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企业家----《行走》6

【导读】这是一段真实的行走旅程。鬼脚七出家,法号行空,不带分文,托钵乞食,从五台山徒步向峨眉山走。他一路向西,会遇到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事?能否要到吃的,有没有地方睡觉?这个连载,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故事,还有佛法和修行。这是第六篇。在微信taobaoguijiaoqi后台回复“行走”查看所有文章。

【导读】这是一段真实的行走旅程。鬼脚七出家,法号行空,不带分文,托钵乞食,从五台山徒步向峨眉山走。他一路向西,会遇到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事?能否要到吃的,有没有地方睡觉?这个连载,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故事,还有佛法和修行。这是第六篇。在微信taobaoguijiaoqi后台回复“行走”查看所有文章。

一名企业家----《行走》【6】

文/鬼脚七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一名企业家的故事,我行走路上偶遇的一名企业家,后来我们成为了朋友。

0 遇见

当美妞和马哥开车到襄汾接到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美妞和马哥我们都是第一次见,美妞从网上知道我的行走路线,就联系上了海浪,然后接上了我。

我从临汾走到襄汾,大约走了三十公里。背一个三十多斤的包,脚上的泡还没好,走三十公里,差不多快到我的极限了。有人说一天能走50公里,确实可以,当你第二天不准备再走就可以。我准备晚上住侯马,第二天坐车回襄汾接着走。

我们四五个人在马哥的餐馆吃饭,大约晚上七点,进来一个人,大家都叫他吕总。

吕总看上去四十多岁,穿着不起眼,一件黑色的外套,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说话还有些腼腆。听美妞说吕总是她师父,很厉害的,是有名的企业家,钢铁大王,说吕总这两天在北京出差,特地从北京提前回来见我。我跟吕总客气了一下,表示感谢。我问吕总现在主要在做什么,吕总说他在养牛做农业。

1 好为人师

因为我这段时间一直吃素,为了迁就我,大家都吃素食。我们一边吃,一边闲聊。

吕总说话不多,听完我简单讲了我的一些经历后,吕总说:“很羡慕你能放下,要不是事情太多放不下,真想陪你走一个月。”

很多人都说过类似的话,但真的是事情太多么?真的放不下么?我笑了笑说:“吕总,不是你放不下,而是你不想放下。”

吕总看着我,很专注的听着,我接着说:“很多事情没有咱们想象中的那么难,要真的想放下,都能放下的。打个比方吧,万一身体不行需要在医院躺两个月,所有事不也得放下么?走两个月比身体有病要强很多吧。”

吕总点点头,他接着问:“你出家,出来行走,你家人同意么?你以后有什么规划?”

“我家人同意了啊,这次他们都挺支持我的,被我说服了。以后的规划我还不知道,就像不知道明天我会走到哪里一样。我觉得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才是精彩的。生活就是这样。”

“你小孩的教育和未来,你怎么考虑呢?”

“我的理念可能不一样。小孩不一定要最好的教育,我能给他们的是,让他们有安全感。我想给我闺女传递一个信息: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爸爸都会在背后支持她!能让她有安全感,我觉得就足够了。很多人性格之所以偏激,是因为小时候没有安全感。”

吕总听得很认真,仿佛在思考什么。

后来大家又问了一些问题,包括路上的见闻等,我回答了好多。我忽然觉察到自己好为人师的毛病又出现了,应该多听听他们讲故事。

2 创业故事

吃完晚饭,吕总开车送我到宾馆,晚上我们接着聊天,听吕总给我讲他的创业故事。

“我是2003年开始到侯马这边创业的,我做的很传统,炼铁炼钢,都是从无到有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我一开始也不懂,老家是农村的,没什么背景,所有东西都现学,厂房规划都是我自己做的。最近几年,这个行业在走下坡路,于是我开始探索农业。几年前我考察了国外的农业,澳洲、加拿大、德国等地,人家国外真的非常先进,我们国家的农业太落后了,不是一般的落后。后来我把钢厂交给他们在打理,我开始转型做农业。”

“这两年煤炭钢铁行业好像不太景气,您公司怎么样?年销售额能到多少?”就像问电商公司的销售额一样,我习惯性的问了吕总这个问题。

“我们做得不大,跟国企没法比,在民营企业里算还可以的,一年一百多个亿吧。这两年整体行业不太景气,我们还可以略有增长,主要是客户对我们比较信任。我之前还在连云港、吐鲁番做过钢厂,后来都卖给其他企业了。我擅长干这个,擅长从无到有把台子搭起来。”

听了吕总平静的介绍,我有点震撼到了。原来美妞说他是钢铁大王不是吹牛啊,人家真的是钢铁大王。

“我现在做农业,注册了一个牧业公司,现在有三个养牛场,有一千多头牛,还有自己的果园、蔬菜园、大棚,用牛粪做成有机肥,供给果园和菜园,计划成立自己的食品公司和连锁餐饮公司,这样可以直接面向消费者了......”吕总说起他规划中的产业链,有些兴奋,说了好多。

虽然我觉得吕总很厉害,但从内心里我不觉得他的规划能实现。一个人怎么能干这么多事?做事情应该专注。我相信很多人跟我想法一样。

只是,这个想法我后来改变了。

接下来两天,天气异常的冷,美妞和一对小夫妇梅子和觉远,临时陪我一起走,觉远后来又陪我走了好几天,这是后话以后再提。吕总每天早上把我们送到前一天上车的位置,走完二三十公里后,又把我们接回来。傍晚,吕总带我们参观了他的钢厂、牛场、以及万亩农业园区。

参观完后,我的想法有些改变,我开始相信他的规划或许真的能实现。

3 见世面

吕总的牛场,设计的很简约、高效。我不是专家,我只能用这种词来形容。虽然是养牛场,但卫生非常干净,管理井井有条。吕总说这都是他自己设计的,养了三年了,现在牛可以开始卖了。

参观吕总钢厂的时候,我被震撼到了,方圆应该有好几千亩的土地,有三个大厂区,炼铁、炼钢、轧钢、热力发电.......甚至有自己的铁路运输,道路也是以他们公司的名字命名。吕总一个一个介绍,这个高炉是哪年建的,那栋厂房是哪年建的,做什么用的,为什么要建等等,就像介绍自己家一个一个孩子似的。他指着一个门岗亭说:“看看这个岗亭,很有意义。当时这个岗亭形状都是我自己设计的,一直保持到现在。”

等到参观农业园区的时候,我只能用“见世面”来形容了。一下从一个工业社会进入了一个农业王国,一眼望不到头。吕总说有一万亩地,以前这里叫太子滩,都是盐碱地,一片荒芜,改造完成以后就好很多了,有田,有湖,有鱼塘,有连片的荷塘,有芦苇,有风景区,有餐饮区,还特地建了一个太子殿。我问是为了镇住这里么?吕总回答说:“不是,是为了纪念。”

在那里我第一次看见了无土栽培大棚,连片连片的大棚,工业的监控和设备,非常先进。吕总说这里大棚的暖气,是从钢厂的锅炉引过来的,重新利用不浪费还很环保。吕总摘了一个青椒给我说:“这个可以直接生吃,没有任何农药。”

“你为什么想搞农业?”我想他做钢铁已经比较成功了,怎么又开始折腾农业呢。

“当你知道现在的农业现状了,你或许也有这个想法。国外吃的东西很健康,国内现在很多蔬菜水果真的没法吃,都是农药泡大的。还有那些注水肉,看了都让人心惊。你知道不?三四个月用饲料催出来的大肥猪,长得太快太壮,猪心脏承受不了,稍微一运动就容易猝死。他们把猪运到屠宰场途中,为了不让猪死掉,直接给猪打强心针,就是抢救临死病人用的那种。那种肉你敢吃?!我想做一些改变,选择以养牛作为切入口,开始做农业。我不一定能改变整个现状,但总得需要有人来探索吧。”

听着听着,我对吕总开始升起敬佩之心。

“很多人说我太想赚钱,以前靠炼钢赚钱,现在还不满足,还想养牛赚钱。我也只能苦笑一下。”

我听到这里,想着这两天吕总跟我们一起过的简朴生活,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每天都在用自己的价值观来衡量所有的人。

连续三个晚上,我和吕总都聊得很晚,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和吕总聊得越多,我对他的敬佩就越多。

4 责任是什么?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没法回头,责任太重了。”有一天晚上聊天,吕总感叹的说。

我之前做互联网的,想起“专注”这个词,于是我说:“既然要转型做农业,你的钢厂干脆卖掉好了,反正现在这个行业也不景气,这样你可以完全脱离出来专心做农业。”

“别人可以脱离,我脱离不了。这个企业是我从无到有,一手建立起来的,当时的名字都是用我的生庚八字合过的,太有感情了!”吕总不紧不慢地说,他说话总是那么不紧不慢。

只是因为感情深,好像不是理由,每个企业家创业都是如此啊。我想。不过吕总接下来的话,让我知道我太幼稚了。

“在我办公室一直留有一小堆棉花,知道为什么不?当时建轧钢厂,政府批了几百亩耕地,上面栽的都是棉花。为了让我办这个厂,只能把棉花都推了。当时我不忍心去,让手下人去做的。我是农村出来的,对土地有感情。后来我去工地上看,有些埋在土里棉花桃炸开了,我捡了一些棉花回来,放在办公室,十年过去了,一直到现在还在。我为了提醒自己:这几千亩土地,回不去了!现在都变成了水泥地,再也回不去了!如果这个企业做不好,倒掉了,我就是千古罪人!你说我能赚了钱就走么?这样做我还是个人么?我必须想办法让这个企业越来也好,让它产生更大的价值,让这片土地给当地的人,为社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说到这里,吕总很感概,我眼眶都湿了。

“你今天参观的那个太子滩,当时有块坟地。政府批给我们的时候,登记在册的有27座坟,每座坟要补偿几千块做为迁移费用。但等整个工地整理完成的时候,总共发现了51座坟,剩余的都是不知道埋了多少年,找不到后人的坟。我把这些坟都迁移到了公墓地。这件事情给我的触动非常大。”说到这里,吕总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中国古话说:入土为安。这里安葬的都是我们的祖先,他们在这里已经住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了,现在因为我要做这个事情,把他们从地里挖出来了,他们都替我让位了。你说,我要是做不成,我对得起他们么?我要是赚了钱就走,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吕总说着说着有些激动,声音有些哽咽。

听了这些,我感到汗颜,我为最开始说的一些话和一些想法觉得羞愧。我开始明白那些企业家说肩上的责任是什么了。

5 留下什么

我后来到运城、过风陵渡,吕总特地开车过来看我。晚上我们接着聊。

“很多人说我有钱,其实有什么东西是我的呢?真的能有哪样东西是我们的呢?企业、房子都是社会的。我上次坐火车,看见路边的那些坟地我就想:人这一辈子,做得好的,能留块碑,做得一般的,就是个小土堆。一个人能用多少啊,我们这里最好的棺材,是榆木的(好像是这么说的),7000块。我现在每天穿得简单,吃得简单,你看我跟你待这几天,电话也没响一下,到吃饭的时候,不会有人问一声。其实,我这些年几乎没有生活中的朋友。”

“你可以做做减法,像我一样,尽量做减法,不做加法。人到40岁以后,应该做减法了。”我说。

“你说得有道理,这也是我喜欢跟你聊的原因。我这个人,好像天生具备这种做事的能力,我从12岁开始经济独立,后来上学兄弟姐妹家里都是靠我来养活。现在让我身无分文,我在马路上也能发现到处是黄金。你不信啊?你看看现在的那些垃圾,我稍微分类一下,马上就有收入了。但很多人看不见,看见的也不愿意去做。但我可以,我小时候就捡垃圾卖,现在我也可以做,这一点都不丢人。只要靠自己本事吃饭,都不丢人。大家说二八定律,80%的财富集中在20%的人手里,其实远不止如此。我觉得在能力上,有99:1定律。一百个人中,真正善于做事的人会赚钱的,只有一个。刚好老天爷把我塑造成这个样子,我就好好做吧,我要不做,谁来做呢?我不希望等我老了,就在门口晒太阳,早上坐个凳子在东边晒,下午把凳子搬到西边。我觉得我的最后一天,要是能倒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只是有时候自己太忙了,没有自己的生活,连自己的老婆和儿子都不理解......”

“你这已经是菩萨心肠在做事情了。”

“真的,很多人是不会做事不会赚钱的,你得承认,他们确实不具备这个能力。其实,我觉得那些欠银行钱不还的那些企业和个人,真的应该严厉惩罚。银行就是把穷人的钱集中起来,贷给那些有能力的人去赚钱。向银行贷款,用的大都是穷人的钱,他们没有能力赚钱,辛苦工作一辈子的钱,用来养家糊口的,借给你用了,你凭什么不还......”

我们每次聊天,我都很有收获,也感概良多。

今年大年初一,我还在西安,吕总特地从侯马来西安请我吃了顿饭。那天西安天气很好,吕总穿了一双新皮鞋。

6 没有结束

我见过很多企业家,但吕总是很不一样的一个。

吕总的故事远远不只这些,我想以后应该有机会继续讲他的故事。

【行空闲谈】

我已经在路上了。剩下的路,我打算自己一个人走。

路慢慢走,故事慢慢讲。谢谢大家惦记,一切你好。在微信"taobaoguijiaoqi",回复“行走”可以查看行走系列的文章: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