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太空探索不只是去造访一下,还要能驻扎下来

在执掌“自由世界”的七年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指引着美国的科技政策。他在清洁能源、航天、医疗、教育、纳米技术等领域施行的举措和制定的目标,指引了科研方向,进而也引导了整个社会未来的走向。在白宫任期只剩最后一年之际,他谈论了他的成就,未来的任务(很多),以及为何做一个“书呆子”是服务于国家的最佳途径之一。

在执掌“自由世界”的七年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指引着美国的科技政策。他在清洁能源、航天、医疗、教育、纳米技术等领域施行的举措和制定的目标,指引了科研方向,进而也引导了整个社会未来的走向。在白宫任期只剩最后一年之际,他谈论了他的成就,未来的任务(很多),以及为何做一个“书呆子”是服务于国家的最佳途径之一。

您是一位非常亲科学的总统。为什么在您看来,科技如此重要?

奥巴马:科学和技术帮助美国成为地球上最杰出的国家。无论是登上月球、研制脊髓灰质炎疫苗、发明互联网,还是打造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我们之所以能应对这个时代最严峻的挑战,背后的依靠就是那些勇于创新的科学家、技术专家、工程师和数学家。

我在第一场总统就职演说中就承诺,我们会让科学恢复到它应有的地位,我们也正是这样做的。我们拓展了清洁能源研究;推出了先进制造、生物医药和战略计算领域的重大举措;增强了针对气候变化的防范工作和应对能力;我们大力培养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教师,让每个孩子都能掌握21世纪的竞争中所需的技能。亲科学是我们确保美国继续领导世界的唯一途径。这也反映在我们的政策当中。

在白宫的这些年,您高度聚焦于改善美国的STEM教育。在这一方面,最令您骄傲的成就是什么?

奥巴马:值得骄傲的地方有很多。现在,美国大学每年毕业的工程师数量比我上任时多了25000人。我们计划2021年前培养出10万名新的数学和科学老师,这个目标我们已经完成过半。我们已经筹集到10多亿美元的民间投资,用于改善STEM教育,并有很多高等院校承诺要帮助弱势群体学生获得STEM学位。还有一些东西很难衡量,但重要性丝毫不差:有大量的年轻人,包括少数族裔和年轻女性,对STEM事业的热情空前高涨。

我上任后开创的新传统之一,就是白宫科学展。对于科学展的胜出者,我们至少要像对超级碗冠军那样的推崇。如果年轻人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感兴趣,这不仅对他们有利,也对美国有利。我们希望,下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产业或挽救生命的突破能够诞生在美国。

您是否认为自己是个“书呆子”,如果是,最能体现您“书呆子”一面的消遣是什么?

奥巴马:我们曾就一份请愿书作了相当细致的答复,解释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不会造一颗“死星”出来。所以我倾向于认为,我至少有一点称得上书呆子这个名号。

很了不起的是,现在的“书呆子”已经是个光荣的称号了。我敢肯定,小时候看《蜘蛛侠》漫画和学会“瓦肯举手礼”的不止我一人,但当时的环境不像今天。我感觉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聪明、好奇、能设计出新鲜事物,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解决大问题,这些都成了让他们骄傲的事情。我觉得,相比我小的时候,美国变得更书呆子气了,而且这是件好事!如果年轻人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感兴趣,这不仅对他们有利,也对美国有利。

您也极其强调创新和创业精神的发展。怎么样才能让美国遍地都是硅谷?

奥巴马:创新和创业精神已经在美国遍地开花。像云计算、大数据以及3D打印等,这些新技术的进入门槛都在降低。现如今,你几乎可以快如光速一般跟全美各地和世界各地的伙伴展开协作。所以不管你住在什么地方,要想在美国启动一个创意,然后把它规模化,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

当然,我们正在努力使创业变得更加容易。不管你是谁、长什么样,无论是你住在贫民区还是富人区,只要你努力工作,你就有机会施展你所有的才华。为此,我们的TechHire倡议就致力于让更多的美国人获得科技类的高薪工作,它已经拓展到35个城市、县和州。我们首次在白宫举办“演示日”和“创客嘉年华”,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我猜,我应该是第一个把一头5米高的机器长颈鹿请上白宫草坪的美国总统吧。

在我认识的科学家、创业家和发明家里面,一些最鼓舞人心的人恰恰是其中最年轻的一批人。埃莱娜·西蒙(ElanaSimon)在我们的一个科学展上展示了她的成果。12岁时,她患了一种罕见的肝癌并幸存了下来。于是她跟一位给她治过病的医生,从全美各地收集有关这种疾病的数据,并从收集到的所有样本中,发现了一种共同的基因突变——这都是在她高中毕业前完成的。这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故事,我们希望这样的事迹能在美国各地多多涌现出来。我坚信,在我们政策的推动下,这个希望是可以实现的。我希望在那一刻,地球是健康的。我希望,那里面会有我的一份贡献。

现在来谈谈更加深奥一点的科学:您最大的科学举措中,有一个是解码大脑,还有一个是开拓精确医药。为什么选择这两个?

奥巴马:在精确医药方面,技术进步、科学数据和临床研究已经能治愈曾经的不治之症。再过十年或二十年,治疗方式不仅按疾病、而且按患者个体来量身定制的情况,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我们很小心地保护患者数据,使这项工作的参与者们变成合作伙伴。因为,只要我们拥抱精确医药的方法得当,那么,治疗水平改进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止境的。

大脑倡议(BRAINInitiative)是另一个时机已经成熟的项目。当前,我们可以找出几十亿光年之外的星系,可以研究比原子更小的粒子,但还是没能完全搞明白两耳中间那1公斤多的物质。我相信,在美国的带领下,人类可以改变这种状况。数百名科学家和几十家大学、企业、基金会等机构已经站出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您还倡导发展私营太空产业,使之跟政府并肩工作,跟政府形成互补。您对太空探索及其商业化的愿景是什么?两边各负责什么?

奥巴马:我已经给太空探索列出了一个愿景,就是我们的宇航员探索太阳系的时候,不只是去造访一下,还要能驻扎下来。要在太空建立一个可持续的人类据点,我们就需要培育一个充满生机的私营太空产业。在我看来,不断扩张的太空产业不是取代了美国宇航局(NASA)的出色工作,而是和它形成互补。像运送物资和宇航员到国际空间站之类的任务一旦交给私营产业,NASA就可以更加专心地研究最具挑战性的探索任务,比如让宇航员登陆火星,或更进一步了解地球和太阳系的未知部分。

在把目光投向其他星球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在地球上创造良好的就业机会。在利润丰厚的商业卫星发射市场,美国已经开始重新取得主导地位。这就是太空经济的壮大帮助美国工人成功的例子之一。

如果您要呆在火星上,您会选哪个人和您一起:《火星救援》里的马克·沃特尼,还是《异形》里面的艾伦·里普利?

奥巴马:既然是个假设性的问题,我能不能两个都选?如果有马特·达蒙帮我种土豆,还有西格妮·韦弗对付入侵的不速之客,我觉得我生存的可能性会比较大。我猜,我应该是第一个把一头5米高的机器长颈鹿请上白宫草坪的美国总统吧。

巴黎达成气候协议还不到两个月。您认为,20年后我们会如何看待这项协议?

奥巴马:我相信,巴黎协议可以成为我们这个星球的一个转折点。这是有史以来,世界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迈出的最大一步。前往巴黎参加气候会议的时候我就说,我们需要一项减少全球碳排放、让世界为低碳未来而努力的持久协议。结果我们做到了。

美国人应该感到自豪,因为这项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是对美国领导力的见证。怀疑论者说,过渡到清洁能源经济的措施会扼杀就业机会。但实际上恰恰相反,私营部门迎来了史上最长的连续就业创造时期。我们推动经济产值达到历史高位,同时把碳污染降到了近二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这些类型的具体步骤,帮助把更多的国家拉拢了进来。去年,我们与中国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证明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长久以来阻碍全球进步的旧有分歧是有可能弥合的。在这一成就的鼓舞下,无数其他国家追随我们的脚步,各自设立了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

对于巴黎协议是否真能阻止气候变化,一些人将信将疑。您认为它的力度够不够?

奥巴马:没有哪个协议是完美的,这个也不例外。但巴黎协议是一个持久的框架,世界需要这样一个框架。它意味着威胁地球的碳污染将会减少,低碳投资也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并拉动经济增长。针对气候变化的很多最具破坏性的影响,它会起到削减或延缓的作用。

这份协议固然强大,但光凭它本身是无法完全防止这些影响的。所以说,巴黎气候会议的结束绝不意味着我们的工作也告了一个段落。事实上,现在我们必须进入下一个阶段:投资技术,释放创新,这样将来才能实现今天所确立的目标。这意味着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科学家、我们的企业、我们的员工、我们的投资者,大家需要共同努力,开创一个低碳的未来,以及相伴随的新的就业机会和行业。而且,因为各国同意未来每五年重新聚头一次,所以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们将有机会设立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

在气候科学方面,您认为您的政府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奥巴马:在解决一个问题之前,你必须先了解它。我们之所以努力保障美国全球气候变化研究计划的拨款,也就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个计划动员政府各部门之力,帮助我们了解当前,从而更好地预测未来。他们的工作给我们的卫星、飞机、船舶、浮标和地面监控系统提供着不可或缺的洞察力,并不断改进着可以预测未来的模型。

我的政府不仅仅推动了气候科学的进步,也把进步的成果有效利用了起来。我们运用气候科学带来的最先进洞察,将其作为我们国家气候行动计划的基础。我们已经开始开发便于访问的环境数据库和工具,帮助政府、企业和公民保护自己,免受无法避免的气候变化的影响。奥巴马。2016年1月4日摄于白宫。

对于美国国会以及外界少数仍否认气候变化的人士,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

奥巴马:这个星球上最热的16个年头里,有15个出现在21世纪的头16年。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是2015年。五角大楼警告我们,气候变化会在世界各地导致社会的不稳定,从而威胁到我们的国家安全。在我们国内,每年野火频发期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危险,同时还伴随严重的干旱。去年,我去视察了阿拉斯加,那里的城镇就快要被上升的海水淹没。现在,迈阿密就经常在涨潮时被淹。

所以,这场争论已经结束。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因为任何时候都不算晚。我认为,不管是哪个政党,如果竞选公职的候选人想把一个破败得无法修复的世界留给你的子孙,那这个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的选票。

关于气候的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自己的工作做到位了吗?

奥巴马:我们做了这样一些事情。在过去七年里,我们将美国转变成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领袖。我们为汽车和卡车设置了新的燃油标准;我们对不断增长的行业,如风力和太阳能等的投入,超过历届政府;我们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保护我们的自然资源;我们制定了电厂碳排放限额制度。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证明,我们不用在经济增长和给后代留下更加安全的地球环境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可以两者兼得。

但最终,当我想到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时,我想到的不只是二氧化碳的排放水平,或全球气温的上升程度。我想到的是我的两个女儿,以及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有的孙子孙女。我想象自己站在阳光下,给一个小男孩或小女孩推着秋千,仰望太阳。我希望在那一刻,地球是健康的。我希望,那里面会有我的一份贡献。

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给我们的子子孙孙留下一个更好、更安全、更繁荣的世界。这是我们有生之年最重要的使命。而在担任总统七年之后,我从未如此坚信,我们定会成功。

造就:线下剧院式的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搜索造就微信号xingshu100或扫面下方二维码,获得更多精彩内容哦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取 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