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男:天才落魄的中年

一千多年前,柳永的词唱遍大街小巷,于是有人说,凡饮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如今,有人说,互联网圈沉沉浮浮,但无人不识李一男。

一千多年前,柳永的词唱遍大街小巷,于是有人说,凡饮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如今,有人说,互联网圈沉沉浮浮,但无人不识李一男。

李一男上一次在公众前露面,是2015年6月1日,在儿童节这一天,这位曾经的天才少年带着他的新作品——一款名为“小牛电动”的两轮电动踏板车,出现在舞台中央,面对台下的忠实拥趸,他带着诚恳和慎重的态度表示,这将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和这个名为“牛电科技”的创业公司一起,天道酬勤,一切归零。

在李一男的号召下,小牛电动在接下来的15天的时间里,共筹集了7200万元资金,几乎创下了国内权益类众筹中募集最快、金额最大的众筹项目。

在这之后,李一男消失了。

李一男的微博停更新停留在2016年的1月22日,其实在2015年6月之后的微博,均为牛电科技的人员在代为管理发布。在2015年6月1日发布会的当天,李一男微博发出这样一条“明天见!6月1日一整天,我将把我的微博转交给负责微博的同事直播……”

去年6月,证监会掀起整肃风暴,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违规减持成为证监会的新一轮打击重点。李一男消失后,坊间曾传言他被带走调查,原因与其在华为任职期间涉及内幕交易有关。而他所在的牛电科技立即辟谣,说他“病得有点重”,目前在美国接受治疗。而真相无从知晓。

200多天的时间过去,李一男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一次,他不再是站在镁光灯下那个怀揣勇气的中年人了。根据财新网的报道,因涉嫌内幕交易罪,46岁的李一男于3月15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检方指控称,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

检方指控称:李一男在2014年4月,通过其妹夫和母亲的股票交易账户,满仓武汉华中数控股份有限公司,成交额达到1148万余元,实际获利508万。他还让其妹妹同期购买该华中数控,成交金额在499万余元,实际获利有236万余元。

检方称,李一男之所以选股精准,是因为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李一男与李晓涛系大学校友,两人也曾在华为公司共事。

李一男当庭否认了检方的指控:“我从未从李晓涛处获取内幕消息。他买卖华中数控股票,与自己一贯的投资风格相符合,且从未暗示妹妹买入这只股票。”

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此时给李一男定罪也为时过早。除了官方披露的信息,别的我们一无所知。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交易获利,发生于其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而不是坊间传言的在华为任职期间。

稍稍让人觉得滑稽又唏嘘的是,根据检方材料,早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就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牛电科技”顶着李一男的巨大光环,在刚刚诞生就将面对夭折的困境时,只好慌称“李一男重病”。

·15岁 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

·26岁 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常务副总裁;

·30岁 北上创办港湾网络;

·38岁 出任百度CTO;

·40岁 加盟中国移动出任12580 CEO;

·41岁 出任金沙江创投合伙人;

·45岁 创办智能电动车公司牛电科技。

回顾李一男的前半生,被无数光环加持的前半生,终于明白,所谓“天才”,无非是一种奇异的光环,注定你的每一次转身、跌倒,都要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完成,从那一刻起,你便失去选择平凡的权力,你已经与荣耀捆绑,只有一次又一次超越,仿佛才得起那些从远处投来的目光。

李一男确实完美的履行了普通人对于“天才”所有的期待,他一直在不停地跳跃、追逐,带着天才的光环不停地交答卷,给职业生涯的每一次转身都打上一个传奇式的印记,成为新的拥趸们前赴后继的标杆。

然而,天才们的智商惊人,情商却堪忧。华为的老员工回忆李一男:“很少对人假以辞色,对其他副总也是态度粗暴,和任正非很相像。”少年得志的李一男并没有因此改掉骄傲和叛逆的行为方式。与视自己为己出的任正非交恶、从老东家挖人,几进几出华为,似乎就暴露出他的短板。

除此之外,技术天才似乎并没有摸准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在百度、12580、金沙江创投的日子,李一男的业绩也乏善可陈。如今被指控内幕交易,无疑印证了尼采那句:恶龙缠斗日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也回以凝视。

有网友说,李一男的光环来自于网上一个天才的传说,刚毕业成为总工,27岁成为华为副总裁等,这些故事都有夸大的成分,运气的因素有,时势造英雄的因素也有。

中年落魄,还可能身陷囹圄,这都只是“天才李一男”的陨落而已,而“中年李一男”的人生,还将继续。路遥远,收拾好行装,或许又是下一个褚橙的故事。

本文系IT爆料汇(ID:baoliaohui )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授权请添加微信(janefeng1993)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