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8月7日,温商贷公告称,李山投资集团及胡奇

8月7日,温商贷公告称,李山投资集团及胡奇峰(原名:胡其丰,平时习惯用“胡奇峰”的笔名)将对温商贷展期未兑付的全部款项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做到不关停、不失联、不放弃。

两天前,温商贷发布公告称,平台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流动性危机,自2018年8月5日起将不再新增标的,直至完成全部投资人展期资金的兑付工作。

兑付方案如下:2018年8月5日至10月31日,所有本息暂不安排兑付。11月份开始,每月30日执行兑付,全部本金按照9.6%的年化进行计息,平台将以本金1万以下、5万以下、5万以上为三个基准,按照一定的比例兑付本息。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温商贷官网)

截至目前,温商贷累计借贷金额389亿元,累积待收金额62.87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23.6万人。

相比于其他实控人失联、被以非吸、集资诈骗等原因立案侦查的P2P平台,温商贷的情况还不算太糟。但是在天雷滚滚的当下,人心惶惶,投资者还是免不了一通担心。

独角金融在梳理温商贷的发展史过程中发现,温商贷历来一直遭受不少质疑,股东也是频繁更换。其他P2P在玩的“国资系”把戏,温商贷也乐此不疲。

换5次存管、迁址新疆,质疑不断

温商贷成立于2015年07月,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及实控人为胡其丰,公司运营主体为鄯善温商贷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原名:浙江温商贷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之所以改名是因为公司于2017年1月从浙江温州迁址到新疆鄯善县。

业内人士认为,温商贷迁址,是因为新疆的政策比较宽松,备案比较容易,更容易合规。

新疆金融办曾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备案登记管理实施细则》,第四条规定,新设立的网贷机构在依法完成工商登记注册、领取企业法人和分支机构营业执照后,应当于10个工作日内向工商登记注册地所在地的金融办递交申请材料。各地金融办应当在文件材料齐备、形式合规的情况下,在收到材料起20个工作日内将文件材料提交至自治区金融办办理备案登记。

新疆的网贷平台相对较少,备案合规压力也小,“但当地的金融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的要求与理解与发达地区有一定差距,是不是真的容易备案,还要根据实际情况判断。”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对独角金融说道。

温商贷方面则表示,“因为新疆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给了我们很多的优惠政策,所以才迁到新疆。”

温商贷的投资项目主要为推荐项目、商户通项目、工程项目、车贷项目和转让项目,除了车贷项目,其他均为企业借款。但是温商贷的推荐项目成交占比最大,2017年的成交比重达到82.73%,2018年第二季度推荐项目成交占比为65.27%。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温商贷官网)

有媒体报道,推荐项目的标的被4家公司及相同的借款项目“承包”,每个标的借款金额在8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不符合《暂行办法》中“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的规定。而且,借款企业与温商贷的股东也关系匪浅,有自融的嫌疑。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网络)

针对大额标的和自融的疑问,独角金融联系了温商贷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温商贷没有自融。外界对平台的自融揣测是因为对平台风控模式不了解所致。目前,律所已经介入尽调,后期会出具关于平台风控模式的合规性报告。”

在合规进程上,温商贷5次更换银行存管在业内也早已成为“佳话”。 2014年4月,温商贷与平安银行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5年3月,温商贷又公告称,与工商银行签署了一份资金托管协议。然而,2017年1月,温商贷又公告称换成农业银行吐鲁番分行进行资金存管。没过多久,温商贷又宣布成功上线贵州银行。但是贵州银行之后便宣布退出银行存管的业务,温商贷成为“弃儿”。

一波三折,眼看着备案大限即将来临,温商贷又在2018年5月宣布签约上饶银行,于6月上线资金存管。银行资金存管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温商贷这换存管的频率也不得不让人捏了一把汗。

除了资金存管频繁更换之外,温商贷的股东也一直在变脸。脱离新三板股东后,国资系的背景还没宣传够,又紧急“下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股东频繁变脸

作为新三板挂牌公司瓷爵士(831441.OC)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6月,温商贷的100%股权被转让给李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李山投资),瓷爵士的控股股东也为李山投资,股权转让完成之后,瓷爵士与温商贷虽然没有股权从属关系,但都同属李山投资的子公司。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温商贷官网)

李山投资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5.2222亿元,是以PE/VC投资、资产并购重组、金融资产投资为主营业务的金融集团。

2015年,瓷爵士的年度总营收为4559.79万元,其中互联网金融业务营收达3537.22万元,占比77.57%。作为瓷爵士的盈利利器,温商贷缘何会被“抛弃”?彼时,业内还掀起了一股讨论的热潮。

针对被“抛弃”的质疑,温商贷发布公告解释道,因为《关于金融类企业挂牌融资有关事宜的通知》规定,在相关监管政策明确前,互联网金融公司暂不进入创新层。为了不制约双方的发展,瓷爵士选择剥离互金业务,转让温商贷的股权。

卸下了“新三板”背景的光环,温商贷投入了李山投资的怀抱。但没过多久,温商贷又引入了“国资系”给自己贴金。

2017年1月,李山投资通过其参股40%的一家第三方金融交易平台鄯善天玖石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新交所,原名“鄯善天玖石材交易中心”)来控股温商贷。

彼时,新交所的股东除了李山投资之外,还有忠华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新疆天玖王石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0%,鄯善县开源矿产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开源矿产)10%,四家共同持股。

其中,开源矿产背后的股东是吐鲁番地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即温商贷所宣传的国资背景的“重磅坐阵嘉宾”。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为温商贷官网原来展示的“国资系”内容)

可惜好景不长,重磅嘉宾上台后就匆匆下场了。2017年10月,新交所公告称,开源矿产将其持有的10%的股份平价转让给李山投资,原有的股东阵营变为三家。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新交所官网)

随后,其他两家也纷纷退出,新交所的股东变为李山投资100%持股。一波三折,辗转腾挪,温商贷的股权最后还是回到了李山投资手里。

但无论曾经的运作多么令人不解,目前的温商贷已处于水火之中,当务之急是清偿债务,这也是投资者最关心和最担心的问题。有投资者表示,“兑付三年太久了,平台拿出的方案也不是不可行,只是缺少监管,缺乏信任。”

温商贷62.85亿待偿逾期 股东曾是新三板和国资系

(图片来自温商贷官网)

温商贷的相关负责人对独角金融表示,“温商贷一直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平台在展期兑付期间,将接受所有投资人的咨询和监督。同时,温商贷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工作,并通过平台公告、公众号等渠道及时向大家反馈工作进展情况。”

但仅凭几句承诺,无法给投资者信心。目前的待偿规模达到62.87亿元,金额不小,温商贷有这个能力偿还吗?

上述温商贷负责人表示,“温商贷自有资产和借款企业的抵押资产总估值155亿元,完全能够覆盖平台62.87亿元的总待收规模,平台有能力保障投资人的利益不受损失。但是,鉴于当前大环境存在着资金流动性的风险,所以我们需要时间对资产作良性的变现处置。”

为了增加投资者信心,温商贷还将“上线投资人代表选举,届时会带投资人代表走访平台的借款企业,实地了解资产的真实性。”

你觉得温商贷能够兑付完成吗?欢迎来评论区聊几句。为了方便了解温商贷更多情况以及爆料,小伙伴们可在“独角金融”后台回复“温商贷”申请进群,及时关注最新进展。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