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力微软23年,“微软的中国先生”沈向洋宣布将离职

2019-11-14 17:54

微软 微软沈向洋

效力微软23年,“微软的中国先生”沈向洋宣布将离职

作者|纪振宇 来源|腾讯科技(ID"qqtech)

在微软任职超过23年,担任微软人工智能研究部门执行副总裁的沈向洋即将于明年2月离职。13日早间,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以公司内部全体邮件的形式公布了这一消息。

沈向洋从微软离职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在3年前微软进行的那一场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中,沈向洋正式成为掌管5000人规模的微软人工智能研究部门的领头人,全面负责这家万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巨头未来在AI领域的探索。

从一名研究人员一路走上微软的最高管理层,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履历堪称华丽,但无论经过多少次职务的升迁和业务的变动,每次坐到腾讯《潜望》对面接受专访的沈向洋,身上永远摘不掉的一个标签是“研究员”,你依然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那份最朴素的对未知的好奇和兴奋,也不止一次,性格爽朗的他会突然正经而严肃地说:“对待AI,一定要保持敬畏心。”

在当天发送给同事的邮件中,沈向洋深情回顾了在微软度过的20多年职业生涯,并表示:

现在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不难猜测,沈向洋职业生涯的下一站,无论在工业界还是学术界,依然会选择他深耕多年的研究领域。

突然离职下一站去向成谜

纳德拉在当天的全体邮件中,高度肯定了沈向洋对微软做出的贡献,他表示:

Harry(沈向洋)对微软有着深远的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及人工智能领域的贡献给未来的创新留下了遗产和坚实的基础。我要感谢他的领导力和合作关系,以及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这封邮件称,沈向洋目前担任的职位将由公司首席技术官Kevin Scott接替,即刻生效,沈向洋最终的离职日期是2020年2月1日,邮件中并没有透露沈向洋离职微软后下一站的去向。

效力微软23年,“微软的中国先生”沈向洋宣布将离职

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发送全体邮件宣布沈向洋离职消息

沈向洋在同一天发送给微软同事的告别信中称,离开微软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并表示,现在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从他的告别信中所透露出的信息不难推测出,现年53岁的沈向洋职业生涯还远未结束,腾讯新闻《潜望》采访的一位业内人士推测称,凭借着他在AI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沈向洋下一步无论留在工业界还是重返学术界都有可能,但他依然会选择自己深耕多年的研究领域作为他下一段职业生涯的起点。

从研究员起步到微软最高层

沈向洋从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院完成机器人博士学位后,于1996年加入微软总部担任研究员。1998年,他前往北京,与李开复、张亚勤等人一起,参与创办了微软中国研究院,该研究院后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在随后的9年里,他由研究经理、助理院长一路升至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在微软拥有一系列职位头衔之前,沈向洋是一位学术研究者,在国际性会议及学术期刊上共发表了超过200篇论文,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计算机图形和视觉,攻读博士期间的导师是业界元老、图灵奖得主Raj Reddy。

2006年,沈向洋成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2007年成为国际计算机协会院士(ACM Fellow)。2017年,他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

从2007年起至2013年,沈向洋担任微软负责必应搜索产品研发的公司副总裁。2013年起,沈向洋开始担任微软执行副总裁,2016年,微软进行了一系列大的组织架构调整,沈向洋开始领导微软新组建的规模5000人的人工智能研究集团,旗下包括人工智能语音助手Cortana、必应搜索、机器人工程以及过去微软研究院的业务。

在沈向洋长达23年的微软生涯中,最为浓墨重彩的是其参与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的9年,在这9年时间内,该研究院从最初的寥寥数人,逐渐发展壮大成为微软在美国以外地区规模最大的研究院,成为全球一流的计算机基础及应用研究机构,影响并推动着整个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前沿技术发展。

微软亚洲研究院素有“人工智能的黄埔军校”之称,在这里诞生了一批人工智能和计算机科学领域的领军人物,其中最为知名的人物包括第一任院长李开复、百度总裁张亚勤、原金山软件首席执行官张宏江、现任院长洪小文、阿里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今日头条副总裁马维英、小米集团创始人林斌等。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职业生涯,也为沈向洋奠定了在微软未来职业上升空间的基础。2007年,沈向洋回到微软美国总部,承担一项更为艰巨的任务:在搜索业务上追赶谷歌和雅虎搜索。

2009年,时任微软首席执行官的斯蒂夫 鲍尔默第一次对外宣布微软Live搜索正式更名为Bing(必应)搜索,并在同一年宣布与雅虎搜索签订10年的合作协议,2年后,Bing搜索的市场份额第一次击败雅虎,达到4.37%,截至2018年10月,Bing搜索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为4.58%,居谷歌和百度之后列第三位。

从2013年起,沈向洋升任微软执行副总裁,全面负责微软的技术、研发,2014年,微软新任首席执行官萨提亚 纳德拉上任后,微软又开始一轮新的变革,这一次的主题是云与人工智能,2016年,经过一系列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沈向洋成为实际上的微软人工智能的掌舵人,全面领导微软在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总体方向及策略。

谈人工智能:应保持敬畏心

作为微软人工智能的掌舵人,沈向洋把握着这家万亿市值科技巨头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方向,在2017年微软开发者大会上,沈向洋提到,微软在这一轮人工智能发展浪潮中,站在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上,使得微软具备了许多的优势,首先,微软的云技术,使得技术的可拓展性得到保证,第二,微软研究院的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突破性的AI算法支持,第三,微软作为一个平台性的公司,广大的开发者借助这一平台,又为AI研发和应用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从微软自身的人工智能业务来说,既有内生的,也有外延的,内生是指微软计划让所有旗下产品都AI化,例如微软最为成功的办公产品之一Power Point,未来就将增加更多的人工智能技术,例如通过图片识别,自动为添加到Power Point中的图片补充文字说明。

外延则是指通过为开发者提供人工智能工具,打造研发生态,为人工智能研究和应用提供给多可能性。

在腾讯新闻《潜望》多次专访沈向洋的经历中,除了谈到具体业务和技术之外,听到他强调最多的,是在研究人工智能过程中,永远保持一颗敬畏心。

即便是作为一名在业界享有盛誉的全球顶尖人工智能专家,在谈到人工智能时,沈向洋时刻表现出的是一幅谦逊的姿态,他坦承,尽管近年来的研究让人工智能领域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这个领域中“还有太多的未知数”,作为研究人员,如何正确看待这一技术,如何正确运用好这一技术,重要性甚至高过了研究本身。

在采访中,他举例说,微软研发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小冰,对于很多用户来说,甚至已经成为了“活生生的人”,许多用户甚至成为了小冰的“粉丝”,清楚地记得小冰的生日,还会以给小冰送去礼物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喜爱。

他说,用户的这些反应,是研究人员当初在研发过程中始料未及的,“当与人的情感联系越来越紧密时,人工智能研究已经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事。”沈向洋说。

他曾表示,通用人工智能(general intelligence)是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下一个攻坚点,也是他个人的兴趣所在。

针对一个具体的使用场景,今天已经有非常强的AI系统,比如Alphago在围棋上战胜柯洁,”沈向洋说,“这些都非常了不起,开发系统的时候做出些非常了不起的技术,但今天没有人去想通用人工智能(general intelligence)到底是什么,到底要多少的输入(input)。

他用婴儿对环境的反应作为例子,例如婴儿并不需要太多的外界信息数据的获取,就能够进行一些决策的反馈,例如对声音、光线等的反应,而今天的人工智能研究,大多是基于“两大一精”,即大数据、大运算和精准算法来实现,与自然的人类智能并不完全吻合。

沈向洋认为,当人工智能研究进一步深入以后,将会和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等各种学科发生更多的关联,技术的飞速发展可能让这一过程更快地到来。

效力微软23年,“微软的中国先生”沈向洋宣布将离职

附沈向洋致员工完整告别信:

同事们,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二十三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沈向洋

效力微软23年,“微软的中国先生”沈向洋宣布将离职

微软官方博客赠别: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微软CEO亲自写信告别:

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也面向内部,感谢了沈向洋的付出,他说沈向洋的离开是为追求人生新篇章,但接下来仍是微软公司和比尔盖茨的外部顾问。

Today I am announcing that after 23 plus years of incredible service,Harry Shum has made the decision to leave Microsoft early next year to pursue his next chapter outside the company. I’ve asked Kevin Scott to take on additional responsibility and lead Microsoft AI + Research in addition to his role as Chief Technology Officer,effective immediately. Harry and I have been planning for this transition for some time,and I appreciate that he will remain as an advisor to me and Bill Gates following his departure in early 2020.

纳德拉还肯定了沈向洋的付出和功绩,不仅参与创办了微软亚洲研究院,也是微软必应、微软小冰的重要“缔造者”:

Harry’s career and accomplishments at Microsoft span more than two decades and multiple continents. He first joined the company as a researcher in Redmond in 1996 and was one of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Microsoft Research Asia. His “second career” was building Bing,where we first met. Under Harry’s leadership,Bing has grown into a strong business and has helped Microsoft build critical cloud and AI technology platforms. Harry was instrumental in the formation of AI+R and in helping to accelerate the adoption of our research investments and AI innovation into products and the hands of customers. Microsoft Research has continued to build on its reputation and impact under Harry’s leadership. There isn’t a product or technology area of Microsoft that has not benefited from MSR.

最后,沈向洋的工作将由微软CTO兼任,并继续推动微软AI和技术研发体系向前:

As we move forward,we will stay focused on our product roadmaps and research agenda across all groups. Kevin and the entire Senior Leadership Team are invested in the continued success of the AI+R teams and remain fully confident in our leadership to continue to make rapid progress.

Harry has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Microsoft. His contributions in the fields of computer science and AI leave a legacy and a strong foundation for future innovation. I want to thank him for his leadership and partnership,and for all he has done for Microsoft.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锐科技自媒体博客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chuangye/2019/1114/271260.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