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4月20日,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国际”)宣布,对子公司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失去控制。消息公布后,迅速引发多方关注,腾邦国际于4月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4月20日,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国际”)宣布,对子公司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失去控制。消息公布后,迅速引发多方关注,腾邦国际于4月21日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喜游国旅成立于1997年,主营出境旅游,腾邦国际实控权变更事件的主角之一史进,正是喜游国旅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2015年,腾邦国际宣布以8.8亿元的价格,向史进控制的喜游投资收购喜游国旅55%的股权,但随后收购计划生变,改由腾邦国际在2016年-2018年间分三次陆续完成收购,最终持股78.99%。

        2020年4月20日,腾邦国际宣布,因喜游国旅拒绝配合腾邦国际及年审会计师对其2019年度财务报表的现场审计工作,将喜游国旅判断为失控。公告中,腾邦国际不仅不再将喜游国旅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并对喜游国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4.2亿元。

        公告发布后,新京报对此进行了跟踪报道。4月22日,一位名为史玲,自称史进姐姐、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的人士联系本报记者,并提供了腾邦国际相关人员聘任资料扫描件佐证身份。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腾邦国际关于财务部、资金部人员聘任、组织架构调整、职责划分和人员划拨的通知,其中写明“聘史玲为资金部总经理”。图/受访者提供

        在采访中,史玲否认了喜游国旅失控的说法,并指出喜游国旅财务总监系腾邦国际派遣,并且腾邦国际金融业务存在“造假”嫌疑、计划通过喜游国旅失控一事“撇账”等。据了解,腾邦国际金融业务主要包括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易行”)等,一度成为腾邦国际重要的净利润来源。

        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多次致电腾邦国际,并向腾邦国际发送了采访邮件。截至发稿,腾邦国际电话始终无法接通,也未回复。

        史玲:喜游国旅失控不属实

        新京报:据腾邦国际4月20日公告,腾邦国际对外宣布喜游国旅失控,此事是否属实?

        史玲:不存在失控一说。喜游国旅的财务总监是由腾邦国际派遣的,一直管理着喜游国旅的财务。以往的审计,都是由这名财务总监配合上市公司做的。我们原本与腾邦国际在同一栋楼里办公,后于2019年9月搬了出来,而这名财务总监并未跟我们一起离开。

        我们搬出来时,只是人走了,通俗一点说就是“净身出户”。喜游国旅的财务系统使用的都是腾邦国际的,财务报表、账册、电脑文件都在原本的办公楼里,都在腾邦国际手中,不在我们手上,我们也没有把它拿走,直到现在也还是被上市公司管着的。同时,去年9月搬出来后,喜游国旅也处于停摆状态,没有什么“后续又产生了新业务、产生了新的财务数据,所以没法做全年审计”的说法。相关资料和账户都在腾邦国际手中,他们完全可以自行审计,没有理由说做不了。

        新京报:在公告中,腾邦国际就喜游国旅2019年度财务审计工作,曾经多次与喜游国旅以及喜游国旅的董事长史进联系,但喜游国旅始终没有给出回应。这是怎么回事呢?

        史玲:腾邦国际把面上的工作都做足了,召集你来开会、又给你发审计通知,但实际的事情却没有做。腾邦国际只是发了通知,并没有说哪一笔业务、哪一笔款需要确认。

        新京报:也就是说,腾邦国际方面只是通知,但是并没有人来做实际的工作?

        史玲:对。

        新京报:腾邦国际没有人来做实际工作,那么喜游国旅方面有主动去沟通询问吗?

        史玲:我们也没有。因为所有的账册、账本都在腾邦国际手上,他们完全可以把账册调出来让我们确认,但是他们也没有做这个动作。我们手中没有任何财务资料,不知道要怎么配合。

        新京报:腾邦国际4月20日的公告提及,在3月18日的现场商讨中,史进明确表示无法配合审计、喜游国旅已不具备审计条件无法审计,喜游国旅财务人员也随即退出审计小组。这是怎么回事呢?

        史玲:首先,我们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审计小组。第二,史进说的是指,只要你拿过来的文件,我认为是合规的、真实的,那么我会配合你。如果你拿过来的东西不真实,况且账册已被拿走半年有余,我现在不知道你会不会对账册添加一些虚假的东西,如果这样的话,我是不可能配合你去签字盖章的。

        涉嫌财务“造假”?腾邦国际身陷迷雾

        新京报:那么腾邦国际为什么要宣布喜游国旅失控?

        史玲: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腾邦国际2019年的审计基本上是做不下去的。现在各个监管部门已经在关注腾邦国际的相关情况了,如果腾邦国际继续造假,就要背很大的责任;但若腾邦国际不造假,那么腾邦国际之前的问题就解释不清,之前做的财务审计就说不清。腾邦国际利用喜游国旅变成失控企业这件事,可以在里面“撇账”。这是我的看法,也是我们如实跟有关部门反馈的信息。

        新京报:你提到的腾邦国际“造假”是指?

        史玲:腾邦国际的金融业务,即所谓的小额贷业务,这近30亿元的业务基本上都是假的,实实在在的业务只有5000多万。如果正常上市公司有这么大的一个业务量,那么利息收入都已经够支撑收益的了。但是他们的利息收入是虚假的,用自身公司的流水冲出来的。好比说我身上有100万元,但是这个月的账上应该要有2000万元的利息收入了,那么就用这手上的100万元,在账目上走,走出个2000万元来。按账上实际显示,好像有了2000万元收入进来了,但实际根本没有这个钱。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付款计划小组”聊天记录影印件。史玲称,聊天记录中提及的“用120万倒融易行的本金”等话,主要是因融易行的业务是虚构的,但手续是全的,根据合同规定,到约定日期后便需要倒一笔利息进账。图中所提及的方式,就是所谓的“倒本金”或者“倒利息”。图/受访人提供

        新京报:目前喜游国旅和腾邦国际之间是什么关系?

        史玲:喜游国旅本身是被上市公司腾邦国际收购的,但是收购的义务他们并没有完成,钱从账面上看好像是给了,实际又被拿走了。对方支付收购款项后,又以借款的名义,把钱从账上转走了。这个是2018年第一次付款时发生的事情。当时我们没办法,只能让他们写了一个借款合同。其实腾邦国际都没给过钱,所谓的给钱全是用雷同的名义被拿走了。

        新京报:2016年和2017年时,腾邦国际对喜游国旅的投资也是这个情况吗?

        史玲:对。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该说明书及下图付款凭证显示,在2018年6月19日,腾邦国际财务总监顾勇取走喜游投资网银U盾,交于腾邦国际资金主管黄泽妙。喜游投资分别于2018年6月20日和6月21日收到腾邦国际合计约1.7亿元的收购款,黄泽妙分别于6月20日和6月21日合计从喜游投资银行账户转出1.11亿元至腾邦集团有限公司。 图/受访者提供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图/受访者提供

反转了?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否认喜游国旅失控

        图/受访者提供

《》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于斌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哈药净利下滑超8成 曾经的药企一哥“增长药方”在哪?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