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望布艺IPO:关联企业“莫名”注销  收入依赖美国市场 疫情或致业绩大降

        《电鳗财经》文 / 李炳瑶         近日,众望布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望布艺)IPO成功过会。招股书显示,众望布艺的主营业务为中高档装饰面料及制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

众望布艺IPO:关联企业“莫名”注销  收入依赖美国市场 疫情或致业绩大降

        《电鳗财经》文 / 李炳瑶

        近日,众望布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望布艺)IPO成功过会。招股书显示,众望布艺的主营业务为中高档装饰面料及制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装饰面料和沙发套,产品目前主要应用于沙发、座椅抱枕等领域。

        在阅读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时,《电鳗财经》了解到,众望布艺的众多关联公司已“莫名”注销,其中包括该公司曾经的第四大供应商。此外,众望布艺对外协厂商依赖严重,甚至一些非常重要的工序需要外协厂商来完成,这给该公司的生产安全带来了一定的隐患。

        此外,报告期内,众望布艺的境外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4.33%、75.99%和79.83%,销售比较集中,未来容易受汇率波动的影响。而且,更值得警惕的是,众望布艺的70%的海外销售依赖美国市场,在目前新冠疫情在美国肆虐的情况下,美国市场的需求随着该国经济的衰退而必然下滑,这将是众望布艺未来需要面对的棘手问题。

        最后,我们注意到,众望布艺的设备比较陈旧,在该公司主要生产设备中,剑杆织机、纬纱调整仪、泡沫涂层机的成新率低于20%,整经机、定型机、柔软整理机的成新率低于30%。而在该公司的新建项目中,其账面价值与公司所描述的投入差距较大。

        供应商“莫名”注销 重要生产依赖外协厂商

        我们注意到,在众望布艺提交了首发申请文件后,证监会曾在反馈意见中提问,众望布艺的过往关联方中有8家企业已注销。证监会要求说明企业注销的原因,关联企业注销后资产、业务、人员的去向,是否存在为发行人承担成本、费用或调节利润的情形。

        另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在该公司的前五名供应商中也存在这一现象。2016年绍兴物畅化纤有限公司是众望布艺的第四大供应商,而目前这家公司也是注销状态。资料显示,这家公司2015年才成立,第二年即成为众望布艺的第四大供应商,此后仅仅运作了几年,就注销,确实有点儿让投资者产生质疑。

        此外,我们注意到,众望布艺对外协厂商依赖严重。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众望布艺的部分特定工序由外协厂商完成,尤其是,其中染色工序完全由外协厂商完成,退浆、烧毛、匹染、阻燃等特定工序不少也由外协产商加工完成,这些都是纺织品印染与后整理的重要工序,外协厂商数量由2017年的48家增加到2019年的73家。这些重要工序依赖外协是否安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众望布艺长期向天奇印染采购印染、后整理工艺,2017年到2019年,向天奇印染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409.95万元、1636.23万元、1776.38万元。天奇印染也从2018年起就成为了公司第一大外协供应商。

        外销收入过于集中 汇率波动影响大

        事实上,除了生产对外协厂商依赖严重外,在销售方面,众望布艺对海外销售依赖较大,因此受汇率影响较大。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境外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4.33%、75.99%和79.83%,结算货款主要以美元为主,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大幅波动,可能会对该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影响。

        如果假定人民币收入、外币收入、生产成本及其他因素保持不变,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变动对该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较大。

        有业内人士测算,以2019年为例,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贬值1%,该公司利润总额降幅为3.21%,公司经营业绩对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变动较为敏感。若未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波动,将对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因此公司存在一定的汇率波动风险。

        除了对海外销售依赖较大外,众望布艺的销售收入比较集中。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金额分别为17,434.49万元、23,044.04万元和28,199.93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4.78%、54.23%和57.74%。公司产品主要面向国际知名家具制造企业,目前公司客户主要有Ashley、 La-z-boy、Flexsteel、Klaussner、Craftmaster、Jackson、United Furniture、Bernhardt、 Southern Motion 和 Albany 等。

        事实上,我们注意到,虽然众望布艺已经与上述客户建立了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但如果公司未来在产品上无法满足客户要求或者上述主要客户受宏观经济环境、进出口贸易政策、自身经营状况等因素影响而导致与公司的业务合作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对公司产品的销售及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对美国市场依赖严重 疫情对后续需求影响大

        除了大部分收入来自海外,众望布艺对美国市场依赖巨大。招股书显示,在海外销售中,众望布艺销往美国的金额占比达33%,销往越南、墨西哥的金额占比达44%。然而,事实上,众望布艺的主要客户Ashley、La-z-boy在越南、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开设的自有工厂或指定代工厂,这些工厂购买众望布艺的产品,然后销往美国。因此越南和墨西哥仅是一个“中转站”,最终目的地仍是美国。

        另外,招股书显示,众望布艺的前五大客户中美国企业独占4家,销售额占比高达51.28%。因此众望无疑最终销往美国的金额占比很可能在70%以上。可以说,众望布艺的销售业绩与美国民众的消费情况直接息息相关。

        然而,从今年3月份以来,美国一直成为新冠疫情的“重灾区”,目前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新冠状病毒的肆虐让美国的经济很快陷入衰退。

        美国经济的衰退必将导致家具制造业遭受重创,美国家具制造商很可能会削减产能,众望布艺来自美国的订单量将急剧减少,这对深度依赖美国家具厂商订单的众望布艺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于此同时,国内的布艺行业的前景也难言乐观。装饰面料、沙发套和沙发的销量与当年新增商品房的数量紧密相关。

        国内的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在2016年见顶,随后经历两年的低速增长期,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商品房销售面积达到17.15亿平方米,比上年下降0.1%。中国城市化率已在2019年接近60%,未来提升速度必然下滑,预计未来十年中国新房销售面积会呈现微跌的趋势。

        新房销售面积的下滑必然会对沙发、装饰面料和布艺沙发套产生负面影响。因此众望布艺也很难在国内市场弥补业绩,另外,加上国内布艺中小产商众多,同质化竞争激烈,众望布艺很难在国内市场取得突破。

        设备陈旧 新项目投入大 账面价值低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众望布艺的总资产为4.48亿元。其中在该公司主要生产设备中,剑杆织机、纬纱调整仪、泡沫涂层机的成新率低于20%,整经机、定型机、柔软整理机的成新率低于30%,这些生产设备的账面原值1.1亿元。总体看该公司设备成新率较低,因此新增的产能项目对众望布艺的产品生产还是较为重要的,目前已提前开工建设。

        本次IPO,众望布艺计划融资5.02亿元,募集资金主要投向年产1500平米高档装饰面料项目(4.68亿元)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0.34亿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众望布艺已投入1.04亿元用于上述第一个项目。众望布艺在招股书中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全部完成后,该公司预计每年将新增销售收入3.98亿元,年新增利润总额1.06亿元。然而,上述数据却与该公司在建工程的数字不匹配。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众望布艺的在建工程资产为46.5万元。到了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的在建工程就增长到了5326.96万元。其中,年产1500万米高档装饰面料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账面价值已经达到了3961.86万元,在在建工程中的占比达到74.37%。上述数据与该公司所说的,已投入的1.04亿元,差异明显。

        由此可见,众望布艺已投入1.04亿元,然而,反映在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却只有3961.86万元。为何减值如此之多?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网络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都是并购惹的祸!信邦制药业绩预减超六成 亏损子公司已“甩卖”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