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的胜利,是否印证AI之父对模仿游戏的猜想?

近日,alphago的胜利引发大家关于AI的大讨论,人工智能进化出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否有一天终能实现?为了防止在控制人类之前先被人类搞定,它们会不会假装通不过图灵测试呢?而图灵测试的关键又是什么?让我们来听听图灵本人当年是如何解释“模仿游戏”的。

近日,alphago的胜利引发大家关于AI的大讨论,人工智能进化出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否有一天终能实现?为了防止在控制人类之前先被人类搞定,它们会不会假装通不过图灵测试呢?而图灵测试的关键又是什么?让我们来听听图灵本人当年是如何解释“模仿游戏”的。

1950年,图灵先是在《思想》季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计算机器与智能》的学术文章,描述了这一如今众所周知的测试。可能很少人知道的是,他还在1952年受邀参加电台节目,介绍他这套测试的设想。

有趣的是,当初那期节目还差点没录成,倘若如此,我们今天就缺少了一份宝贵的历史资料,来了解他那时候究竟是如何思考的。

故事是这样的:1950年,一个名叫阿奇博尔德·克洛(ArchibaldClow)的BBC制作人在寻找可以上节目的知识精英时,在曼彻斯特跟图灵见了见。当时他对图灵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在写给BBC高管克里斯托弗·霍尔姆(ChristopherHolme)的信中,克洛是如此评价图灵的:“他的思维无疑是活跃的,至于他的口才,我要打个大大的问号。”克洛称,图灵“说起话来明显的犹疑不定”,所以并不推荐他。

而且,克洛还牢骚满腹地说,图灵“似乎不是很愿意谈论《思想》季刊上的那篇论文,我猜那篇文章收到的反响可能并不好,导致他目前过于谨慎。”

谢天谢地的是,霍尔姆知道克洛这个人的眼光并不准……就在那一年前,克洛就不是很推荐宇航员弗雷德·霍伊尔(FredHoyle)上节目,理由是他有一口浓重的约克郡口音。但事实是,霍伊尔的节目红透半边天,是BBC最成功的嘉宾之一——正是他在一次有关宇宙起源的专题节目中创造了“宇宙大爆炸”这个新词。

克洛对图灵的不认可同样引起了霍尔姆的注意:“身为数学逻辑专家的图灵,理应得到充分机会在节目中阐述他的观点,哪怕是为此要录好几次节目。”他在给克洛的回信中写道。霍尔姆并没有如今人那般意识到图灵论文的意义,按照他的理解,“图灵不过是对不久的将来可以实现的成果表达了自己的信心。”但他还是认为,可以通过节目使文章中的思路“为广大听众所理解”。

霍尔姆是对的,后来图灵录制了两次专题讲话,都在BBC电台的“第三套节目”播出,一次是在1951年5月,另一次在1952年1月。

BBC三套开播于二战结束后,旨在满足听众“对严肃艺术和科学无止尽的需求”。按照节目方的说法,这是一个“不顾大众口味而进行的大胆试验”。总而言之,这个频道的定位就是又高又冷。

不过这也恰恰是图灵的电台首秀所需要的平台。而我们应该感激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BBC高管,因为图灵的电台专题讲话为我们窥探他的思维提供了一扇绝佳的窗口。但遗憾的是,这两次节目只有文字资料保留了下来。

图灵的首期节目题为“数字计算机能否思考?”属于一个由早期计算机先驱人物主讲的系列。该系列共分五期,另几位演讲者分别为数学家道格拉斯·哈特里、马克思·纽曼以及电子专家莫里斯·威尔克斯和费雷迪·威廉姆斯。

和图灵一样,这些人的名字都鲜为人知。他们都在战争期间从事高度机密的工作。普通人可能只在报纸杂志关于新型“电子脑”的只言片语中看到过这些科学家的名字。然而,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战胜纳粹过程中,图灵和纽曼的贡献丝毫不亚于丘吉尔麾下的任何一位名将。

所以,这些人能有机会面向英国公众发言,也是再合适不过的。而且幸运的是,图灵并没有辜负霍尔姆对他演讲能力的信心。他的第一场专题讲话的制作人说,图灵的发言“自然而又率直”。

BBC后又邀请他再度上节目,这一次是参与一个题为“我们可不可以说自动计算机器会思考?”的座谈会。另有三名参与者,分别是纽曼、哲学家理查德·布雷斯韦特和神经科医生杰弗里·杰弗逊。

当时普通老百姓对于布莱切利公园那部用来破译纳粹密码的计算机器仍一无所知。但图灵、威尔克斯、威廉姆斯等人在战后参与构建的“电子脑”却广为人知,这要归功于各路报纸媒体对这些超速计算设备的热烈宣传。

这期间,随着有关计算机有无可能发展出智能的争论不断升温,而站在机器这边的几乎只有图灵一人。BBC的那期节目让他有机会将自己的观点传达给“街上的老百姓”。而从文字记录来看,他是很善于沟通的——他尽心尽力地将深奥的道理解释给公众听,而且解释得非常到位。

电影《模仿游戏》将图灵刻画成一个听不懂笑话的人,但他的这期节目显示,他的表达虽然略显生硬,但依不乏幽默感。

1952年的那期广播节目粉碎了现代人有关图灵测试的三个认识误区。

其一,根据很多资料的记述——包括安德鲁·霍奇斯(AndrewHodges)的图灵传记,图灵的目标是给思考下一个可操作的定义。事实上,他在节目中表达了完全相反的意图,他说,“我不想给思考下定义,”并表示,“我不认为对其定义达成一致有任何必要性。”事后接受BBC调查时,有几个听众还抱怨图灵和其他演讲者故意没有给出定义。

第二个认识误区是,图灵预测,会有机器在本世纪初通过这个测试。他在1952年节目上的原话是“至少再过100年”,机器才可能在“不限制任何问题”的情况下通过这一测试。

第三个认识误区是,图灵的测试存在缺陷,因为那些明显不会思考的机器也能通过这项测试——比如计算机只要搜索一个庞大的对话数据库,找出匹配裁判提问的答案即可。但纽曼和图灵在节目中明确表示,像这样的暴力搜索可能要花上“几十亿年”。

计算机“可以使用任何招数来显得更加与人类似”

在节目中,布雷斯韦特、杰弗逊和纽曼颇为识趣地提出了很多问题,引出了有关图灵测试的几个关键点,包括像计算机可以不可以靠撒谎来过关。

对此,图灵表示:“计算机“可以使用任何招数来显得更加与人类似”。它甚至可以假装外国人,借口对当地文化和词汇不够精通来回避尖锐的提问。不久前就有计算机假装成13岁的乌克兰男孩瞒过裁判,但即便如此,这个程序也并没有像媒体炒作的那样通过图灵测试。

讨论期间还提及了其他问题,比如裁判可以问哪些问题。“任何问题都可以,”图灵表示,“而且不是问题也不要紧,不用像法庭上的问题那样必须是严格的提问。”

考虑到计算机不会犯错,它难道不是很容易就能被区分出来吗?其实不是这样。因为正如图灵所说,计算机可以耍花招来避免被发现。无论何种情况,他的观点都是,“计算机并不是完全不会犯错。”图灵深知,计算机也会出现失误。

哪类计算机程序最擅长这种测试?图灵的设想是,一种设置得当的计算机可以从它的调教者和自身经历中学习,就像小孩一样。他称之为“儿童机器”,并提及了自己在这些方面的试验。

计算机会不会因为高度的“非情绪化”而被看出来吗?图灵表示,儿童机器甚至可能会发展出人类般的情感,如果他的预测不假,以后的计算机无需假装也照样能表现出情绪来。

难道电子脑和人脑不是很不一样吗?发言者们都同意,两者确实存在巨大差异,比如记忆存储容量的大小。但图灵认为,电脑未必需要在方方面面都跟人脑类似,才被视为可以思考。

他在节目中说道:“举个极端的例子,大脑组织其实跟浆糊一样粘稠,但这一点并不在我们关心的范围内。”他提出的测试过滤掉了很多跟“计算机能否思考”这一问题无关的差异。

对于图灵的观点,听众有没有买账?最终反响各异,有人评论说“这简直是太难能可贵了”,也有人说“这么有学问的人就这样浪费掉45分钟,实在可惜。”一些听众提出的反对恰恰在图灵的意料之中。这些人表示,思考是“上帝赋予人类的特权”,而计算机“永远只是一堆构造巧妙的金属而已。”然而在BBC调查的听众中,54%的人对这期节目给出了A或A+的评分。

当时的听众可能大部分都没听出来,这些专家是在念预先准备好的讲稿。但录节目的时候,其实四个人都偏离了原来的底稿,图灵的改动最多。幸运的是,它的最终版本——也就是后来被采用的版本,被保存在BBC文字档案中心,那里保存着大量的旧底稿等历史文件。

图灵对底稿的改动集中在类比式学习方面,比如宇宙学就用胀大的气球这个类比来解释宇宙的膨胀。用图灵自己话来讲,让他感兴趣的是,一个类比是如何在大脑中“摇动记忆的铃铛”的。

现在所谓“强化人工智能”的怀疑论者认为,计算机没有“灵光闪现”的能力。而图灵认为,如果科学家可以发现类比思考在人脑中的运作方式,就可以对计算机进行编程,从而做到同样的事情。

在当年那档节目里,图灵传达出来的基本信息是,我们不应该把对计算机的标准定得比人还高,或者跟人存在任何差异。

我们不会为了判断一个人会不会思考而把他的大脑放在显微镜下细瞧——日常互动就足够你作出判断。这正是图灵的一个睿智的观点。

如果你想分辨出一台机器能否思考,不妨与它聊一聊。

全文翻译自《IEEE》“What Turing Himself Said About the Imitation Game”一文。

造就:线下剧院式的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想知道更多关于阿尔法狗的故事么?搜索造就微信号xingshu100或是扫描下方二维码,精彩多多哟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