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题图来自IC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蘑菇

题图来自IC photo,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蘑菇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网站消息,截至3月17日,全球已有超过8.5亿儿童和青少年因疫情停课。


停课之下,各国学生开始摸索和适应新的学习模式。在韩国,补习班成了当地学生的“救命稻草”。


韩国放送公社(KBS)3月5日报道,首尔市瑞草区当时已有81个补习班正在开课,同一时期,光州市共有650处补习班处于停课状态,仅为当地总补习班数的13.7%。


韩联社电视台也称,韩国已有70%以上的补习班正式开课。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随之而来又难以避免的,当然是在补习班内发生的感染事件。对此,韩国不少城市教育厅的态度以劝告为主,当时尚未对补习班开课进行明令禁止。


就在此前一天,韩联社报道指出,釜山市某处补习班已累计出现了4名确诊病例。先是一位讲师在温泉教会染病,后又将病毒传染给补习班校长和两名学生。


另一座城市光州,也有在补习班出现确诊病例的情况。


两地政府有向补习学校发出停课通知,也有向家长发送短信,恳请家长不要送孩子去补习班上课。


但前者承受着经营压力,无法立刻关门;后者也承受着学业焦虑,不敢轻易停下脚步。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本月22日的中央防疫会议中,韩国国务院总理再表示,各地方政府对相应设施加强监管,并视具体情况对补习班这样的密集设施实施集中管理。


疫情之下,补习班之火仍需要被动熄灭,学生们仍要这般“拼命”学习,是因为对于许多韩国家庭来说,在竞争队伍中稍有落后,是他们更不敢面对的事。


“每学期200万韩元,只能用来应付期末考”


韩国学生对补习班的疯狂,并不是因疫情而爆发的,这场征途早在平时、早从幼儿园就开始了。


幼儿园的小朋友尚且没有升学压力,但年纪轻轻就要上围棋班、美术班和钢琴班,家长觉得,这是在让孩子找到真正的兴趣爱好。


步入学龄后,由于韩国政府立法禁止校内的超前学习,校外补习班几乎成为学生们超前学习的唯一途径。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不早点起跑,后来就会跟不上。/unsplash


早在2010年,韩国就有接近四分之三的学生在课后需要参加补习班,现在这个比例已经超过80%,韩国拥有的补习学校也超过了十万所。


就连月收入不到100万韩元的家庭,其孩子参加私人辅导的比例也达36%,月收入超过600万韩元的家庭更不用说,近90%都会让孩子去上补习班。


在中国备受白领青睐的“网红”自习室,正是源于韩国。不同于中国,这些自习室在韩国的使用者多为学生。一天高强度的校园和补习班学习结束后,迎接他们的下一站便是自习室。


一盏小灯,窗帘一拉,目光所及的远处漆黑一片,韩国学生在这里一学就学到接近午夜,才带着一身疲惫回家。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一些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最早也只要12点睡。


如此疯狂的“轰炸”之下,韩国一些小学生在五六年级时便已学完初中知识。相关调查显示,每100名初中生里就有8名超前学过高中内容。


学生们一心向学、心无旁骛的背后,是不少韩国父母砸锅卖铁也要咬牙付出的“金钱代价”。


根据韩国教育部的统计,2018年韩国初中生人均补习费用超过了30万韩元。


在首都首尔,一次单科一对一辅导的费用是20万韩元,即便上的是综合多人补习班,每天国语、数学和英语轮着来学,每个月也得花50万韩元。


根据韩民族日报的报道,不少家长每学期花2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11000多元),给孩子请全科一对一私教,只为应付期中考和期末考。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除了文化科之外,韩国家长还得“砸钱”让孩子们有一个完美的履历,上一个好的大学。


不久前,深圳推出的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试行方案,就因各种不合理、加码加量的课外活动,以及实践创新活动次数要求,被许多家长诟病是变相的“拼爹拼妈”。


但韩国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引入“高中综合生活记录本”,其记载的社团活动记录、竞赛获得名次等,都是韩国高中生高考时能“踩下千人”的重要资本之一。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韩民族日报报道称,凭孩子一个人准备任何一项竞赛都不可能获奖,因此家长只能聘请相关专业的老师一起准备比赛。


一些补习班也趁势推出了课外活动咨询课程,一堂收费20万韩元。若是指导学生撰写小论文等“进阶”课程,收费可达800万韩元。


“学生们所谓丰富的资历,都是家长用钱堆砌出来的”,一位接受采访的家长谈道。


为了读好的大学,拼了命也要上私立高中


由几个韩国高中生自创的《血汗歌》里,有一句歌词:


“第一等是SKY,第二等是in首尔,第三等是国立大,第四等是地杂大,第五等是专科大。”


于私立高中的同学而言,排名再靠后都有可能上SKY,即韩国最顶尖的首尔大学、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但普通高中的同学再努力,也不一定考得上首尔的大学。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寒门想出贵子,考上私立高中是进入名牌大学的第一块敲门砖。


由韩国教育放送公社(EBS)拍摄的纪录片《学习的背叛》中的一位主人公叶媛,正是以此为目标。


出身于小城市的她,在初中总是能保持年级第一的成绩,但这还远远不够。


考上私立高中,至少要有2年的学前教育,也就是需要提前2年去学习高中的知识。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初中最后一年才开始学习高中内容的叶媛,只能不断压缩自己的睡眠时间,每天睡不够3个小时。


密密麻麻的计划本里,有日、周、月计划,用她的话来说:“我也很想休息,但如果有一天偷懒了,之后只会更加困难。”


她觉得那些来自大城市、家境很好、学习还那么用功的未来高中同学,都是“怪物”。想到上了高中就要和这些“怪物”竞争,她很彷徨。


高中第一次考试成绩下来后,不祥的预感成为了现实,全年级一共395人,而她排名313名。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既然如此,普通高中的学生是不是就可以提早放弃了?


不是的,为了到首尔上大学,他们一样拼尽全力。


韩国高考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我们熟知的高考本身,只占总成绩的30%。上文提到的生活记录本,是面试时的加分项。


而占大头的是校内考核,占总成绩的70%,在校内的每一次统考都会对这个考核分数造成影响。


纪录片的另一位主人公,政民,就读于普通高中,他通过努力从前30%的年纪排名一跃到了前10%。


原本,政民很有希望能考上首尔的大学,但高二后期一次次考试的退步让他逐渐失望。


“我觉得我考不上大学了,1分的失误可以让我校内考核的排名后退好几名。”政民很后悔,他觉得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高一时候没有好好学。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穿着校服在家学习,能让政民更有紧迫感。


家境贫困的他,只想快点到首尔去,读完大学找一份安稳的工作。


因为父母尝试过的贫困的滋味,他不想重蹈覆辙。


为了杜绝高中的等级化现象,同时降低“补习热”,韩国教育部在去年11月中旬提出,从2025年开始将自主型私立高中、国际高中和外国语高中等“精英高中”统一转型为一般高中。


然而,在许多家长心目中,“精英高中”的观念早已根深蒂固。


即便转型后,“大家也还是清楚明白哪些是好的高中,哪些才是真正普通的高中。”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竞争这道难题,韩国年轻人同样在体会


由EBS拍摄的另一部纪录片《差生1——学习的痕迹》提到:“学习不好的孩子=韩国大部分的孩子。”


根据韩国教育部的统计,韩国平均每年辍学人数达6万,主要原因是成绩的下降让他们倍感挫败。


第一名的同学,时常担心自己被别人超过,一旦退到第三至第六名,就觉得是考砸了。


成绩差到连自己和老师都放弃自己的人,有的会想怎么样也要考上大学,有的干脆就辍学了。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即便勉强考上大学,“还是害怕,我要是以后从别人眼中不好的大学毕业,会被大家无视”,片中一位高三受访者金敏芝表示。


不同于中国逐年攀登的高考录取率,韩国高考录取率虽不至于只有传闻中的百分之五十,但确实从2007年的69.4%下降到2017年的67.6%。而即便近七成的高中生能上大学,也只有2%的人能考上SKY。


考大学难,考不上大学更难,为了上大学,多花几年青春又何妨。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韩剧《请回答1988》中的正峰经历过七次高考,才成功考上成均馆大学。尽管这存在夸张成分,但韩国复读生的数量在增加却是事实。


据环球网报道,2019年韩国参加高考人数为54.87万人,其中复读生就有14.23万人,比2017年复读生数量增加5%。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当你拼尽全力考上大学,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找份好工作了,不好意思没有那么容易。


韩国统计厅2018公布的数据显示,15岁至29岁的韩国青年失业率高达9.2%,也就是说,每十个人里就有一个失业,其中三分之一都拥有大学学历。


他们高不成低不就,名企进不去,低技能工作不愿意去做。


韩国央行在去年十二月发布的报告称:“学历超过本人现任工作岗位需求的韩国人比例高达30%”。在优质岗位缺乏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选择“高学历低就业”。


在维持生计面前,这些年轻人拥有的与学习无关的天赋和梦想,似乎不值一提。


片子中努力向母亲争取5分钟来画画的高三学生惠媛,是极具美术天赋的女孩,但在母亲看来,这跟“名牌大学”、“好的职场”完全不挂钩。


她想过孩子成绩不到中游,就送她去美术学院。幸好,惠媛的成绩很不错,不需要“被迫”去看起来没什么前途的美术学院。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在同龄人都争分夺秒去上补习班,去自习室时,还在读高中的彦哲每周末都要去博物馆做志愿讲解员,这是为他将来能成为古生物学家打基础。


即便父母和师长一次次质问:“学了那个,以后做什么”,他也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


唯一的担忧是,这个专业如果读到博士,从本科开始至少要念十年书,这十年里,钱从哪里来。


疫情也无法阻挡,韩国学生补习的疯狂


实现梦想的代价确实很大,因为也许十年之后,高学历的彦哲“混得”还不如高中一毕业,就去考公务员的同学。


当然,能不能考上韩国的公务员,又是另一个难题了。


参考资料

1.韩国补习班顶风开课,政府呼吁“配合”抗疫,观察者网,2020-03-05

2.韩国高考残酷物语,中国考生听了都害怕,网易新闻,2018-05-29

3.韩国教育阶级差距变大,高考沦为家长竞争,韩民族日报,2018-12-12

4.你感觉韩国最让人不解的是什么?世界说,2019-12-05

5.韩媒:韩国就业氛围转变,年轻人找到工作也藏着掖着,环球网,2018-01-02

6.韩国高考,复读生超1/4,环球网,2019-09-20

7.纪录片《学习的背叛》,韩国教育放送公社(EBS),2016

8.纪录片《差生1——学习伤痕》,韩国教育放送公社(EBS),2019

9.韩迪.浅析韩国教育之——“私人教育”的天堂[J].才智,2019(36):73.

10.韩媒:高学历低就业 韩国三成员工被“大材小用”,参考消息,2019-12-25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间大学(ID:youjian-university),作者:蘑菇

本文由 新锐TMT自媒体博客平台 作者: 于斌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新锐TMT自媒体博客平台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 《西部世界》,暴力只能用更高级的暴力解决吗?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