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Q2财报中的音乐战役:终结独家版权时代,打响音乐社区战

摘要:中国在线音乐“独家版权”模式终结后,下一个战场或许是音乐社区战。而社区产品壁垒高,绝非朝夕可成。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许,网易云音乐将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

摘要:中国在线音乐“独家版权”模式终结后,下一个战场或许是音乐社区战。而社区产品壁垒高,绝非朝夕可成。很长一段时间内,或许,网易云音乐将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

8月13日,网易发布了香港二次上市后的首份财报。

先来看看网易的基本面:

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网易营收同比增长25.9%至181.8亿元,大幅超出市场预期的170.12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45.4亿元,同比增长35.3%。

拆分到三大业务分部,整体稳健的财报数据中,不乏增长亮点。二季度,在线游戏业务同比增长20.9%至138亿元;有道收入同比增长93.1%至6.233亿元;而网易云音乐所在的创新业务及其他板块,收入同比增长38.7%至37亿元,毛利率由上个季度的15.8%提升至18.5%。

值得留意的是,网易在财报中表示,Q2营收稳健增长主要得益于“在线游戏服务和网易云音乐的强劲表现”。

财报发布当天后续的电话会上,网易CFO杨昭烜透露,网易云音乐Q2营收保持同比三位数增长,会员和直播收入均增长显著,再创新高。

另外,从电话会上机构分析师抛出的问题看,音乐版权、商业模式依旧是大机构和投资人最为关切的要素。而网易云音乐也在二季度交出了一份具有突破性进展的答卷。

8726b1d7936b4151af33d2a6c7664998

翻看二季度,网易云音乐在产品创新、版权合作、线上演出等方面都有动作。但最让行业关注的,还是网易云音乐近期密集的版权攻势。

集结号于今年3月吹响。网易云音乐陆续与日本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达成合作;5月,合作对象扩展至华纳版权、少城时代;6月,合作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日本说唱厂牌BPMT(BPMTokyo);8月,与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集团联合宣布达成数年期的全新战略合作。

业界普遍认为,这些合作特别是与华纳版权、环球音乐合作的达成,意味着中国音乐市场的独家版权模式已被打破。一度在独家版权时代“扼住咽喉”的中国音乐产业,得到松绑和解放;在线音乐的行业游戏再不是“版权采买”和“版权转授”这种简单粗暴的打法,而是涉及到整个音乐行业价值链条的重塑。

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下一场硬仗或许是自己熟悉的领域:音乐社区战。

终结独家版权时代:短期利好与长线价值

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的主动进击,首先改变了在版权上受制于人的局面,这是看得见的短期利好。

但对于网易云音乐而言,独家版权模式的打破还有值得探讨的长线价值。

在这里,昔日独家版权的弊端,或许值得我们回顾一下。

独家版权时期,不可否认腾讯音乐确实占据了先机。2017年5月拿下环球音乐中国大陆的独家版权后,腾讯音乐将华纳、索尼、环球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收入囊中,用金元换得版权城墙。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只不过,这里的乙并不单独的个体,而是整个行业。曾经坐拥音乐巨头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也让各大音乐平台的成本负担日渐加重,整个音乐市场都被拖入了版权战的泥潭。

最终,国家版权局出面约谈主要音乐服务商,要求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音乐作品并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要求音乐授权公平合理避免授予独家版权,才得以缓解局面。

2018年,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国内几个主流音乐平台达成版权互授协议,共享了99%的音乐版权。这一步有划时代的意义,但事实上中国音乐市场当时仍处在从独家到非独家版权的过渡期。

可以说,独家版权时代,业内没有完全的赢家。一些优秀的音乐平台被迫离开战场,即便是留下来的音乐平台,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版权成本代价。

如今,独家版权时代的终结为网易云音乐,甚至是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机会。

一方面,版权价格有望回归理性,各大音乐平台的财务成本得以降低。这对于腾讯音乐也是件“减负”的好事,要知道腾讯音乐今年一季度的成本支出同比增长17%至43.3亿元,其官方的解释是,成本支出的增加,是由于收入分成费用、内容支出在增加。

另一方面,音乐产业也将建立新的规则和秩序。从整个音乐产业的角度看,独家音乐版权模式,不仅阻碍了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阻碍音乐作品权利人获得更高的收益,还易产生行业垄断隐患。相反,非独家版权合作模式,意味着版权内容更加自由的流动,一个更加公平有序、更具生机的音乐市场。

于网易云音乐而言,处在更加健康的产业环境之中,也势必会加快自身的合作生态拓展速度。近期,除了音乐版权类的重磅合作,网易云音乐还先后与抖音、阿里88VIP达成合作,前者将重点发力“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而后者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的音乐内容有机会深入更多生活/电商消费场景,且平台还将与阿里文娱等业务在影视宣发、演出票务等方面展开更多合作。

2fb0cae6c0f3457d97b644f94f53b3a3

相关资料显示,网易云音乐旗下已孵化出包括多人语音直播产品“声波”,K歌产品“音街”,还有此前拥有独立产品音乐直播App“Look直播”等多款新产品。

版权开放后,可以消除此前因不能明确权利主体使得很多新业务难以形成合理的版权合作模式的弊端,进而推动网易云音乐的直播、K歌、Mlog等音乐泛娱乐场景的持续创新,带动网易云音乐营收体量的继续增长,也意味着平台在泛娱乐场景中还有不可小觑的增长空间。

后版权时代:一场不得不打的社区音乐战

在后版权时代,中国在线音乐市场,还有一场不得不打的战役——社区音乐战。

早前,网易云音乐凭借精准个性化音乐服务、日推、乐评、歌单等多样的音乐发现和分享功能,为社区氛围培育出肥厚的土壤。靠着这一差异化发展策略,网易云音乐在行业中快速崛起。

音乐社区巨大的商业价值,也让各大平台纷纷跟进。比如,今年7月,QQ音乐上线了扑通社区,意图在域内建造一个微博式“饭圈”。但从现在扑通社区的表现看,社区氛围确实不是一朝一夕能做成的事。

换句话说,后版权时代的社区音乐战,网易云音乐成了有先发优势的一方。

其一,网易云音乐的产品矩阵有极具消费潜力的群体支撑。有数据显示,云村是Z时代最受欢迎的娱乐APP。B站看视频,听歌网易云。在95后心中,云村与小破站并列,属于Z时代用户的明显标签之一。

据《Z世代洞察报告》显示,Z世代群体的线上消费意愿较高,近七成Z世代线上消费占比超过40%。这意味着,Z世代将有可能进一步推动网易云音乐付费用户数的增长。

其二,网易云音乐在加宽“音乐+社交”的差异化护城河。不论是去年推出的云村,今年推出的云圈、云贝、 “一起听”功能,网易云音乐都在试图从形式上多样化,为音乐爱好者们提供了全新的社区互动体验。随着越来越多的玩法在社区中聚集,用户粘性自然会加强,而这种从一个社区到另一个社区的延伸,可以形成有效的反哺闭环。

例如,伍佰的《Last Dance》、周深的《达拉崩吧》在云村发酵下,成为全网爆款;音乐人与粉丝、音乐人与音乐人、粉丝与粉丝在云村的连接越来越紧密;音乐流量和社交流量的叠加,也让云村成为音乐爆款制造机。

78b308fc74bd43e983b625963105bd58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环球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曲库合作延展到了Mlog这一全新的社区产品。这表明,唱片巨头开始重视音乐社区的价值,希望与平台合作,尝试更多新鲜的音乐消费形式。当然,这也催生出更为可观的平台价值。

结语:

后版权时代,中国在线音乐的战役远未完结。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在线音乐流媒体订阅量同比增长35%,达到3.94亿订阅量;预计到2020年底,在线流音乐订阅将同比增长25%以上,超过 4.5 亿订阅量。

就国内市场而言,预计2018年我国数字音乐规模突破600亿元;2020年,预计我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00亿元以上。

在如此巨大的市场规模之下,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音乐故事会诞生。不过,未来在线音乐市场的变局,谁也不好妄下定论。但于网易云音乐,随着版权的开放,音乐社区的优势或将得到进一步释放。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小谦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新疆奶子这么好喝,为啥走不出新疆?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