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姓家奴”美团心中的大梦想

纵观互联网,我们发现,历史总是雷同的,我们今天讲讲美团的故事。

“三姓家奴”美团心中的大梦想

文 | 景辰

最近《军师联盟》热播,视角独特,以曹魏视角切入,从司马懿的个人形象,从家庭到朝堂展现了一个更加立体的三国,而此前读《三国演义》的时候印象最深刻的情节便是三英战吕布,而这个情节里最关键的一句话便是:

“三姓家奴”美团心中的大梦想

吕布原本姓吕,后来拜丁原作义父,原则上已经算是改姓丁,丁原待他不薄,倚为股肱,然而,吕布却见利忘义、寡情负恩。董卓用了一匹日行千里的赤兔马,一千两黄金、数十颗明珠、一条玉带便令吕布动了心,杀了丁原,取其首级,投降董卓,拜为义父,原则上已经算是改姓董了,所以称之为“三姓家奴”以为羞辱。

本来吕布打得还很带劲,但是一听此句,弃了眼前的公孙瓒不管,便战张飞,这里是很好理解的,乱世出英雄,吕布本来在乱世中如鱼得水混得还是不错的,但是张飞爆的这个大黑料,犹如晴天一个大霹雳砸在吕布头上,就像被人扯去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又把伤疤揭去,在伤口上又撒上盐,但是“三姓家奴”这四个字如同鬼魅,直到吕布命丧白门楼,也不曾脱掉,最终跟随他饮恨黄泉。

互联网界的“三姓家奴”

纵观互联网,我们发现,历史总是雷同的,我们今天讲讲美团的故事。

人家说吃人嘴短,还好我一直在用业务体系更专注的饿了么,那么下面讲起来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首先我们看一下美团的融资历程:

“三姓家奴”美团心中的大梦想

2011 年,拉手网和窝窝团分别获得巨额投资,估值激增,而彼时的美团在市场份额上根本挤不进前三,但四处寻找投资的王兴却屡遭挫折,因此,可以说2011年在和阿里谈融资时候的美团几乎毫无谈判权,签了一份让阿里兼具战略和财务考虑的投资协议也是实属无奈。

但有时候,拿了巨头的钱,也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2014年3月8日,阿里巴巴推出“手机淘宝生活节”,期望将妇女节打造成线下消费的双11。本来阿里巴巴早在2011年就投资了美团,阿里拓展线下服务业的计划完全可以通过美团来实现,但事实是,美团拒绝成为阿里的战略棋子。

俗话说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万万没想到,在拿到阿里战略兼财务投资后不到短短两年时间,头发越来越少的王兴就开始在付款页面隐藏支付宝的选项,可以说是开始和支付宝划清界限。

不知道王兴当初在决定接受阿里投资的时候,是否有过利用阿里的资源壮大美团的想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很快就发现,有了私心的美团不但得不到阿里的资源,甚至更糟的是,在自己的董事会里安置了最大竞争对手的卧底。

阿里心里憋屈,本来是自己救了美团于水火,千团大战中,本来美团已经快被拉手、窝窝干翻了,是阿里硬是用一口及时奶把濒死的美团给救了回来,被这般对待,马云如何能不生气,毕竟当年私有化支付宝时候也是这么干的,玩鹰的被啄了眼,但马云没有打掉牙往肚里咽。意识到问题的阿里则立刻转头去投了饿了么,并且和蚂蚁金服再投入60亿,由蔡崇信亲自掌帅,复活口碑网,重推淘点点。几乎都是直接瞄准美团开火。

这可能是美团所遇到的最糟的战略投资,直到2016年初,阿里宣布出售全部美团股份,才算结束了这段让王兴后悔不已、痛苦不已的关系。

不同于吕布的任劳任怨、甘受骂名,在业内普遍将美团划入阿里系的时候,或许只有美团才最清楚,美团从来都没想过成为阿里系。

2015年11月2号,腾讯10亿美金入股美团点评,到今天,人人都视美团为腾讯系。

但是,好像美团也没把自己当作是腾讯系。

2016年2月,美团不像京东一样痛快地融入腾讯生态圈,上线了自己的在线支付功能,因为没有支付牌照,结果被举报了非法,不能做支付功能。

2016年9月,在腾讯的羽翼下已经滋滋润润地活了1年的王兴又坐不住了,拿着腾讯给的钱对“钱袋宝”进行了全资收购,一掷13亿为的就是买一张支付牌照,你自己要做支付了,微信支付咋办?结果腾讯的股价开始五连跌,感觉就像是狠狠地挨了一闷棍,又被抽了几个大嘴巴子。当然腾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经过了何种磋商咱们不知道,但是现在美团里微信支付是排在第一位的。

2016年10月,脉脉上传出美团将进行第3次裁员,把三四线自营城市全部变成代理商,变相裁员2万多人的消息。到了2016年12月的时候,美团又琢磨着自己不能经济独立就没办法赚钱,翅膀就硬不起来啊。于是乎再次偷偷摸摸捣鼓出了个ERP软件,想给加盟店倒腾点专用管理软件,既赚佣金,又赚点软件服务费,结果……还是失败了。

几次三番想出逃腾讯,结果确实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投入腾讯的怀抱,并求腾讯给开了微信二级页面入口的版图,绕了一个大圈,又想在支付上另起炉灶,又不想受制于人,在格局稳定的互联网局势下,王兴终于还是弹尽粮绝,只好选择再次翘起屁股,重新摆好姿势。

美团心中的大梦想

美团始终希望“卖艺不卖身”,坚持做一个立牌坊的失足服务工作者,这是因为美团有自己的大梦想,美团要想建立自己的互联网帝国。

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等于自己的命门掌握在他人手中,一切都是空谈。自有支付功能上线之前,美团点评除了每年要缴纳腾讯高昂的通道费用以外,资金的流向与支付数据等能够分析用户消费行为的数据,同样并不在自己手中。这对于心气甚高的王兴来说,根本不能接受。

经历了饭否、校内等等一系列的败,标榜着自己“九败一胜”的王兴,对自己这“一胜”一直寄予厚望,他个人曾多次在公众场合说美团会成为下一个巨头,会成为BAT外的互联网第四级。

本月初的时候,美团的王兴和携程的梁建章有一场争论。

王兴认为美团必须坚持目前的多元化扩张状态,“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因为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而梁建章认为,企业的发展越来越依赖创新,而不是规模,专业化是历史趋势,专业化才能孕育创新。

听梁建章的演讲,既无学究气,也没有鸡汤味儿。讲问题就是讲问题,世界观和方法论很实际,你甚至都很难觉察到他的情绪变化。相形之下,王兴就显得有些学生气了。他一开口,你就能大概知道他最近又读了什么书,讲话的东西多是书里的东西现学现卖。

这场争论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但在我看来,互联网行业的多元化,有着明显的早期的、粗放的、野蛮的特点,是这个快速发展形成中行业在初期不可避免的无序带来的结果,但是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秩序已经建立,专业已经形成,继续干浑水摸鱼、军阀混战这种事,对行业就不再有任何建设性了。

相对来讲,梁建章提到的专业化和创新才是未来互联网企业发展的趋势,虽然携程可能在专业化和创新性上还有提升的空间,但不可否认,梁建章的观点是对的。

美团购模式本身就已经面临巨大的问题了,美团前期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靠的是巨量的补贴,店家在不损失的情况下搞促销,让利给客户,客户尝到了甜头自然去,但是补贴停止后自然又回到原来的状态,而且,古有店大欺客之说,美团和点评合并后,逐步形成店大之势,小商铺苦不堪言,相信大家基本都有这样的经历,在你吃饭买单要团购的时候老板一般都会主动说一句别团购了,我直接给你按团购价走就得了。

而从业务的角度将,大众点评原来围绕客户点评的业务体系还是非常有价值的,但是合并后点评的人大量被排挤走,而王兴又着重强调业务,虽然从战斗力来说,美团非常强,近年来美团四处攻城略地、开疆拓土,也都证明着这种看似无往不胜的超强战斗力。但王兴自己也很清楚,在美团进入的每个领域,目前还只是建立了一些浅层次的连接,而这种很浅的连接长远看是没有价值的;可是同时他又相信,美团可以一边进入越来越多的领域,一边把每个进入的领域的连接都能做深做厚,为不同领域的实体店提供最专业的商业软件。

游击战、麻雀战听起来都是很鼓舞人心和士气的,但是真正阵地战起来之后靠这些是不足以撼动正规军的飞机大炮的。

如果在专注、创新和疯狂扩展上选择了浅尝辄止的后者,BATM的梦想,在对现状真正有所改观之前,终究只会是个大梦想。

我个人觉得王兴应该先把美团的业务专业化,有一个强有力的支柱,把支柱做赚钱了,再和巨头说“友尽”也不迟,现在在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在业界重复落得“农夫与蛇”的把柄和口实,着实令人尴尬。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王兴说他个人不太喜欢敌人这个说法,他更愿意说是——同行公司,而朋友则是能合作的公司。在被追问到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时,王兴答道:“腾讯。同时它也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股东。”

也就是说美团是一个既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的公司,只有同行公司和重要股东,并且最终都会变成同行公司。

王兴对美团的期望,是成为第三产业的阿里巴巴,虽然他对阿里不是那么的友善。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个使命之下,凡是最终要发生的,阿里巴巴都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了。

美团的公司使命是“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在这个使命之下,美团认为凡是最终要发生的,也会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你看最近美团不都已经开始涉足网约车领域了吗,且不说不能美团不能提供选择车型等现在网约车的标配服务,单单说连网约车的牌照都还没有拿到,这也是really尴尬的事情了。

现在的王兴,越来越有蒙眼狂奔的意思了。

去年,王兴多次在公开场合阐述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不但得到一众互联网大佬的响应,还被正式纳入新华社的官方新语,直接导致“下半场”开始在媒体上泛滥。

一年过去了,现在不得不多问几句。

美团的下半场到底开始了吗?

下半场是和谁踢的,几比几了?

下半场换战术和队形了吗?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