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与代练:游戏灰产还能走多远

没人可以预见到代练和陪玩可以走多远,唯一可以预见的是,只要网络游戏、电子竞技持续火爆,代练与陪玩就不会消失,它必将找到一个自己的存活方式。

陪玩与代练:游戏灰产还能走多远

   文/于斌

有一种由网络游戏衍生出的职业,古老又新鲜,轻松又很辛苦:几乎有网游的时候就出现了这个职业,但在今天它又呈现出迅速产业化的面貌;从业者只要会打游戏就可以具备资质,但却常常要付出通宵的努力,并且要忍受官方的封杀和其他游戏行业的白眼,这个职业就是——游戏代练。

早年网游是MMORPG的时代,有些人开始动脑筋刷装备,这些人便是代练的雏形。那个时代的代练,基本都是“搬运工”:因为游戏中装备和金币可以流通,他们就披星戴月地专业刷怪、打钱、爆装备、刷道具,再售卖给其他玩家;或者在游戏外与买家现金交易,你给我钱,我给你金币。

后来,网友玩法逐渐丰富,要求也变得越来越高,游戏“成就”要么需要刷非常多的怪才能达成,要么需要非常强的操作才能达到。为了刺激玩家们的好胜心,这些成就基本都带奖励,于是很多得不到的玩家便花钱找代练帮自己。

再后来,moba游戏兴起,LOL爆火,“王者荣耀”紧随其后。“段位”与“胜利”成了大多数玩家追求的成就感。两个LOL玩家互相问候,先问对方什么段位。对于近年火爆的moba游戏,技术大于天,于是催生出了当前的非游戏carry不能胜任的技术代练。

再然后,“吃鸡”游戏引领江湖,由代练引申出来的“陪玩”又开始盛行,因为“吃鸡”类游戏更适合陪玩,对技术要求更高,体验性更强。再加上资本市场的关注,陪玩与代练走上前台,随着火爆的游戏越来越成为大众关注的对象……

  日流水超千万的游戏代练

网上有人针对“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这两款爆火的游戏做过粗略的调查。“英雄联盟”在整个淘系(天猫+淘宝)日均订单在2万上下,代练的平均客单价在80左右,日均流水超过160万,月流水能达到5000万以上。而根据百度指数的统计,从2017年3月开始,“王者荣耀”的代练已经呈现井喷式发展,截止8月底,“王者荣耀”代练的日发单量超过3万,发单金额超过300万,如果再加上商家的抽成,日流水已超380万。

也就是说,仅仅《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两款游戏,单一淘系平台(淘宝+天猫),每日代练市场就有超过500万的业绩,如果再加上其他游戏的代练,可以看出,这个产业是一个日流水千万左右的庞大市场,可见游戏代练中隐藏的利益曲线有多大。

代练产业以往都是在地下滋生,因为对游戏性的不公平,几乎所有的游戏厂商都严令禁止代练行为,可是因为庞大玩家群体的刚性需求,代练产业就只能隐于世俗之下,野蛮地生长。这个已经有十几年历史的灰色产业,随着《王者荣耀》、“吃鸡”游戏在全民中的爆发,再一次苏醒。

不知不觉,代练行业已经拥有了很完备的体系化运营方式:发单、接单、大神管理、客服等一整套的模式都几乎形成了定制,涌现了像大量专业的代练平台。正是当前游戏大环境的优化,推动着代练产业化的发展,近几年我们可以看出来,代练平台的兴起,主播代练的推动,也宣告着代练行业开始从地下到地上,走向公司化运作模式,完成C2C向着B2C的转变。

  从灰色地带的代练,到融资千万的陪玩

随着代练的逐渐专业化运营和走上台面,加上庞大的市场需求、不错的营收能力与电竞的火热赛道,让陪玩和代练公司纷纷受到资本青睐。

不过,由于原先传统代练业务存在的高风险、厂家封禁、玩家鄙夷,游戏代练在近年逐渐升级为了“游戏陪玩”这项“花钱请大神入队带领大家打”的业务。

对于用户来说,陪玩的形式还是“自己玩自己号”,不仅降低了被厂商针对的风险,被盗号的风险,而且仍然可以完成上分的目标,还能顺便从大神队友那儿学到一些技术,甚至在陪玩的过程中还能满足一定的社交需要。这简直就是体育赛事中“开局获得詹姆斯做队友”般的体验,也得到了不少玩家的青睐。

在巨大的用户上分、顺利吃鸡需求下,许多游戏行业公司抓住了由《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的火爆而催生出的这门生意,纷纷成立了专业的游戏陪玩平台,想从中分到一杯羹。

同样看好游戏陪玩平台的还有资本。今年9月,以“翻车险”为特色的游戏陪玩平台「猪队友」完成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纪源资本;10月,老牌游戏道具交易平台5173和人人游戏为正处于天使轮融资中的「电竞帮」投资了1000万元;而一个月后的今天,「暴鸡电竞」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并完成了共计4500万元的A轮融资。

“陪玩”俨然已经成为资本市场十分关注的“风口”。

  机会和风险并存,陪玩与代练的明天在哪

当然,即便获得了资本青睐,对这些平台来说,陪玩行业并非一帆风顺。

在过去的日子里,许多工作室由于小本经营,选择到淘宝网入驻。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淘宝网的日益强盛,许多用户的传统习惯以及新用户的第一选择方向也都转移到了淘宝之上,这会对现有以网页或APP为形式的游戏陪玩平台,带去巨大的流量冲击,很多只能活在淘宝的夹缝之中。那么,如何更好地向用户推广自身平台,或是如何利用淘宝开设分店来实现流量共享,就成为了他们所需要思考的问题。

同样不能回避的是来自游戏厂商的风险。尽管以《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MOBA多人竞技游戏为核心的陪玩业务形态,与几个亲朋好友多人开黑的情景有些类似,甚至「暴鸡电竞」的母体公司就叫“开黑科技”,但其本质上还是“高水平的玩家出现在不属于自己的分段中”,和此前的代练一样,会或多或少破坏其他游戏玩家的用户体验。

在这种情况下,陪玩行业仍然存在被被厂商封杀的风险。厂商对于这个行业的态度,依然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当然,有需求就有市场,存在即是合理。在陪玩平台纷纷获得资本青睐,形成了一个估值极高的行业之后,如何在多方利益关系中求得一个完美的平衡,更是未来游戏陪玩平台们所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但平衡只是生存的第一步,未来的目的当然是形成商业上的突破,突破点在哪?

也许借势电竞的火爆是一条路。对于小白用户群体来说,能够上电竞赛场上征战的选手,代表着水平与实力,其中的一些选手还是明星偶像玩家。如果陪玩平台中带有这些选手,那么无疑是有巨大吸引力的。头部的电竞选手,无疑成为了陪玩平台的稀缺资源。

除了电竞之外,在网吧进行“从设备提供转向服务提供”的业务改革的今天,游戏陪玩平台也可以和网吧进行合作,将自身的陪玩业务从单纯线上,逐渐转变成为线上+线下同城用户陪玩的模式。

也许陪玩平台还可以在内容专业服务、定制化服务等方面积极努力,以实现自身的特色化、行业化从而让代练、陪玩行业摸索出一条正大光明的商业模式。

没人可以预见到代练和陪玩可以走多远,唯一可以预见的是,只要网络游戏、电子竞技持续火爆,代练与陪玩就不会消失,它必将找到一个自己的存活方式。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