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会否成为创新枷锁 吉利诉威马将走向何处?

【编者按】新造车势力如火如荼背后也是刀光

【编者按】新造车势力如火如荼背后也是刀光剑影,吉利起诉威马侵犯知识产权并索赔21亿可以说创下了行业纪录。这已经是国内汽车产业知识产权纠纷索赔金额最高的诉讼案件,该案将于今天(9月17日)在上海高院开庭审理,引发行业各界的强烈关注!其实对这件事情的真相或者说事实,我们觉得还是交给法院去判决,但这件事情的发生和背景,却更值得大家去参考和评论。毕竟在当下时节,知识产权保护已经在特朗普推动下成为一个国际大棒,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甚至说出了“美国都没做出来,我们去哪去偷美国的技术。”这样的无奈话语。所以知识产权保护现状有没有被滥用?知识产权官司的导向又会去何方呢?这可能是更多创业公司所关心的问题。

创始人的前东家原罪

吉利诉威马的核心是吉利认为威马侵害其商业秘密,这里有没有具体的实锤我们不清楚,但是确实有一个瓜田李下的理由,威马汽车的创始人沈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兼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威马汽车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焕新,此前曾在沃尔沃主导新能源技术等领域。而除了这二人之外,似乎还有多名核心员工均有在吉利汽车任职的经历。这似乎已经具有了一个确凿的理由,本质上就成为了前东家对前员工的发难。

这种事情其实并不罕见,比如网易就对前员工一直不太友好,曾在前员工徐波创业公司IPO之前选择起诉来影响IPO进程,而网易另一位前员工唐岩的脉脉上市前,也遭到网易公开信的指责,内容包括在职创业牟利、利用职务之便为妻子输送利益以及行为不检被拘留三宗罪,引发行业哗变。不过另一位网易的前员工魏剑鸿就没那么好运了,刚拿到腾讯的1.5亿投资创业,就直接被警察抓捕,理由同样是侵犯了网易的商业机密。而除了网易之外,腾讯、百度等巨头,也都有拿前员工开刀的案例,理由也大抵如此。所以说,前员工创业真的需谨慎,商业秘密之类的利剑随时都会砍下来。当然,官司本身的输赢可能并不重要,拖黄你的IPO或者创业公司,才是真正的目的所在。

回到吉利和威马诉讼的案件上来,我觉得起诉本身也并不是核心关键,毕竟知识产权类的案件取证和审理的周期都非常漫长,而结果更是大多雷声大雨点小,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2017年间,在法院审判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原告败诉率高达63.19%,原告部分胜诉的案件占27.54%,全部胜诉仅占9.27%。而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在类似侵权损失、获利难以估计的情况下,赔偿酌情在五百万以下确定。而自此法律实施以来,中国法院的最高判赔额也只有3500万元,由此可见,21亿的天价赔偿更多还是噱头。这和网易的几次出手差不多,不管真相如何,先拖慢你的脚步、打击你的声誉,万一公司因此在竞争中掉队,也就不战而胜了。

诉讼战不能阻止新造车发展

对于这个官司本身,威马的态度倒是非常明确,1、威马没有任何侵权行为,2、威马相信并支持法院的判决,3、始终坚信正向研发、自主开发,并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截至2019年6月,威马汽车在设计、技术等领域的专利数量已达1076项。而事实上,威马的发展确实也非常不错,在交付量方面,2019年1-6月累计交付量达8,536辆(上险数),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而8月份威马EX5销售突破2175辆,在8月份造车新势力销量榜单中依旧登顶,这使得威马今年前8月累计销量实现11,324辆,成为造车新势力今年以来首个销量破万的品牌。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抄袭是很难做到市场第一的,因为抄袭是很难超越原作的,威马这么受市场的欢迎,显然还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在里面。另一方面电动车的制造技术门槛远低于普通汽车,尤其是绕开了中国汽车行业发动机制造的短板问题,这才有百花齐放的今天,关于企业秘密的侵权,因为法院也不会公开审理,所以可能还要等到最终的判断出来,我们才能了解真相如何。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场官司对于威马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根据资料显示,吉利与威马的诉讼是在去年提交的,而被爆出的时间却是今年7月,而这一时间节点也正是威马寻求用于技术研发、品牌推广、用户服务及渠道拓展的D轮10亿美元的融资的关键时刻,所以这场官司的事实影响已经形成。

从大背景来看,今年整体汽车行业下滑明显,老牌企业销售压力巨大,加上新造车势力的冲击和分流,对整个市场格局的影响也就更大一些。我相信这不会是这个领域的第一场官司,我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汽车企业之间擦枪走火,当然侵犯知识产权、侵犯商业秘密还会是一个核心的起诉点,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法律纠纷的问题了,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法律商战。这种战法成本低,影响大,赢了可以一劳永逸,输了也已经造成了广泛影响,可以说战术优势非常明显,但显然不值得提倡,毕竟会影响行业的正常进步和发展。

但整个大行业的发展我觉得还是不会被这些小官司所影响的,一家企业只要根基过硬,技术过硬,产品过硬,我想也不会因为一场官司就败走市场。这种官司最终还是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可能大家就是为了出口气,而更多的案例则告诉我们,双方也有可能很快达成和解,以避免后续带来的不可测的连锁反应。毕竟起诉前员工对于自己也是会有影响的,毕竟唇亡齿寒,谁又能保证自己未来不会在行业内跳槽创业呢?

打铁还需自身硬

其实对于威马汽车而言,更大的困难恐怕还是在行业发展本身,而非简单的诉讼胜负。如果电动车本身被消费者所摒弃,那么公司才是真正的会面临失败关闭的风向。这一点我相信威马本身也比较清楚,比如发布了“威马7系轿车”项目,正式进军智能纯电动轿车细分市场,发布用户关怀计划,通过车辆换电升级、动力电池终身质保、未来车辆增换购及转让等服务,从根源解决用户电池衰减与残值焦虑,让电动车可以长久的保持生命力和价值,从而能够更好的在汽车市场上留存和交易。而且,我觉得包括智能技术的进步,自动驾驶的突破,都有可能成为未来智能汽车竞争的胜负手,在这些方面的研发一定万万不能落后。其实新造车势力们从本质上看还是探索更大于积累,过去很多传统造车的经验并无法沿用,更多的还是一个创新驱动的公司。而威马汽车在技术研发、生产智造、商业创新等方面也有非常突出的成绩,特别是由Living Motion三电动能系统、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和Living Engine全车交互智能引擎组成的核心技术矩阵,深受用户好评,我觉得这些更能代表威马的技术实力。

而目前看整个官司还是有非常长的周期要打,律师观点表示“吉利要赢得这场官司,必须向法院提供足够的证据,包括:第一、证明威马汽车的高管从吉利带走的信息和资料属于商业秘密;第二、威马高管带走前述商业秘密资料的行为具有不正当性;第三、证明威马汽车使用、披露或允许他人使用了吉利的商业秘密;第四、证明给吉利造成了损失或证明威马因此获得了利益。”这四个环节的证明我相信会是一个非常冗长的过程,而在结果出来之前,我们更多的还是要顾忌舆论环境劣化对于厂商本身的影响。千万不要最后赢了官司,丢了市场,最后还是失败的。这一点也有赖于整个媒体大环境,只能说希望大家不要以偏概全,静待最终审判结果。如果威马真的有侵权行为,也要用法律来制裁它,而不是舆论来制裁。

从我本身出发,我还是希望整个新造车势力都能更好的发展,推动中国汽车行业的整体升级和进步。这其实会对每个行业玩家都带来好处,希望行业内也能秉持大家一起做大市场而不是相互攻讦的态度,让行业发展的更好,让消费者能够买到更满意的产品。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