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轰轰烈烈的并购潮水当中,已经出现多起分道扬镳的事情。并购凯迪仕,顶固真的能摆脱多元平庸的老路,走出一片新天地?

作者:何维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2018年家具业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定制行业哀嚎遍野,股价大跌。索菲亚结束连年的高速增长,利润增速跌到个位数,四季度负增长。欧派家居虽然龙头威力依旧,但是收入也是降了一个档位。软体龙头喜临门不惜卖身顾家家居,涂料龙头三棵树琢磨着进军防水行业,收购了防水公司。

乱哄哄的行业,有人担心行业变局被大佬彻底颠覆。有人担心企业自身经营出现困难。不过,有人决定逆势前行,有人决定得过且过,有人决定投机取巧。

家居业有一个这样的奇特公司,我们暂且叫它多元平庸。说它多元,是因为它有很多业务,从五金到下游的定制,从木门到智能锁都有销售,然而,诺大一个产业,看似一个全版图的布局,却发现没有一个扛把子的产品。期待多元协同,却发现是多元拖累,它就是顶固集创。

2018年9月,顶固集创从新三板费尽心思转到主板,但是交出了一份令人瞠目结舌的答卷: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8.31亿元,同比仅增长2.86%,营业利润与利润总额同比仅分别增长1.11%与1.01%,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多元平庸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为了冲击IPO,顶固集创曾使劲浑身解数,出现过利润暴涨176.62%,而收入仅仅增加21.09%的事情。而且连续多年利润增幅远远超过收入。不过一切都有回到常态的一天,2018年年报发布,二者终于同步了,收入增长2.86%,净利润增长1.01%。多年来首次利润增幅小于收入增长。

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顶固集创特别醉心于多元化是家居业的一个独特的存在。以五金件起家的它,在五金件遇到瓶颈后杀入定制行业。当年2012年,五金件行业遇到大滑坡,许多优质企业纷纷倒闭,不乏曾经豪言壮语要IPO的企业。顶固集创顺延到产业下游,加入定制大军。

广州地区产业链齐全,短时间内可以建立起优质的工厂。顶固集创定制规模迅速做大,然而,多线作战的顶固再次遇到瓶颈,定制的收入增速下滑,缓缓下降。强者恒强的时代,定制家居就是规模实力的手把手的较量。

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在五金中,又包含了功能五金和智能晾衣架两个部分,普通锁、智能锁也有涉及。

在定制中,则是定制衣柜。在行业迅速增长的2年,2016年-2017年,定制衣柜的增速没有抓住行业大潮,增速明显放缓。

而生态门业务不温不火,既没有做成TATA、梦天那样优质的全国性品牌企业,也没有做成江山欧派那样的工程小能手。

还有智能锁,从别处买来智能锁,再转手卖出去,也是一笔财路。

 

可是,顶固集创就变成了样样通,却样样都不精的企业。这有什么坏处?

GPLP犀牛财经认为,就以定制而言,第二梯队普遍在5亿以上。第一梯队的门槛是60亿,顶固集创过多的精力被拖累到各个业务当中,无法集中发力。他不像其他品牌,做到单一品类绝对领先后利用影响力开始利用品牌力量辐射其他可协同品类。做到一加一大于二!

而顶固集创希望的各个品类协同,还仅仅是存在附带销售上。而且例如智能锁,就是采购来转手卖出去。对品牌的伤害是很大的!

GPLP犀牛财经最直观的的感受就是,顶固的各个品类都增长乏力!这就是多元平庸!

顶固集创当前的PE显著高估,达到风控的接近60倍,怎么样保持高估呢?

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十字路口的转型:智能锁

主业不行,就换一个主业?上市不到一年的顶固,就进行了一次收购:进军智能锁领域。但此前顶固集创向凯迪仕买智能锁然后转手卖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公司买下来呢?

顶固这么做了,今年2月份发布公告:标的公司为深圳市凯迪仕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本次交易,顶固集创拟购买苏祺云持有的凯迪仕48%股权,交易作价暂定为7.09亿元,交易完成后,凯迪仕将成为顶固集创的控股子公司。

凯迪仕也投桃报李,给顶固做了一个惊天承诺: 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度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4亿元、1.49亿元、1.71亿元。当然,这个承诺也不是空穴来风。凯迪仕盈利情况的确非常优质!2018年凯迪仕实现营业收入59,860.4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382.93万元。

的确是一个很便宜的买卖!可是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交易完成后,顶固的股权结构就会发生重大变化。

二线家具企业顶固集创:多元平庸弊端 押注智能锁

当利润贡献新上市公司50%以上,新股东却仅仅持有少数比例,未来的企业管理是否会出现困难?顶固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精力涣散无法集中一点,单兵突破,已经在五金、智能晾衣架、定制衣柜和木门领域全面落后,收购凯迪仕的目的就是来一次绝处逢生。

股权比例是一个上市公司非常敏感的话题,涉及的不仅仅是财产的比例,更是权力的分配。夫妻都会吵架,两个独立体系的公司的结合会有什么样的碰撞?变相上市的凯迪仕,刚开始为了能够套现,可以百依百顺但是共患难后如何共富贵?是个问题。

顶固集创的实际控制人对自身的产业有掌控力,对应的也拥有一批自己的业务骨干。即使老大想一股脑儿砸到智能锁新产业里,手下的人愿意么?托尔斯泰说,一个人物被创设出来后就不随作者的意志改变,他必须依靠自己的意志存在。更何况一个庞大的养活了几千人的业务!想放弃就放弃?想变革重心就变革?

新产业需要更多的资金、人,对应的就是更多的权力与话语权。可是,凯迪仕虽然是带着丰厚嫁妆的,毕竟还是上门的媳妇儿,能得到绝对的权力?不受限制地大干快上么?

业务需求凯迪仕成为顶固绝对的核心和关注点,可是股权上,新老股东是否会产生纠缠?这一点是不得不考虑的。在轰轰烈烈的并购潮水当中,已经出现多起并购失败,分道扬镳的事情。并购凯迪仕,顶固真的能摆脱多元平庸的老路,走出一片新天地?

或许,顶固集创的未来只能拭目以待。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