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也是生产力

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无聊正在成为一种生产力。

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无聊正在成为一种生产力。

近日,小米Max在B站启动一项名为“我们也不知道这场直播什么时候结束,小米Max超耐久体验”的无聊直播。雷军亲口将其定义为“无聊直播”,每隔1小时点亮手机屏幕一次,如果手机有电抽奖,手机没电后停止抽奖。这样一个史上最无聊的直播,是小米副总裁黎万强想出来的,想法蹦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一个电话打给了B站创始人陈睿。黎万强曾想简单粗暴地在B站直接打广告,被陈睿无情拒绝。但是这一次,二人一拍即合,越聊越High!

数据证明,两位互联网大佬的直觉没有错。即便在没有抽奖、没有内容的时段里,也至少有5万人同时在线。就连凌晨三四点,这样一个每日同时在线人数最少的时候都有1.3万人仍然在观看。看到这些数据的时候,估计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群人无不无聊啊!”

《韩国14岁少年每天晚上在摄像头前吃饭,一天最多能赚1500美元》,这样一条新闻去年还是异国奇闻,今年对我们而言,那都不是事儿!一群最早踏上直播之路的先辈们,已经在大众的围观下,充分展现了他们的无聊人生。一个睡功很好的妹子,上网直播睡觉,几万人围观,赌她什么时候翻身,要是运气好,碰上几个像王思聪一样的土豪,随手打赏几万,妹子一觉醒来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没错,现实生活中,无聊的人不受欢迎,但在互联网时代,无聊的你却是虚拟世界的“宠儿”。譬如马云,作为电商帝国的掌门人,阿里巴巴全球第一买手,他自己却并不会在淘宝、天猫上购物,因为他太忙了,根本没时间无聊。倒是从早到晚常常捧着手机、对着电脑打发无聊时光的你我,成了马云背后的败家娘们儿。

而纵观当下很多成功的商业营销事件,无一不在试探我们的无聊底线。猴年春晚,全国人民热火朝天地集着敬业福,互动平台总参与次数达3245亿次,最后791405人平分了2.15亿,忙活了一晚上人均也就271.66元,大部分人白“敬业”一晚上。虽然事后告诫自己,不再参与这些无聊的营销事件,但当下一次事件再次来临,谁都不敢保证,会不会又一头扎进了群体性无聊事件当中。

其实,无聊也是生产力,并不是一个新观念。几年前国外就出了一本畅销书叫《一段“无聊”鲜活史》。作者当时就提出,无聊也是生产力,是一种非常有产能的情绪,比起嫉妒、愤怒之类的情绪要积极多了。而无聊直播也不是一个新生事物,上世纪90年代,香港亚视有一档节目叫《鱼乐无穷》,凌晨时分播出,将摄像机对准鱼缸,直播游来游去的金鱼。这档看似无聊的节目,收视却一度超越黄金档,停播多年后,成为香港人的集体回忆,被认为香港史上最好节目之一。有观众这样回忆这档“无聊”的节目:“记得一个晚上,我妈出去打麻将,我半夜醒来不敢睡,整夜盯着这个鱼缸。”这样的无聊直播里,似乎在苟且的人生里掺杂了一些缺失的情怀。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