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神州首汽,后有美团摩拜,滴滴这次真的慌了?

互联网行业就是,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最近,摩拜单车接连与嘀嗒拼车、首汽约车完成接入,摆出与滴滴在全领域正面交锋的架势。有媒体报道称,摩拜单车已经独立出一个出行服务部门,专门负责网约车业务,将会是“独立主体、独立业务、并独立融资”。而在11月初,摩拜单车与贵州新特电动汽车签约,宣布进军共享汽车领域。

更令滴滴头疼的应该是美团,今年4月美团在南京试水打车,已经拿下南京超过20%的份额。7月,美团打车取得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8月,美团打车独立APP上线,最近还上线了出租车业务,这可是滴滴的发家之本。一系列动作表明,美团来者不善。

正如王兴所说,网约车服务跟外卖都是基于位置的服务(LBS)。即美团在技术上不是问题,且烧钱教育乘客、司机都已完成,凭借远超对手的流量、场景优势,美团有信心参与已培育成熟的网约车市场。就在上个月,美团刚刚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

这些越界打劫者,从最初的或防御、或试探,如今彻底露出了獠牙,撕开了进攻滴滴的裂口。尤其是网约车新政实施之后,行业回到了同一起点,在后有追兵,前有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的拦截之下,滴滴恐慌了!而最根本的原因还是C2C模式的软肋——车源。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拿到网约车牌照的平台共有25个,相比网约车新政之前滴滴一家独大,独霸天下,而今风云突变。新政明确了网约车提供高品质服务,差异化运营,定位于出租车的升级。由于原来占滴滴70%单量的快车主要是跟出租车竞争,车型基本跟出租车相当,价格低于出租车,一度赢得了竞争优势。但这与新政相悖。滴滴要符合新政的要求,不得不提高专车的比例。作为依靠私家车接入的C2C平台来说,只能从社会存量池中吸收车辆。然而,它又遇到了神州专车、首汽约车两只拦路虎。

神州专车一直以专业车辆、专业司机提供高品质网约车服务。本来跟滴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为了保障高峰时段的供给,去年9月神州专车推出U+开放平台,招募符合条件的社会车辆加盟。首汽约车随后也开放了平台让租赁公司加入。神州首汽的做法,为饱受滴滴抽成之苦的司机带来更多选择,直接将火烧到了滴滴的后院。

更重要的是,中高端商务车型在一个城市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保有量相对固定,基数不大,增长不明显。同时还要受到新政对于车辆性质、牌照、司机条件等方面的严格限制。滴滴想扩大接入的社会车辆规模,但相对有限的资源却被对手以更高的回报抢走,想在存量市场上获得增量,难度可想而知。

在网约车市场,滴滴并没有建立外界难以逾越的技术壁垒或运营优势。此前,收购快的、Uber确立了它在网约车市场一家独大的地位,主要还是依靠资本的力量,用价格战和高补贴打退了大大小小的竞争对手。并购战之后,既有资本方对于利润收割的的内在迫切要求,又受到了新政明确网约车平台“不得低于成本定价”的制约。竞争也从野蛮的价格竞争,转向了运营和服务的竞争,恰恰服务又是滴滴的短板。

而今,滴滴最害怕的事情来了,原来神州专车、首汽约车跟它不正面竞争,相安无事。现在由于网约车新政的要求,以及神州、首汽开放社会车辆加入,同时神州、首汽各自又有数万辆自营车辆,滴滴跟这两家对比,很难保证专车的数量规模与服务质量。因此,最令滴滴感到惶恐、不安和害怕的事情,就是神州“专车不专”,扩大U+。因为美团这样的入侵者作为流量巨头,更容易抢走终端用户;而神州、首汽则是从源头上阻击滴滴,车源的减少令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滴滴作为一个平台公司既不具备神州专车强大的线下运营与车队管理能力,它自始至终走的是“轻模式”,服务质量比不上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B2C平台。它享受着互联网公司高速扩张的红利,又不得不接受轻易被美团、摩拜等越界打劫的无奈。

尽管滴滴今年在海外市场动作不断,最近又提出要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扩大布局,还投资了共享单车、二手车等多个领域。但在新的网约车竞争格局中,滴滴更像一只渐渐失去攻击能力、暴露全身软肋的狮子,不得不面对更强壮、更年轻的挑战者对它猛烈的进攻与掠夺。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