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不到钱、概念大于实际,是校宝在线无法突围的主因

校宝在线的终局将迈向哪里?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但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离校宝在线能看到终局的时候还有很远,它需要像前十年一样,继续耐心地摸索教育信息化市场,将教育信息化的实际成果落地为更贴近这个时代的效果,然后再去谈更远大的产业互联网之梦。

7ae52e83-91d2-4742-b44c-823a538d4ba7.jpg

   作者 | 于斌

来源 | 于见(ID:mpyujian)

从2010年开始,“教育信息化建设”就成为我国教育领域的重点政策之一,这催生了一大批立足学校、培训机构信息化和软件化服务的公司大量出现。在产业互联网成为近些年热门风口的时候,我们骤然发现早在将近十年前,教育领域就已经开启了产业互联网的改造“大潮”。

而在教育信息化之前,面向C端的在线教育先行火热了一把,不过随着资本降温、行业模式遇到瓶颈,大量面向C端的在线教育品牌开始面临“裁员、倒闭、跑路”,总之负面新闻频出。而默默耕耘了很多年的面向B端的教育信息化服务市场却不知不觉迎来春天,在线教育加产业互联网的全新概念最终让它重获新生。

这里面就以“校宝在线”为代表,成立了已经有九年的它历经了从C端在线教育到B端教育信息化服务的转变,它从早年间看不到赚钱希望的C端之路一步步摸索到了B端转型,再加上教培巨头、资本大佬纷纷入局,校宝在线似乎在企业发展上已经看见了成功突围的曙光。

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公司,一直在探索从to B教育SaaS服务到S2B2C的模式,校宝在线也先后经历了教育机构的在线化、智能化进程,如今的它,正在探索对教育机构的网络化改造,其对应的商业模式就是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口中的“S2B2C模式”。

校宝在线,中国最大的教育信息化综合服务提供商

最近,转型B领域教育信息化综合服务领域并取得不错成绩的校宝在线迎来了自己九周年的生日,并对外宣示了自己这九年来的成绩单。

从早年在在线教育培训C端领域的失利,到后来转型教育SaaS领域的深耕,校宝在线至今已经服务了超过七万家教培机构;在全国范围内,每三家使用教育信息化服务的教培机构中,就有两家使用的是校宝在线服务系统。

而在2018年9月的时候,校宝在线覆盖品牌的数字是六万家,那时它的市场占有率就达到了15%左右,已经成为全国第一。

这九年无论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还是对于校宝在线来说,都可谓是跌宕而难忘。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至今也就才二十年的时间,校宝在线已经走过了将近一半。

过去十年,门户网站革新了传媒,QQ、游戏、微信革新了通信和娱乐行业,淘宝、京东让商业生意转到线上,滴滴、美团、饿了么让互联网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衣食住行。很明显,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化”是上一个十年的主旋律,校宝在线当然也不例外。

在校宝在线成立的前三年,它的发展重心一直是C端在线教育的“互联网化”工作。那时校宝在线的主推产品叫作“易改”,是一款英文作文批改、英语学习软件。和其他互联网行业的参与者一样,此时的校宝在线只是很简单的想把英语学习这件事“互联网化”。

时间来到2013年,易改成为国内英语学习者眼中的流行软件,用户数已经达到百万级别,但此时瓶颈也显现了出来:易改始终不能赚钱,而且它没能摸索出一套成熟的商业盈利模式。

于是从2013年开始,校宝在线放弃了向C端消费者收费的“意图”,正式转向B端服务,面向教培机构收取服务费用。

“餐饮行业有大众点评、饿了么、美团等平台,看电影也有淘票票、猫眼等订票平台,‘刚需’更迫切的教育行业也需要进行数据化改造,所以这里面一定有市场。”校宝在线创始人张以弛在回忆自己的创业初衷时说。

于是校宝在线得以赶上中国教育信息化改造的大潮,在彼时,全国几乎大部分学校、教育培训机构还在使用着最原始的办公套件来开展教学、管理工作,从营销、招生到教学等各个环节的全套教育信息化服务更是完全缺失。

于是转型教育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成为校宝在线的第一个里程碑,通过校宝信息化SaaS解决方案,校宝在线帮助教育机构沉淀数据,提升管理效率和服务水平,实现“业务数据化”;再通过对业务数据的挖掘和应用,即“数据业务化”开拓各种增值服务。

2014年到2018年这几年,是校宝在线发力B端信息化服务的“黄金期”,也就在这段时间,它实现了在教育信息化这个垂直领域的“一家独大”。通过帮助B端教育机构实现在线化和智能化,校宝在线攻克了大量从教培机构到全日制国际化学校再到高考体系下的私立、公立学校客户。

校宝ERP、“智慧校园”系统都是这段时间校宝在线的明星产品,这些努力最终让它成为教育信息化赛道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

而在行业里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之后,校宝在线又于2018年开启了S2B2C平台战略,希望在B端市场已经形成规模的情况下,着手探索“数据业务化”等增值服务。

先是在金融领域,校宝在线联合网商银行推出了针对教培机构支付场景的聚合支付工具“校宝收银宝”工具,其特点是将费率降低至2.5‰,较之POS机可为机构节省超一半的成本。这一探索帮助校宝在线成功吸引了蚂蚁金服的关注,于是蚂蚁金服在2018年参与了对校宝在线的C轮投资。

校宝在线数十万教育培训机构客户和数千万用户构建起来的校园金融服务场景是蚂蚁金服参与投资的最重要的原因,这也给了校宝在线继续拓宽“数据业务化”等增值服务的信心。

随后在保险领域,校宝在线又联合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推出了“教培机构责任险”,面向有一定危险性的运动类培训机构等提供保险服务。

于是打造S2B2C平台成为校宝在线“下一个十年的重点”。 一方面,校宝在线继续巩固B端市场占有率,以积累足够的应用场景和用户;另一方面,校宝在线将发力数据分析领域,基于校园服务场景不断开拓上下游增值服务,最终实现校宝在线商业模式的成熟化。

故事发展到这里,校宝在线给我们的感觉似乎有点像一名“中年人”,在B端领域的耕耘和在教育这一垂直行业的9年资历让人觉得它不像正常的互联网公司那样充满活力。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今天的校宝在线仍然是一家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公司,它的互联网范儿十足,“80后”管理团队和“90后”职员是校宝在线的标配。

颇合互联网企业特征的是,校宝在线的管理团队以“80后”学霸著称。董事长张以弛和CTO孙琳是剑桥大学计算机博士同学,COO李杰和国际教育事业部总经理邹依依是浙大校友。

当然,与校宝在线这些成绩相对应的是它在资本上所受到的青睐,在新三板正式挂牌之前,校宝在线完成了A、B两轮融资。2018年,校宝在线完成了蚂蚁金服领投的超过2亿元的C轮融资,这让它的最新估值超过了13亿元人民币。

蚂蚁金服的投资对于校宝在线的意义很大,默默发展了多年之后,它终于获得了国内互联网巨头的关注,并得以借助阿里巴巴的力量赋能自己未来战略里的各种金融、保险类增值服务。除此以外,阿里巴巴生态链的资源也成为校宝在线得以借助的力量,就在两个月前,校宝在线还联合钉钉发布了专为K12全日制公办学校打造的轻量化家校共育工具“校园宝”。

校宝在线真的突围成功了吗?

虽然校宝在线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但从理智上来讲的话,其实校宝在线目前所取得的成绩并不能证明它已经“突围”成功了。

这里面有两个比较重要的维度,一是在在教育信息化领域,目前国内差不多有40万家教育培训机构,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上升。但校宝在线经历了9年的发展,目前挖掘到的客户数量是7万多家,这个数字在全行业所占的比重还很有限,也就是说相较于其他行业成熟后动辄7、8成的渗透率,校宝在线的比重还很少。

这一方面证明了教育信息化工作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显示了这个领域目前的变数仍然很大。

从平台护城河的角度来看,未来校宝在线渗透率要达到30%以上,才能称得上相对安全。但这就引出了另外一个维度:为了继续维持这旷日持久的客户发掘工作,校宝在线还要经历很长时间的“赚不到钱”的境地。因为只有不考虑盈利,它才能继续“跑马圈地”的模式,不断提升自己的客户和用户规模。

这也是校宝在线自己内部的共识。可是对于一家定位在互联网领域的平台来说,9年都赚不到钱,未来越来越冷静的资本市场和愈发变化多端的行业背景真的就能够给校宝在线足够的机会?

答案是“很难”。在商业模式走通、盈利考量越来越重要的现在,“规模增长可以覆盖亏损”的模式已经逐渐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大如京东都面临了如此多的非议,更何况规模体量尚且没有那么大的、发展了那么久的校宝在线?

2018年,校宝在线净亏损7287万人民币,2017、2016年校宝在线也是亏损,在创立十年节点的2019年、2020年校宝在线能实现盈利吗?

所以从目前来看,校宝在线想要成功在行业领域“突围”成功,除了“增速数据”,还需要尽快跑通能够持续盈利的良性商业模式,这样它的护城河才有可能说是初步建立了起来。

到目前为止,校宝在线收入的主要来源仍然是授权客户使用校宝SaaS的技术服务费,但商业模式来说,这部分的收入并不足以支撑校宝在线S2B2C模式的发展,甚至这点技术服务费都很难维持公司的正常扩张,更别谈盈利了。

所以从2018年开始,后续叠加的以金融、保险为代表的增值服务成为校宝在线未来寄予厚望的核心盈利点。目前来看,校宝在线还处于“实验”初期,它未来是否真的能通过增值服务来形成盈利上的突破还很难说,这取决于它所构建的系统能否发展到一定规模、能否创造出足够的商业价值。

赚不到钱之外,我们认为校宝在线还不足以在行业内突围成功的另一大原因是“概念大于实际”。说实话,目前的校宝在线虽然用全新的S2B2C模式来包装了自己,也成功地对接上了蚂蚁金服等巨头,但它在短时间内依然还是一家实际意义上的SaaS的技术服务平台。

校宝在线目前为国内学校、培训机构等提供的信息化服务工作并不能称得上有多“革命性”,它所鼓吹的“智慧校园”概念离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有很远。

我们来看看早在很多年前行业内公司们就畅享的智慧校园的未来:老师可以在线智能排课、考勤,实现无纸化办公,将更多精力灌注到教学上;家长能通过手机实时、多维度掌握孩子在校情况,了解孩子成长过程;学校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教学效果、制定教学计划,掌握日常运营数据,实现统筹管理、业务透视。

但在实际应用上,我们发现国内绝大部分教培机构离这个“愿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实际使用体验、具体应用环境差异、市场意识培育、教育结合完整度......这些问题阻碍了国内绝大部分教培机构迈入所谓的“智慧校园”的未来,也阻碍了校宝在线解决方案的实际落地效果。

很多年前就提出来的校园信息化、智慧校园尚处在缓慢摸索期,就更别谈用S2B2C模式构建起一个充满更大想象力的平台了,校宝在线目前还是在定位上有些“概念大于实际”,虽然这更有利于资本市场的关注,但教育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没有办法像其他行业一样“大跃进”式发展。

写在最后

九年校宝在线的未来当然是可期的,它毫无疑问是中国教育行业信息化领域“孤独”的探索者和推动者,但九年的漫长历程也预示了校宝在线突围的难度:在商业运作上,它必须要尽快解决“赚不到钱”、“概念大于实际”等问题,作为一家专注教育领域的产业互联网企业,这是它必须要承担的使命。

校宝在线的终局将迈向哪里?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但毫无疑问的是,现在离校宝在线能看到终局的时候还有很远,它需要像前十年一样,继续耐心地摸索教育信息化市场,将教育信息化的实际成果落地为更贴近这个时代的效果,然后再去谈更远大的产业互联网之梦。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