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系受困减持新规 确成硅化IPO恐难为其“输血”

从九鼎系、红杉、朱雀等众多私募大佬加持,

九鼎系受困减持新规 确成硅化IPO恐难为其“输血”

从九鼎系、红杉、朱雀等众多私募大佬加持,到仅剩九鼎一家独立苦撑,该公司IPO之前的股权变更信息并未详尽披露。尽管业绩向好,但该公司终究仍需面对行业萎缩带来的发展困境。问题是,现在“血库告急”的恐怕不只有九鼎系

“中国的纳斯达克”已今时不同往日,而九鼎集团何时复牌则成了新三板老生常谈的未解之谜。

尽管躲过了《关于挂牌私募机构自查整改相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引发的负面效应,但在该《通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停牌逾27个月的九鼎集团旗下核心A股上市平台九鼎投资仍遭遇了跌停。

成功收购富通保险后通过并表令公司业绩确实获得了支撑,但当面对停牌期间三板做市指数从1800点跌去近半的惨烈行情,市值近千亿的新三板龙头的复牌之路,依然凶多吉少。

好事未近,坏事却连连。“减持新规”又对九鼎系的业绩造成巨大影响。

九鼎集团和九鼎投资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分别达44.58%和51%,而后者股价2017年以来已跌去近50%。“主要是由于公司参股财务型投资所对应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减持较上年同期减少”,对于业绩下滑,二者公告中给出了相同的解释。

面对累计完成了近300家企业、总额近300亿元的投资,九鼎系目前退出比例仅为17.33%。随着政策趋严,这个比例恐将继续下行。

从“短平快”的暴利时代转为所谓的价值投资,其实也是以九鼎系为代表的私募大佬们的无奈之举。不过,即便是“减持新规”缚身,旗下拟IPO公司尽快过会还是能解其“血库”告急的困窘。

作为九鼎系的“血源”之一,在新三板挂牌转让逾两年后,确成硅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确成硅化”)正式转板申请IPO。其近日向证监会递交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65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4.66亿元,所募资金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据《投资时报》记者了解,确成硅化主要从事沉淀法二氧化硅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其产品主要用于橡胶工业、饲料添加剂等领域。

确成硅化仅为九鼎系的参股企业,且后者及众多私募大佬在其递交材料之前已分别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减持和退出。

“减持新规”下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而这耐人寻味的减持和退出所涉及的股权变更却在其招股书中并未做详细披露,仅一笔带过。

此外,该公司面临业绩依赖退税返还、行业萎缩带来的发展困境及产能利用率不足等影响持续盈利能力的问题。

“三类股东”迫使知名机构离场

目前,“三类股东”问题已成为新三板公司转板的最大隐患。

与近期刚过会的九鼎系公司九典制药和新疆火炬如出一辙,确成硅化亦加入到主动清理“三类股东”的拟IPO公司行列。

招股书显示,2016年1月14日确成硅化以定增方式引入安信乾盛朱雀新三板、菁华新三板等11家私募大佬管理的机构投资者,募资总额为1.3亿元。

在该公司经历了两次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后,2017年6月6日,其定增引入的机构投资者中持股比例较大的朱雀新三板和朱雀穿越已不在股东之列,而南京优势和宁波新岳已升至第八和第九大股东。

由于其他七家机构投资者持股比例较小,未能被列入十大股东,而确成硅化又并未对此次股权变化做出详尽的信息披露,因此其他涉及“三类股东”的机构投资者是否仍然是该公司股东,对其IPO进程至关重要。

不仅上述公司的股权变更、转让金额以及新晋股东的介绍未做披露,该公司早期的重要投资者,曾位列第五、第六和第九大股东的红杉聚业、嘉岳九鼎和凯鹏华盈亦在无任何详细信息披露的情况下消失在最新的十大股东名单中。

唯一能找到的相关信息也仅仅是招股书显示的,“截至2017年5月31日,嘉岳九鼎、红杉聚业已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转让退出”,九鼎系亦仅剩持股比例3.21%的永泽九鼎。

在政策监管下,“临门一脚”前,私募大佬们集体“出逃”无可厚非,但股权变更的信息缺失则让确成硅化的历史沿革变得雾里看花。

后者能否过会暂且按下不表,从其招股书送达的日期2017年6月13日来看,短时间内即清理“三类股东”难免略显仓促,而对于新晋股东来说,则是名副其实的突击入股。

令人疑惑的是,确成硅化与九鼎系旗下公司嘉兴永泽九鼎、苏州永乐九鼎投和苏州昆吾九鼎亦存在“其他合同纠纷问题”。

据了解,2014年,确成硅化因九鼎系旗下三家公司违反保密协议,构成对其商业秘密的侵犯,要求对方承担违约金20万元和诉讼费。经过双方多次上诉及法院调解,最终原告确成硅化于2015年3月6日向受理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那么,确成硅化是否存在代持?是否与机构投资者存在对赌协议?股东中是否还存在“三类股东”?与九鼎系旗下三家公司的法律纠纷未来是否会对其IPO进程以及股权产生影响?

为此,《投资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并发送采访函至确成硅化董秘办,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行业萎缩募资来补血

作为世界上主要的白炭黑生产商之一、中国目前最大沉淀法白炭黑生产商,确成硅化在众多标签之下,却不得不面对其所在行业整体萎缩的态势。

据了解,截至2015年,中国直接从事沉淀法二氧化硅生产的厂家为52家,总生产能力约199万吨,实际产量约为126.5万吨,产能利用率仅为63.57%。

确成硅化亦面临同样的境况。据了解,该公司白炭黑产能为21万吨,2014年至2016年(下称“报告期内”)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8.04%、64.46%和73.96%。

不仅如此,“十二五”期间,该行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的数量均呈下降趋势,确成硅化的持续盈利能力同样承受考验。

招股书显示,确成硅化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收6.12亿元、7.22亿元和8.0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98亿元、1.12亿元和1.87亿元。营收利润逐年增长的过程中,海外业务比重增加起到关键作用。报告期内,该公司海外销售收入占其主营收入比分别达到34.82%、36.53%、45.40%。

这一数据的增长间接反映出国内市场行情的低迷,但过度依赖海外业务则需面临人民币汇率浮动所带来业绩的起伏不定。据记者了解,报告期内,该公司汇兑损益分别为-2370.47万元、-446.20万元和129.71万元。

确成硅化表示,如果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升值或贬值,将会对公司出口业务收入造成影响,从而影响其持续盈利能力。

然而在此状况下,该公司却计划将3.7亿元,占总额79.4%的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如此高比例的资金并未用于主营业务,难道真的是钱紧吗?

实际上,该公司逆势增长的业绩并未给其带来资金短缺的麻烦。相反,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阙伟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陈小燕则向公司累计拆借资金达7485.75万元。而该夫妇二人实际控制华威国际作为确成硅化控股股东,短期内两次减持502万股,亦因违规减持于2016年8月29日收到股转系统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如此看来,急需“补血”的恐怕不仅仅只有九鼎系。

除此之外,该公司招股书中亦多次出现同一财务数据表格内字体不一致的现象,如此不严谨的态度亦将成为其IPO之路的减分项。

(责任编辑:DF120)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新媒体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湖北广电:合计中标约1.68亿元智慧城市项目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