行2014年下半年的宽松政策,加剧了中国资本外流现象。但是随着中国经济逐渐趋于稳定,2月底,中国央行已经减少了宽松政策的使用。

如果美联储2016年后半年加息,那么中国人民银行将不得不加大力度执行宽松经济政策,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会再次浮现。

不仅如此,目前,美元走强,美联储加息概率大大增加,高盛称,美元下跌结束了,未来两年将上涨15%。

这种结果显示出中国央行在美联储加息下面临的两难。允许人民币跟随美元升值,这可以缓解市场对人民币下跌的担忧情绪,但是却损害了出口。让人民币对一篮子贸易加权货币进一步贬值,这可能引发资本外逃。

有分析认为,我国将再次拿起干预汇率的“武器”。

《金融时报》报道称,我国央行一直强调称,将利用市场力量对汇率进行调整,减少资本管制对跨界资本流动的限制。但在2015年,为了使中国经济恢复稳定,该目标已经退居二线。

我国央行不仅使用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维持汇率稳定,其还重新开始实行一些资本管制政策来阻止货币投机活动,其中包括限制个人购买外汇以及停止允许我国居民投资其他国家对冲基金的项目等。

2015年8月份,央行宣布了关于设置汇率方式的变化,这意味着中国政府将给予市场更多力量,使其对汇率拥有更大影响力。但市场对于8月空前的、超出央行预测的资本外流和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恐慌反应迫使央行恢复了其大力进行市场干预的政策。

本次干预的目的在于维持汇率稳定,但同时也表明,央行绝不会放弃对汇率的管控。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央行再次拿起汇率武器,将会引来“开历史倒车”的指责,毕竟2015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标志性一年,这一年人民币走向世界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尤其是人民币加入SDR。

因此,央行有断腕的决心,还需要有“忍痛”的毅力与承受力。这也包括民众对中国改革推进效果的检验以及由此带来的指责与信心的丧失,而民众的信心透支则会令中国改革失去最大的支撑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斌(Zhang Bin)曾表示,近期央行致力于维持汇率稳定,但是这并非改革的方向,而是一个临时措施。至于央行何时回重新推进经济改革,目前尚不可知。

本文由星火记者联盟(微信ID:cctv5117)供稿,于无声处听惊雷,敢讲话、讲真话,是财经爱好者不可多得的内参!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