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医企冲科创板!家族关联企业超200家 实控人5次遭限制消费

从莆田这座小城,四十年前,带头大哥陈德良

从莆田这座小城,四十年前,带头大哥陈德良带领四个徒弟外出经营医疗生意,分别为侄子詹国团、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之子林志忠、徒孙黄德峰。后来这奠定了莆田陈、詹、林、黄四大家族。据卫计委《健康报》统计,2014年初全国莆田系民营医院已达8000多家。

莆田四大家族之一的陈氏,掌控的医药开发公司美迪西正在冲刺科创板。根据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的公告,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将于9月20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相比不大的企业规模,招股书还披露了重大信息:公司实控人皆为莆田陈氏家族,而陈家重要关联企业多达200多家,其中多为医美、妇产等医院。

从莆田这座小城,四十年前,带头大哥陈德良带领四个徒弟外出经营医疗生意,分别为侄子詹国团、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之子林志忠、徒孙黄德峰。后来这奠定了莆田陈、詹、林、黄四大家族。据卫计委《健康报》统计,2014年初全国莆田系民营医院已达8000多家。

值得一提的是,让莆田系医院名声败坏的魏则西事件,即出自陈家陈新贤、陈新喜兄弟承包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美迪西发起人陈国兴担任董事长的另一家医疗机构艺星,则刚刚陷入女子隆胸死亡事件中,正接受卫健部门调查。

作为美迪西实控人的陈建煌,甚至在2019年有5起五起限制消费令,引得上交所也表示关注。

规模远逊药明康德

美迪西是一家2004年成立的生物医药研发服务公司,主营CRO业务。CRO指为医药企业提供新药研发服务,是近年来药企流行的研发方式。知名药企药明康德、昭衍新药等都是其竞争对手。

据德勤研究报告,一款新药的平均研发成本已上升到21.7亿美元,不到10年已经翻倍。而新药经FDA批准上市平均需要14年,新药专利保护期才20年。为此药企有动力将研发过程外包,加速新药研发。

根据财报,美迪西最近三年增长迅猛:营收分别为2.32亿元、2.48亿元和3.24亿元,今年上半年营收已达2.00亿元。其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达到5897.5万元,同比增长46.9%。其投入研发的营收比例也逐年提高,2019年已达5.59%。

招股书提到,美迪西估计自己市值时,参考了A股上市公司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昭衍新药。但其业务规模相较这些龙头仍相形见绌。2018年,药明康德营收58.9亿元,是美迪西的近30倍,净利润10.6亿元,是美迪西的36倍。即使规模最小的昭衍新药,营收和净利润也高于美迪西。

在毛利率方面,美迪西也低于同行:在2019年上半年为36%,低于行业龙头药明康德的38.78%,也低于规模相似的昭衍新药50.9%。在2016到2018年,美迪西毛利润均低于行业平均值。


莆田陈家医院图谱

招股书披露,CHUN-LIN CHEN(陈春麟)、陈金章、陈建煌直接或间接持股42.37%,为公司实控人。

此外还有多位陈氏家族成员在美迪西内持股。据媒体报道,公司创始人陈春麟的弟弟为陈春来,陈金章、陈建煌、陈国兴也均为陈家重要成员。在2015年9月,陈春麟、陈金章和陈建煌还曾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据此陈姓家族人士持股便超过70%。

而他们所属的陈氏家族,正是莆田四大家族陈、詹、林、黄的重要一员。上世纪80年代,莆田系“带头大哥”陈德良带四个徒弟出山,分别为侄子詹国团、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之子林志忠、徒孙黄德峰,成为四大家族的基础。

据国家卫计委主管的《健康报》报道,时至2014年初,全国各地的莆田系民营医院已达8000多家,从事医疗行业的莆田人已达6万余人。

具体到陈家,控制的医院集中在长三角地区,家族设有华夏时代投资集团,并控股60多家其他公司。医院以华夏、华康、华东为名称开头,是陈家医院的典型特征。此外家族控制的著名医院,还有南京长江医院、南京长海医院、南京港龙医院、长江长沙医院、上海申城医院等。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披露了美迪西实控人、持股5%以上股东和其家庭成员的重要关联企业,几乎可堪称“陈家医疗图谱”。它们名称涉及医美、妇产、不孕不育等,多与陈金章、陈建煌、陈国兴、林长青、王国林有关,总数多达228家。

魏则西之外又添新乱

莆田系医院名声低落,皆因魏则西事件起。而魏则西事件又与莆田陈家的医院直接相关。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卷入魏则西事件的是陈氏家族中,陈新贤、陈新喜兄弟承包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部门科室。

即使时至今日,莆田陈氏医院仍不时陷入舆论漩涡中。美迪西发起人陈国兴,同时也是艺星医疗美容集团的董事长。2019年7月,一名女子在大连艺星接受隆胸手术途中死亡,大连市卫健委、中山区卫健局已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

而此前2019年3月,大连艺星还曾擅用范冰冰照片败诉,被判道歉并赔偿4万元。时间继续前溯,大连艺星因不正当有奖销售、不正当竞争行为、利用互联网进行虚假宣传等被处罚不断。2018年,艺星集团还曾试图赴港IPO但又主动撤回。

除医疗事故外,招股书还披露公司实控人陈建煌存在个人债务风险。其因代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偿还部分债务,承担了个人债务,通过签署相关协议约定分期付款、以自有房屋提供担保等方式对债务进行处理。在美迪西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对此也颇为关注,而美迪西披露:2019年来,陈建煌已有五起限制消费令,执行标的金额分别为136.0万元、382.0万元、4.2万元、610.0万元和4.6万元。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DF513)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