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消失的菜场

从“出门买菜”到“等菜上门”——“世界上最难的电商生意”。

永不消失的菜场

“一个多月没出门了,都不知道线上买菜和菜场比哪个便宜,因为懒”。

上海的小V,线上买菜忠实用户,符合互联网买菜目标人群的基本特征:一线城市,年轻白领,对价格不敏感,懒得出门。

这些自称“社畜”的年轻人,早出晚归错过了一波新鲜集市,即使是休息日也宁愿“葛优瘫”。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在菜场讨价还价需要勇气,“这太没面子了”。

于是,越来越少的年轻人去往菜场,他们中很多人奔向了互联网买菜的怀抱。

去年,通过饿了么上菜场买菜最多的一位用户,下单了524次,平均每天1.4单。

如今淘宝、饿了么都能轻松找到“买菜”入口,而盒马、多点Dmall、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也都可以“送菜上门”。年轻人只需掏出手机,点击下单,然后坐等半小时蔬菜水果上门。

手机的那一头,可能是超市大卖场,可能是前置仓,也可能就是平常的菜场。

一、改造菜场

上海静安区,超过40年历史的洛平菜场,去年10月与饿了么合作,整个搬上了互联网。

改造之初,洛平菜场做过一个意向调研,结果居民们都不愿意把菜场改成超市大卖场。

“旁边的大爷大妈们喜欢来菜场唠嗑,完了一块转去旁边的公园溜达,这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永不消失的菜场

诚然,菜场是最具烟火气的地方了,可以让人燃起对生活的热情。

洛平菜场的场长黄义松说,最后还是决定坚持传统菜场的定位,只是在这基础上做了工程改造,比如装修成石库门上海老弄堂的风格,让人们来了有走进家的感觉。

洛平菜场接入饿了么,并统一使用了一个名叫“淘菜猫”的SAAS系统,这个系统集收银、称重、支付等功能于一体,有了它,商户们可以轻松地进行销存管理、财务管理、数据分析。

永不消失的菜场

如今,洛平菜场的面貌是,上午老人们逛菜场、唠嗑家常;下午,年轻人通过手机下单买菜。

“开张时候(一天的)营业额有16.7万,如今也有10万。”黄义松没法说出改造之前的数字,因为当时没有数据,不好统计。

如洛平菜场这样,改造升级的传统菜场还有很多。据悉,口碑饿了么买菜业务已在全国200个重点城市铺开,并将快速推进500城。

上海是生鲜市场战火最旺之地,疯狂扩张的叮咚买菜大本营就在这里。但是黄义松觉得,“互联网买菜对我们传统菜场的生意基本没有影响,说起来,他们也挺不容易的。

二、互联网买菜风潮

几年前那一场生鲜电商洗牌期的惨烈如在眼前。

2013年左右,瞄准生鲜电商领域的公司达到上千家。但是,它们很快就遇到了窘境,当资本的风一停下来,顿时哀鸿遍野。

据Mob研究院数据:到2016年国内生鲜电商超过4000多家,这其中88%亏损,盈利只有1%。

生鲜新零售因此也被很多人称为“世界上最难的电商生意”。

2019年,这股风卷土重来。

在资本的助推下,“互联网买菜”热闹了起来,各路玩家纷纷进场。

今日资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众多投资机构纷纷聚焦“菜篮子”,阿里、苏宁、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公司跻身其中。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朴朴超市、菜老包等买菜平台风起云涌。几天前,本来生活获得了2亿美元D1轮融资,领投的是顺风系的明德控股。

“菜篮子”背后,是一个广阔的万亿市场——高频,刚需,蓝海。

中国农产品电商联盟发布的《2018年中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报告》,中国生鲜市场规模接近万亿,生鲜电商渗透率不到3%。

今日资本的徐新曾表示“生鲜是电商最后一个堡垒,拿下了电商就拿下天下。”她表示,互联网虽然风生水起,但是占整个社会零售总额只有10%,90%还没捞着呢——这90%就是生鲜。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创业者和资本对于“买菜”事业的热情。

三、被“菜篮子”绊倒

然而,人们听到的被“菜篮子”绊倒的故事,实在太多了。

美团在低线城市布局的小象生鲜门店在今年第一季度基本关闭;

京东的7FRESH目标要在未来三五年内开1000家店,如今只开了10几家;

永辉旗下超级物种因业绩亏损被剥离上市公司

……

互联网买菜的生意虽然诱人,入场者众多,一时热闹过后,能做好的毕竟不多。

今年6月份,叮咚买菜被爆“资金链锻炼、大规模裁员”,虽然后来叮咚买菜否认了这个说法,并在随后宣布完成B4和B5轮融资。目前其客单价在50元,目标要达到60元——相比朴朴超市或者每日优鲜的高于80元的客单价依然很低。

每日优鲜CEO徐正曾表示,消费者在线买菜关心的不外乎是配送速度、新鲜程度、价格优惠。因此需要做到送货快、品质好,超市买得到你也能送得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旁边建一个仓。

当然,前置仓作为一个独立的运营单元,只有密度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自2015年起,每日优鲜就大举投入前置仓建设。目前已在全国20座城市拥有1500个前置仓。

永不消失的菜场

像是一场竞赛,在线下不断开出前置仓的还有叮咚买菜,目前已经在上海、杭州、苏州等地开出了435个仓。

在仓的密度无法形成规模效应前,必然无法摊薄各项成本,那么它们对资本的依赖便是无尽的。

互联网买菜这波烧钱的力度,相比于此前的“网约车大战”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烧钱补贴的背后,是线上流量红利见顶的趋势,而买菜的生意,似乎是最佳流量入口了。

四、永不消失的菜场

为什么前赴后继的巨头或创业者们许多都无法玩转买菜这门“小生意”?

洛平菜场的场长黄义松将原因归结为“成本太高”,以及无法避免的高损耗。

生鲜的核心就在于一个“鲜”字,难保存,易变质、高损耗——任何一个都能成为压死骆驼的稻草。

在这方面,传统菜场也自有其优势。

传统菜场的摊主一般是夫妻老婆店,全天无休,甚至“全年无休”。老婆白天12小时都在菜场卖菜,老公晚上小批量进货。价格随着销售情况灵活改变,可以实现当天卖完,相比大卖场或前置仓大批量进货,损耗降到了最低。

永不消失的菜场

人们在菜场买菜,眼里所见的“新鲜”与手机屏幕上看到的图片,还隔着无数细节。

由于生鲜产品对于新鲜的要求,这事实上是一门十分精细的生意。个体经营户守着自己的摊子,空了就会拾掇拾掇菜,淋淋水;对于河鲜来说,冬天半夜起来要加热水,夏天晚上要加冰。

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菜场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同时还存在不少需要提升的空间。饿了么以平台的思路,为传统菜场带去它们欠缺的供应链、配送、流量等各种工具和服务。

永不消失的菜场

从饿了么APP买菜入口进入,除了“快猴买菜”“哒令买菜”等菜场生鲜小店,还能看到菜老包等菜场代运营品牌。上线饿了么后,菜老包一年时间的线上交易额达到1亿元。

据悉,口碑饿了么买菜业务已在全国200个重点城市铺开,并将快速推进500城。

口碑饿了么数据显示:2018年饿了么平台上生鲜商户数增量超100%,2019年一季度生鲜活跃用户订单量超过了去年全年。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生鲜线上用户是年轻人。

线上菜场蓬勃发展的同时,传统菜场也在展开风生水起的数字化升级。

或许,唯一关键的改变是,人们可以在菜场打烊或者偶尔犯懒的时候,多了一个在手机上买菜的选择。

作者:章航英;公众号:新零售智库(ID:newretailinsider)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luTwg9hFjRf6zt2nNXMUbg

本文由 @新零售智库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前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ganhuo/2019/1012/259918.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