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当家不好当 2018年7家银行一把手换将

由于政策限制,民营银行只能寻找特色优势及差异化竞争,但由于缺少流量和资源支持,发展艰辛。

作者:丹青

来源:GPLP(ID:gplpcn)

微信截图_20181214132759.png

2018年的金融业日子不好过,民营银行的日子则更加艰难,前有四大行难以超越,后来互联网金融步步紧逼,民营银行得突围是个问题。

对此,自从2018年以来,民营银行可谓频频换帅。

据GPLP君根据公开信息整理,含辽宁振兴银行在内,2018年年,董事长或行长人事作变更调整的民营银行至少已有7家。

换将的原因很简单,但也很难解决,那就是如何提升公司的经营业绩,在2018年这个特殊背景下,提升公司业绩的确有点难。

开疆不易,频频换帅

早在2018年初,上海华瑞银行原董事长凌涛升任均瑶集团副总裁,分管金融业务板块,原均瑶集团副总裁侯福宁全职出任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3月19日,上海银监局作出批复,核准了侯福宁德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4月中旬,吉林亿联银行原行长戴兵因个人原因辞职,该行新行长一职由曾任哈尔滨银行行长的张其广接任。

同样在4月,重庆富民银行原行长闵路浩离职改任该行顾问,原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接任行长一职,其任职资格于6月中旬获得重庆银监局核准。

6月15日,福建银监局核准了李超任福建华通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这位有着多家银行高管从业经历的新行长的上任,填补了该行长达半年左右的行长职务空缺。此前,该行原行长郑新林已于2017年11月下旬离职。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武汉众邦银行、湖南三湘银行也于今年就行长一职进行了人事调整。

“频繁的换帅,也显示出近两年民营银行发展的艰辛。”有相关人士分析认为,在整体经济运行和银行业监管环境的宏观因素影响下,商业银行普遍面临增速下滑、不良攀升的压力。再加上新成立的民营银行受资本金、知名度和业务资质等因素制约,开疆不易,使得换帅的情况频频发生。

沧海一粟,任重道远

截止2018年9月,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开业运营。据监管部门此前发布的数据,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但整个银行业内得金融机构实现净利润2.2万亿元,占比不足万分之九。民营银行总资产达到3381.4亿元,商业银行总资产规模合计达约252万亿元,占比不到万分之十四;仅有不良贷款率值得一提,0.53%的水平低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平均水平1.21个百分点。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民营银行仍在不断摸索和寻找最为适合的市场突围策略。“民营银行中有超强流量平台股东背景的也就是那几家,所以一些在流量上不占优势的民营银行正在通过合作机构连接、开放数据服务和O2O融合等方式,去逐渐形成自己的经营特色。”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向GPLP君如是分析道。

“我们现在主要是通过合作互连和深度培育的方式,在场景、流量、数据积累以及大数据风控能力等方面逐渐建立自己的特色和优势。”辽宁振兴银行相关人士曾对外表示,该行最新一次董事会已经通过了新的五年规划,明确提出打造科技型银行的主战略,在新的形势下,该行未来还将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充实科技人才队伍。

但能否顺利实现转型依旧存疑,需要时间的考验。

老将出马,砥砺前行

2018年12月10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披露,辽宁银监局已于12月6日作出批复,核准陶志刚任辽宁振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宁振兴银行”)行长的任职资格。

12月11日,辽宁振兴银行正式发布公告称,经该行董事会批准,并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辽宁监管局核准,聘请陶志刚为该行行长。

振兴银行方面披露道,陶志刚此前曾担任平安银行天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GPLP君整理相关资料发现,陶志刚在平安银行任职经历很丰富,2003年,陶志刚从交通银行离开,来到原深圳发展银行(以下简称“深发展”)青岛分行;2012年1月,内部交流到天津分行,同年,深发展完成吸收合并平安银行的所有法律手续,随后更名为“平安银行”;2013年4月,平安银行在全行招聘沈阳分行筹备组组长,经过内部甄选,陶志刚成为了沈阳分行行长,此次被任命为振兴银行行长,也是陶志刚再次回归辽宁市场。

在传统银行业务不断受到挑战的当下,民营银行如何能够扬长避短,立足自身优势,抓住弯道超车的机会,这需要观察。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