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究竟是不是“券商屠夫”?

上周五,炮哥看到了一系列标题,关于刚刚履行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职务的吴清,标题们是这样的:

上周五,炮哥看到了一系列标题,关于刚刚履行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职务的吴清,标题们是这样的:

炮哥已经封笔两个月了,但看到你们管吴清叫“券商屠夫”,不禁还是要在陪完老同学、送孩子上课、面试女演员的繁重周末活动中,抽出已经长毛的秃笔,写上几笔。

1.关于标签

现在社会容易撕裂,问题之一就在打标签。历史靠故事留存情节,故事以标签区分角色——很多人会津津乐道于标签,但对内中实质懒于回顾,将当事人固化于脸谱之中,以圆满故事本身的逻辑。

炮哥做记者的时候,喜欢对事打标签,因为打过标签后,短短几个文字就可以容纳巨大的信息量,大概相当于古诗里面使用典故的作用;但不喜欢对人打标签,因为这样做往往都会对当事人产生自己难以负责的影响。

2.吴清是“券商屠夫”吗?

吴清2005年从证监会机构部任上调职到风险处置办公室,“风险办”是一个担负临时使命的机构,至晚到2009年就已经淡出。这个机构的主要任务的确是关券商的,但关的是风险券商,2002年到2004年证券业的风险已经到什么样子了,现在的新股民是完全不知道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与其说吴清是“券商屠夫”,不如说吴清是“外科医生”——假如当时那些风险券商关不掉,风险敞口收不住,后续的很多工作就无法开展,金融业两大抓手,一个是市场,一个是机构,这是刚刚结束的基金从业资格考试考过的,哥无比希望你们明白这个道理。

这么说吧,2004年前,挪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违规资产管理、挪用客户债券和股东占款、超比例持股是当时券商的四大问题,这四大问题把整个行业折腾到什么地步呢?2004年前,南方、大鹏、民安、闽发就已经接连倒下,随便举个例子,闽发证券挪用客户保证金30个亿,汉唐挪用了24个亿,什么概念?

概念就是你炒股的钱全都被证券公司挪走去钱生钱了,但是因为行情不好,这些钱都赔了,然后你要买股票的时候突然就可能发现我擦,没有钱买不了。

恐怖吧?

2004年底,全行业税后利润为-206亿元,全行业亏损,日均交易额萎缩到100亿元以下,用老证监会副主席朱利的话说,那是“证券业已到悬崖边缘”。

这时候,不动手术怎么办?“外科医生”吴清就上场了,当然是在党中央、国务院和证监会的坚强领导下。

3.当时的吴清团队干了啥?

首先是报了方案,启动“证券公司综合治理”,方案叫“证券公司综合治理工作方案”,以国办转发形式定版,全是干货,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百度来看看。

然后是摸底数、整改;不交底的、不整改的,查,移送;风险特别高、违规特别严重、事态特别紧急的,关。

炮哥这里正好有个表,让你们看看当年风险特别高、违规特别严重、事态特别紧急的券商是怎么没的:

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情况(部分,截至2006年底)

公司名称 处置时间 关闭或撤销时间

南方证券 2004年1月2日 2005年4月30日

德恒证券 2004年9月3日 2005年8月5日

恒信证券 2004年9月3日 2005年8月5日

亚洲证券 2005年4月29日 2005年5月24日

北方证券 2005年5月27日 2005年6月1日

武汉证券 2005年8月5日 2005年8月12日

甘肃证券 2005年8月26日 2005年9月7日

天勤证券 2005年11月25日 2005年11月25日

西北证券 2005年12月9日 2005年12月9日

兴安证券 2005月12月30日 2005年12月30日

河北证券 2006年1月13日 于2006年11月7日撤销

新疆证券 2006年2月17日 于2006年11月7日撤销

汉唐证券 2004年9月3日 2005年6月17日

闽发证券 2004年4月17日 2005年7月19日

大鹏证券 2005年1月14日 2005年1月18日

五洲证券 2005年6月10日 2005年6月16日

民安证券 2005年6月10日 2005年6月10日

昆仑证券 2005年10月21日 2005年10月27日

广东证券 2005年11月4日 2005年11月4日

华夏证券 2005年12月16日 2005年12月16日

中关村证券 2006年2月24日 于2006年11月7日撤销

科技证券 2006年2月24日 于2006年11月7日撤销

天同证券 2006年3月17日 2006年3月17日

健桥证券 2006年3月24日 于2006年11月7日撤销

第一证券 2006年6月2日 撤销业务许可

巨田证券 2006年10月13日 未撤销

这可能就是“券商屠夫”的由来吧,你砸了人家饭碗,人家还不叫你“屠夫”?但对股市、券业、股民而言,切掉这些毒瘤,是不是必须?所以我倾向于叫吴清“外科医生”。

4.吴清与黄红元

此处必须有黄红元,现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

2004-2008年证券公司综合治理期间,吴清是风险办主任,黄红元是机构部主任。吴清处置风险多,黄红元也参与风险处置,这是一个AB角的安排。

比如大通证券的“破产重整”,当时是个很大的创新,和大鹏、亚洲、南方的单纯“破产”,就完全不一样,用500万元的低成本,在半年时间内高效处置完毕,实现了多方共赢,这个事是黄红元做的。

黄红元做后续制度建设多,比如分类监管、净资本监管、合规监管,比如客户保证金第三方存管(由风险爆发前的券商管钱改为银行管钱),这些事是黄红元做得多,但部分事情跟吴清也有承继关系,吴清也参与,因为吴清调风险办前就在机构部任主官,这也是一个AB角的安排。

特别是第三方存管这个思路,也是在对南方证券进行风险处置过程中探索出的新思路,后来黄红元任上把它丰富固化落实形成了制度。

当然,还是必须强调,所有这些事都是在党中央、国务院和证监会的坚强领导下做的,吴清和黄红元当时作为局级领导,参与决策,组织实施,重点在执行和落实。

所以,现在吴清履新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现任上交所总经理,这个班子的配置,你就可以感觉到,一个字:顺。

多年的战友和同袍,还都有中国人民大学的教育背景。

证监会是1992年11月开始运行的,吴清和黄红元都是不到30岁就进入了证监会工作,还都是硕士毕业,年轻、高知。当时吴清、李正强和王雪松在一个部门工作,结婚也是前后脚,大家就一块去唱卡拉OK。当年朱从玖也在证监会,唱王杰的歌唱得特别好。

说得有点多了,就此打住,各位领导不要怪罪炮哥。

总之,就是吴清和黄红元在证监会机构条线的那3、4年时间,奠定了其后3、4年来中国证券业的基本制度和基本格局。

吴清离开机构条线早一些,黄红元在机构条线又做了几年,他是比较注意行业风险的,后来中信证券研究负责人写过文章,认为当时对行业管得比较紧,影响行业创新。

而后,行业创新是逐步搞起来了,到去年,又看到很多乱象。

所以有些事回头看看,真是让人唏嘘——你以为你知道的就是你知道的?在这个庞大体系中,我们能掌握的变量就那么几十几百个,当时你能知道影子银行还是银行影子吗?当时的监管体制下,你连银证信私下勾结的底数都摸不清,你怎么控制风险?

当然,不怕发生问题,问题暴露了就离解决近一步。

5.交易所主官思路的改变

从上交所理事长任上退休的桂敏杰,有可能成为最后一位由证监会副主席调任交易所理事长的人。

吴利军是主席助理调任深交所理事长的。所以这么讲也还算严密。

交易所主官的确是在不断年轻化,现在沪深交易所4位主官,有三位在证监会的最后职务都是部门主任级。

炮哥认为这应该是好事,但也并不是说领导年龄大不好——陈东征打造创业板,炮哥认为总体是成功的(炮哥不愿意跟民粹喷,你喷我也不跟你辩),他在全国两会上给记者拼命安利创业板,作创业板第一推销员的样子,炮哥还历历在目。

桂敏杰,也绝对是太低调了,从而被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事功,这一点,炮哥明天单开一帖,详说“桂敏杰在上交所的高光时刻”。

先剧透一下:桂敏杰是沪港通的总设计师,根本不是外界认为的那样,是港交所李小加设计了沪港通。

桂敏杰任上还成功推出了股票期权,在去年那样的情势下,这个有巨大创新意义的产品能生存下来,多么不易。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桂敏杰是上交所第一例赔偿股民事件的决策者,冲着这一点,炮哥也要说:牛。

来源:弥达斯 作者:西西炮

内容合作:张小典(手机/ID:18611755417)

商务合作:吴先生(手机/ID:15201503199)

阿尔法工场公众号:alpworks

投稿邮箱:report@goldenalpha.com.cn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