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管理,21世纪最重要的技能

21世纪是互联网时代,世界变成了一个地球村,人类正在被海量的信息压倒,而可以供他们去处理这些信息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如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一直关注个人成长的Zat Rana认为,关键是要学会如何去弥合主观认为有意义的东西与客观正确的东西之间的鸿沟,而理性地完善我们的意义构建器官——大脑,将是21世纪最重要的技能。

信息管理,21世纪最重要的技能

随着互联网的诞生,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那就是我们对自己的身份和存在的理解发生了变化。我们的自我意识被转化成了0和1,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我们自身的一部分当作一个节点,投射到由其他的自我组成的节点全球网络当中。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跟我们与更本地化的文化(家庭、社区、企业、国家)的互动方式没有什么不同。所有这些实体都是相互联系的自我组成的文化,这些文化处在一个会随着组成集体的个体的思想、情绪以及行为改变和演变的网络当中。这些文化会影响我们,就像我们会影响文化一样。

不过,互联网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网络的速度和规模。东西在数字世界里面走得更快,此外,就像已故的媒体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所说那样,那就是个地球村。

这个网络的覆盖范围延伸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而不仅仅是平时原子世界我们的周遭。就像最伟大的技术一样,这些东西的相结合,让人类最美好的东西变得更美好,也让人性最险恶的东西变得更糟糕。不过,这种增强的核心是:我们现在已经被需要弄清楚的信息所淹没,这种规模是前所未有的。

甚至直到20世纪中叶,一代人的成长都意味着对自我的感觉主要是由当地文化,大众媒体文化,教育以及在现实世界中积累的生活经验所共同塑造的。但是到了今天,情况已经有所不同。互联网不仅把我们认为的流行文化彻底粉碎和分解为数以百万计的小片段,无法形成一个连贯的整体,而且还让我们拥有了全人类的知识。

现在,获取多样的信息、文化和知识可以带来力量,但是太多的信息、太多的文化以及太多的知识只会把人淹没,而且鉴于人类的思维方式,还会导致我们感到困惑。正如已故的心理治疗师卡尔·荣格(Carl Jung)所说:

心灵的指针在理智和非理智之间摇摆,而不是在正确与错误之间摆动。神秘之物之所以危险就在于它把人引向极端,因而一种适度的真理便被看作就是真理,而一个次要的错误便等同于致命的大错。

我们的大脑有过滤器来处理信息超载,将事物分解并让我们更容易消化,但就像荣格所暗示那样,这些过滤器未必就是理性的典范。它们不会按照客观上的对错进行筛选,相反,而是按照信息与我们当前的心理状态、自我意识的契合度进行筛选,以在一个比自己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能理解要复杂得多的世界里保持理智。

在过去,在现实世界中伴随着当地文化长大的我们,当然会利用这些同样的过滤器,但是那时候我们的时间梗更多,信息更少。你的父母可能已经以某种方式决定了你的生活,你的老师、朋友可能又以不同的方式来决定你的生活,但是他们跟你沟通的程度是有限的。

这意味着你既有思考的时间又有思考的空间,并且如果条件作用没有用的话,即便你刚开始是为了一致性和短期理智进行过滤的,你的自我意识最终也会足够清醒,可以更容易地拒绝这种条件作用。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建立起来的地球村里,你的数字化自我节点不断地受到更大网络的狂轰滥炸,这个更大的网络本身是为隐藏的算法所塑造,而那些算法大部分又是由嗓门最大的人操纵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要消化的信息量已经远远超出从理性上弄清楚所需要的时间。当他们没法从理性上去理解时,就会选择走捷径,这在大多数社交媒体网络上猖獗而盲目的部落主义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而且,当然,那些拒绝走捷径的人通常会因此而受到惩罚——对于自己在这一切当中所处的位置,他们总是会感到困惑和无所适从。

互联网还很年轻,它还在学习如何去组织自己。但是在互联网能做到这一点之前,21世纪最重要的技能就是能够理性地完善我们的意义构建器官(大脑)

与其盲目追随大脑自动的过滤机制和偏见,不如建立我们自己的信息过滤器。与其简单地成为大型网络其中的一个节点,不如把网络当作一个会不断演变的整体来看待。仅仅因为我们的自我意识依附于某个能让我们感觉情绪稳定的特定部落或想法,就假装我们消费的信息已经按照对错进行了过滤,与其这样,不如从别人的角度去问一下看看,为什么这一信息是对的或者错的。

从本质上来讲,这种意义建构包括两个部分:

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出应该消化和丢弃什么样的信息——要有意识地超越我们的个人偏见,理想情况下,要尽可能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考虑;

第二件事情就是要摆脱一切,只需要考虑消化了什么,以及这一切是如何联系的

美国哲学家肯·威尔伯(Ken Wilber)的主张是每个人都掌握了真相的重要一面。这既适用于人,也适用于思想。是的,虽然比方说一个种族主义者的话在客观上是错误的语言主张,不管他们的言语以及任何后续行动是如何的误导,或者让我们感到如何的不舒服,但作为这些主张基础的情感体验却是真相的一部分,因为它解释了它们与现实之间的复杂关系。

而且,如果你稍微仔细地审视一下那一百个或者一千个真相的小碎片,而不是对任何可能威胁到你对自我意识的依恋的那些盲目地不予理会的话,那么你最终会得到那些共同引导全球文化的相互关联的体验的万花筒。真相的网络会自我展现,而不是那些最让你感到安慰的真相。

在现代世界里,我们掌握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不管我们有意识地建立多少过滤器,不管我们站在多高的上 帝视角去思考我们的信息消费,这都远远超出了我们理性理解的期望。

也就是说,对于我们如何处理信息而言,信息多到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个简单的事实,既可以说是天赐,也可以说是诅咒。如果我们采取省事的方法,也就是盲目地将其关联到网络上制约我们个人节点的任何部分的话,那我们所有人都会受苦。

但是,如果我们更加有意识地选择跟这些信息的互动方式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拼凑出足够多的拼图,甚至不需要拼凑完整,对于全景的重要部分也起码可以管中窥豹了。

最高效的人学会了如何去弥合有意义的东西与正确的东西之间的鸿沟。只有在你忽视了任何不符合你叙述的东西时,有意义的东西才是一致的东西。另一方面,只有愿意接受足够长时间的暂时的不一致(困惑或者胡说的状态),才可以对这个世界建立起一个更开阔、更诚实的心智模式。一种人只接受自己感到舒服的东西,另一种人则努力寻找并纠正错误,从而让它跟现实的运作方式更好地保持一致。

在一代的时间里,我们的意义构建器官的作用域已经从本地扩展到全球。它不仅每天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而且应对这些挑战的时间也越来越短。重要的不是我们要消费的内容,而是如何去理解那一大堆东西,并且在后面一种情况下,我们正在打一场日益艰苦的攻坚战,对方正在将我们朝着对现实的无意识感知驱赶,而我们必须把自己拉回真正的现实这边。

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利用我们的工具,那么我们的工具最终就会利用我们。在21世纪,人跟人的差异将取决于我们如何管理信息。

原文刊载于Medium上,标题是:The Most Important Skill in the 21st Century

译者:boxi,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来源:https://36kr.com/p/5255192

本文由 @36氪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前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ganhuo/2019/1016/261242.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