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扇贝死亡劫 “海底银行”遭透支

獐子岛扇贝死亡劫 “海底银行”遭透支

一周来,这座位于黄海的小岛被“探求真相”的人们打破了寂静,这都源于上市公司獐子岛五年内三次发生的虾夷扇贝存货“异常”事件。社会公众的关注也将獐子岛再次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探访獐子岛,围绕“扇贝死亡”真相,各方说法仍然是“迷雾重重”。不过,也有岛民表示,由于过度养殖和耙网方式,近年来獐子岛海底生态严重破坏,海底牧场变身海底“墓场”。

獐子岛11月19日晚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有关专家针对今年11月初长海县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判断为近期死亡。公司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

“黑天鹅”频发居民淡然

獐子岛位于大连市长山群岛的最南端,这里水质优良、水温适宜、养料丰富,是虾夷扇贝理想的生存牧场。因此,獐子岛有着“黄海明珠”“海底银行”等称号。

就在“双11”当晚,獐子岛用一则重磅公告搅动了资本市场,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獐子岛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个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这意味着獐子岛面临部分海域底播虾夷扇贝绝收的窘境。值得注意的是,獐子岛在公告中一再强调底播扇贝是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的,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

自2014年“冷水团”事件后,一次次的黑天鹅事件消耗着这家上市公司的信用。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直言,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给公司带来大额损失的同时,也带来了信任危机,压力不小。

而岛上的居民倒显得很淡然,“我们都习惯了,它们不总是死嘛!”一家海鲜烧烤店的老板说。

熟悉獐子岛的人都知道,集体所有制使得獐子岛的居民也是獐子岛公司的股东,公司业绩好坏直接与岛民利益休戚相关。

以前,獐子岛公司都会为岛民发放分红和生活补贴,但“已经好几年没发了”,出租车司机经师傅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岛上实地调研的两天中,通过对獐子岛公司员工、岛上居民等群体采访后发现,大家对此次事件的质疑集中在以下几点:公司有没有按计划使用足够的钱购买扇贝苗特别是质量高的扇贝苗;是否存在过度捕捞;耙网捕捞对海底生态环境的破坏程度;獐子岛管理漏洞等问题。

11月17日中午,在獐子岛贝类加工中心附近的码头,一名刚下船的中年男子说,这几年自己一直参与过獐子岛的投苗作业,今年是十月份投的苗,而且投下的苗的确是真的扇贝苗。

不远处,记者看到了一大堆扇贝壳,“这里有之前死了很久的,也有这两天刚运过来的。你看内壳是白色的大多就是刚刚死的。”一位李姓渔民说。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走访中还发现,今年的扇贝价格涨价较明显。獐子岛镇沙包街上的一家水产店老板李丽(化名)说,“今年的扇贝价格高,从公司(獐子岛)拿货的话一斤36元到38元,价格要比往年高,往年32元到34元左右。”

当地养殖场的工作人员说,2018年受水温的影响,扇贝苗的养殖成活率对比近几年要差一些。还有渔民表示,扇贝苗其实每年都在投,但在断了一段时间之后,培育周期就被破坏了,之前的窟窿需要很长的周期才能去弥补。

值得注意的是,有岛民称,相邻的海洋岛区域没有发生像獐子岛这种大规模的虾夷扇贝死亡现象。

此次獐子岛抽检专家组成员、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教授慕永通称,“根据掌握的信息,靠近他们(獐子岛)的海洋岛的一位企业负责人和一家私人企业反映,在獐子岛发生虾夷扇贝大面积死亡事件后,他们也进行了抽测,也有类似情况。”

此外,另有一名11月16日在专家组抽测船上的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专家现场初步认定抽测捕捞上来的扇贝活着的和死亡的是同一区域的同一批苗。

对此,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及獐子岛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核实,对方以不方便透露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据媒体报道,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俊11月18日表示,专家组调查结果已经上报,并称“结果就是死亡是肯定的,大部分都死亡,而且确实是这段时间发生的。死亡原因相对比较复杂,还需要进一步去研究。”不过,11月19日下午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又对媒体表示,獐子岛事件在等结论,李俊现在是二级巡视员,不能代表局里发言。

“风”起獐子岛

11月14日晚獐子岛公布了最终抽测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根据各个小区抽测数据看,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五个区位(不包含11月份正在采捕作业生产的1万亩区域)的平均亩产5.66公斤,其中最高区域亩产12.64公斤,最低区域亩产为0.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十个区位的平均亩产4.17公斤,其中最高区域亩产44.33公斤,最低区域亩产0.01公斤。这意味着獐子岛要面临着部分海域底播虾夷扇贝绝收的窘境。

之所以社会公众对獐子岛事件如此关注,与之前发生的两次虾夷扇贝存货“异常”的黑天鹅事件不无关系。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称,公司遭遇北黄海异常冷水团,100余万亩海洋牧场绝收,上演了“扇贝跑路”1.0版,震惊舆论。公司当年巨亏11.89亿元。

2018年1月,獐子岛上演“扇贝饿死”2.0版。獐子岛称,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短缺,加之海水温度异常,大量扇贝饿死。当年业绩变脸,公司巨亏7.23亿元。

连续两次扇贝“遭灾”,挑动着公众的神经。此后,中国证监会宣布对獐子岛立案调查。

今年7月,中国证监会公布最终调查结果,认定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公司披露的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和《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内容“已经严重失实”。

在此次“扇贝自然死亡”3.0版后,深交所也两次闪电下发关注函,要求獐子岛对底播虾夷扇贝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形等事项做出说明。

獐子岛11月19日晚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公司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鉴于专家尚未确定此次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为关闭风险敞口,公司决定压缩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至每年不超过10万亩。

海底生态遭破坏

有着一米九几身高的吴迪(化名)是獐子岛土生土长的岛民。

当和记者聊到獐子岛扇贝死亡事件时,他说百分之百是因为海洋环境给破坏了。据吴迪介绍,“之前离乌蟒岛很近的一片海域成为了扇贝死亡区,扇贝壳上全是小虫。以前一艘船出海一次捞上来几百万只扇贝很轻松,现在一艘船一天只能拉回来几大箱子的扇贝。”

獐子岛在年报中提及,公司建立的海洋牧场覆盖海域面积为231万亩,其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为业内最大,是其主要的利润来源。公司实行底播扇贝,这种养殖方式是指将扇贝苗养殖到一定阶段,再投入底质坚硬、淤沙较少的海底生长。有渔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耙网是现阶段捕捞的主要方式,捕捞时,捕捞网在海底拖拉,严重破坏了海底生态。

华中农业大学水产学院教授沈建忠表示,过度养殖和耙网方式会弄坏底质,肯定对海底生态环境造成影响。耙网过后,就要看看有无其它生物和底下着生的生物被搅起来,或者把不好的东西释放了出来,这都可能造成环境变化。

对于过度养殖问题,吴厚刚表示,“公司确实存在这方面问题。随着这几年发生的虾夷扇贝大比例死亡事件,公司也在逐步减少海域规模,减少虾夷扇贝的养殖量,缓解海洋牧场养殖压力。这次事件前,公司2017年和2018年底播的扇贝长势情况是良好的。根据它的长势情况,我认为不存在底质和基本的生态遭到破坏的问题。”

不过,吴迪感叹:“‘海底银行’已经不复存在了,当年的‘海底牧场’已经变成了‘海底墓场’”。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DF52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锐科技自媒体博客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guandian/2019/1120/274933.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