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CEO谈与光线联姻:“猫眼未来要独立上市”

光线传媒入股猫眼,取代新美大成为其控股股东成为今年上半年电影行业最大的新闻。

光线传媒入股猫眼,取代新美大成为其控股股东成为今年上半年电影行业最大的新闻。

5月27日下午,光线传媒发布投资公告,宣布完成了对猫眼电影的控股。其中,光线传媒以15.83亿元的对价购买猫眼电影19%的股权,光线控股则以1.76亿股上市公司股权(总股本的6%)为对价换取猫眼电影28.8%的股权,并以8亿元现金对价购买另外9.6%的股权。

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和控股股东光线控股合计持有57.4%的股权,从新美大手中接过了完成分拆整合的猫眼电影的控股权。猫眼电影的整体估值为83.33亿元,低于稍早前完成融资的微影时代116亿和淘票票(原淘宝电影)137亿的估值水平。而无论是估值还是出让控股权,都让外界备感惊讶和不解。

正是抱着对以上这些问题的好奇,“娱乐独角兽”近日专访了战略重组后的新猫眼团队,猫眼CEO郑志昊坦然回应了外界最关注的几大焦点问题:

第一,为什么要和光线联姻?

郑志昊表示,“究竟什么样的方式让猫眼走得更远,让猫眼成为未来业内最重要的玩家,这才是问题的重点。我们的思考是,猫眼必须要和上游结合。有了丰富的上游资源,猫眼可以做得更好。因为上游是猫眼的抓手之一,能产生协同效应。在有限的选择中,光线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为什么要让光线而不是新美大控股猫眼?

“猫眼要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郑志昊认为,“新猫眼的战略重组要从长期考虑‘什么是最正确的选择’,而不是仅看短期利益如何最大化。”因此让光线控股猫眼,作为大股东的光线才能真正为猫眼投入更大关注和资源,提升猫眼在电影上的主控发行能力。双方都承认这个假设——如果仅仅作为小股东,光线就不会下大力气去支持。

而在采访中,郑志昊提到了关键的一点,主控发行能力——“其实以前大家看猫眼也参与了不少电影,一些成功案例,比如《心花怒放》、《港囧》这些都是我们参与的,猫眼大多是联合出品、联合发行。而我们认为,在主控发行上取得成功才是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成为一个重量级玩家的标志。”

与光线联姻,是猫眼深入电影上游业务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意味着猫眼真正开始向互联网+综合娱乐平台转型。

第三,战略重组后的猫眼究竟想做什么?

“互联网公司的形态有了,影业公司的形态我们也看到了,而互联网+影业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目前还没有,今天新猫眼的战略重组就在做这个尝试。”郑志昊说,“重组后的猫眼将保持独立运作,独立融资,目标是成为好莱坞六大之一那样的重量级玩家。”

娱乐独角兽:猫眼做出这一战略重组的决定,团队是否纠结,是否反复讨论过?

郑志昊:在猫眼独立分拆运作过程中,哪些选择最合理的?我们反复讨论过很多次。而最终完成独立分拆和战略重组,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新美大有一个座右铭:“敢于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完全出于资本运作和表面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其实未必是当前这种选择。假如仅仅是融资,反而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关于现在这个选择,大家可以思考如下几点:

第一,究竟什么样的资源能够让猫眼成,什么样的方式让猫眼走的更远,让猫眼成为未来业内最重要的玩家,这才是问题的重点。我们的思考是,猫眼必须要和上游结合。所以这次战略重组,跟市场上的普通融资不是一回事,重在资源上的整合,而不是资本层面的安排。

猫眼纵向上资源不够,有了丰富的上游业务资源,猫眼可以做的更好,因为上游是猫眼的抓手之一,能产生协同效应。在有限的选择中,这样的战略整合代表猫眼选择了新的企业成长路径。

第二,我们认为同时拥有线上和线下能力,并且把握内容资源的公司,更有机会创造非常好的价值。嫁接了上游资源之后,我们对内容生产、发行、投资将会有自己更好的理解。我们知道用户消费习惯,这对片方、对院线等行业和合作伙伴来说都是非常有价值的,能持续做价值才有竞争力。

娱乐独角兽:其实在互联网领域还有一种选择,是行业里的第一和第二名相整合,为什么当时没有考虑去跟其他在线票务平台合并呢?

郑志昊:回到问题原点上,判断一种整合方式的基准是它有没有真正解决问题,有没有真正带来创造性价值。就在线票务行业而言,其中两家要合在一起,这首先要看有没有创造出新的价值,是不是因为这个融合对我们自己的宣发能力、投资能力、对产业链的整合能力都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如果没有,这种横向整合就没有多大价值。

娱乐独角兽:也就是说,这种整合只会使你们的企业规模更加庞大,但这并不代表就能赢得竞争?

郑志昊:简单规模变大并不能带来服务质量的提升和业务能力的根本改变。完全靠规模获得的市场震慑力和垄断性,已经满足不了今天产业发展的需求了,它并不能真正为推动产业进步提供价值。

娱乐独角兽:有没有考虑过这个新闻出来以后,大家都会把目光集中在猫眼的估值和光线的控股这两个焦点上,你们之前预料到这点了吗?

郑志昊:我刚才给出衡量这个事情的几把尺子里面没有估值和控股,我们思考问题的路径是“究竟怎样会让猫眼最后能成?”,这是最关键的。我们也预料到,对这种合作安排外界肯定会有一些不解,但有判断力的人是能够理解其中真正价值的。

娱乐独角兽:竞争对手估值比你们高,这个对你们来说会有压力吗?

郑志昊:这是一个新的市场,真正的考验是,你要在市场快速发展变化过程中,拥有企业快速成长的内生能力,暂时的估值是没有意义的。

这一重组我们有很多种选择方案,但更多是站在未来的角度来构建新猫眼公司,并展开相应的能力建设,充分发挥互联网的基因和内容产业基因融合的优势,让新猫眼能做得更好。

娱乐独角兽:跟光线合作以后,对你们来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郑志昊:以前猫眼线上环节比较多,合作后线下发行环节会得到补充,我们将有机会帮助更多的片方。我们最希望的是进入到电影行业后,能真正提升我们的发行能力。

其实以前大家看猫眼也参与了不少电影,有一些成功案例,比如《心花怒放》、《港囧》这些都是我们参与的,但这些合作猫眼大多是联合出品、联合发行。而我们认为,在主控发行上取得成功,才是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成为一个重量级玩家的标志。

未来六个月,大家将会看到很多猫眼主控发行的项目。最近我们一直陆续在签合同,具体的片单大家很快就会看到。

娱乐独角兽:为什么你们作为一个在线售票平台,对于内容资源这么渴求?

郑志昊:猫眼是从在线票务切入电影领域,但我们想做的不仅仅是卖电影票,而是要在更大范围内探索,向互联网+综合娱乐平台这样一个目标发展。在第一个阶段,我们改变了票务模式。但是,要往下一个阶段走,就需要掌握上游的资源、建设上游业务能力。

我们有很好的用户触达能力、有海量的数据,也积累起我们自己对电影消费者用户画像和消费行为的理解,由此过渡到发行、跟上游内容资源对接就是一件比较自然的事情。

娱乐独角兽:很好奇互联网和文化娱乐产业两个行业杂交,会产生一个怎样的变化?

郑志昊:你用的“杂交”这个词很好,直观地描述出了当前两个行业融合过程中发生的新变化,通过今天这种思想的杂交和能力的杂交,我们希望孕育、催生出未来一个更大的可能性。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