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张野和他的“青山速度”

张野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中算是一个异类。

投资人张野和他的“青山速度”

张野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中算是一个异类。

作为青山资本创始人,他跟这个行业有着强烈的“违和感”:毕业于俄罗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曾经有长达十年的作曲经历,与互联网创业没有丝毫关联。他执掌的青山资本,至今执行着朝9晚6的工作时间,绝少加班,甚少开会,跟大家印象里动辄就开会到半夜的“投资公司”印象相去甚远。即便是只看外型,你也能从一大堆投资人里一眼认出他:身材修长,眉清目秀,穿着打扮一丝不苟,举手投足间更像个明星。

但这些却并不妨碍张野带领着青山资本成为过去3年内中国成长最快的天使投资机构之一,青山资本在投中2015年中国最佳天使和早期投资机构排行榜上直接杀进TOP 10,他本人也登上了2015中关村十大天使投资人、清科集团最佳天使投资人Top30的榜单,发展速度着实引入注目。

多数媒体喜欢聚焦于张野的音乐背景,会问他音乐与互联网投资的相通之处,却常常忽略张野还同时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金融管理硕士和美国康奈尔大学 的MBA。关于音乐的问题,按照他本人的说法:尽管这个问题已经被问烂了,但自己还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追随内心”也许是唯一的解释了。

“快”,是我对这家公司和创始人最直观的印象。FIIL耳机、HIGO、悟空保、无界空间和花点时间这些最具成长型的创业公司不约而同在天使轮融资中选择青山资本。在过去3年间,青山资本已投资了数十个互联网明星创业项目,其中绝大部分是被投资人所追捧的项目,看完项目,在别人还在内部讨论阶段,青山资本已经把钱打到了创业者的账户中。“看项目快、打钱快、对趋势判断的快、公司成长的快”对于张野的这些迅捷,“青山家”的创业者有一个专有词汇:青山速度。

投资人张野和他的“青山速度”

时间、项目、人

2016年4月6日下午15时,一则信息刷了部分创业者的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的人是高能贩CEO张琦,内容是他在给青山资本提供完融资需要的全部手续后,2分钟内青山资本就将款项打给了他的公司账户。张琦的朋友圈分享迅速被公司员工和其它创业者们纷纷转发。“史上最快到账机构”也一举成为当日创投圈中最热门的话题。一天后,高能贩完成Pre-A轮融资的消息开始被媒体关注。

张琦不是第一个,曾有位创业者签完协议离开青山资本三元桥的办公室,在回三里屯的地铁上,手机就收到了款项入账的短信。

对于“青山速度”,前高朋中国副总裁、美容总监创始人赵一也深有体会,他感慨说:“张野以我根本没想到的速度投了我们。”

打款快只是“青山速度”的一个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决策。

位于凤凰置地广场的青山资本办公室一眼看上去与其它机构很不相同,甚至都有点不太像一家投资机构。入眼大片大片的绿色,装修风格简约,四面墙上都排满了书,空间不大却异常简洁,每个角落都摆放着一个个透明的绿色沙漏,投资经理告诉我们,这个叫“青山沙漏”,是他们用来提醒自己和创业者注意时间的工具。“创业是跟时间赛跑的事情,不能让创业者把时间浪费在融资和投资人日常工作上。”

尊重创业者、快速决策,是所有投资机构都口头认同的事情,但真正落实到细节的却不多。张野的做法是:没有投委会,投资经理可以拥有决定权。

在传统的天使投资或VC机构中,虽然看项目的投资经理很多,但是掌握投票权或决策权仅仅是少数人,这导致创业者在融资阶段,一家投资机构可能需要会见多个人,重复回答许多问题,最终才可能拿到融资。

在青山资本,无论张野本人还是投资经理看的项目,在与创业者面谈之后,多数会当场给出是否投资的答案,如果决定投资,当场就会签署协议,即使不投,也会给出拒绝的理由。

给投资经理放权在张野看来是青山资本的优势。私募、天使、VC商业模式归根结底是人的模式,成败取决于是否有比较好的人,机制就要为人负责,人才的最大诉求是拥有决策权,如果没有决定权,在投资这个领域体现的价值并不大。

但是青山资本对投资经理的招募就显得有些苛刻了,行业里有一些小有名气的在职投资经理给张野投过简历,但进人的要求还是一直没松懈下来。青山资本不仅要求对行业的理解程度,对投资的理解程度,还要看人的感觉:理念是否相符、成长性有多大,这些方面比其它机构的要求更高,很多要看缘分。

进人严格,但是进来后就用人不疑,是张野招人用人的标准。在他看来,早期投资中迅捷非常重要,如果决策周期太长,会错过很多好机会,未来即使有其他合伙人加入,也不会更改现在的决策机制。

早期投资就如同一个金字塔,好项目常常流不到市场上去就会被其它天使投资机构“截胡”。所以,提高天使投资成功率最重要就是那些好项目在内部消化掉之前就投进去。而“青山速度”则在创业者圈中为张野和青山资本带来了良好的口碑。

“你必须在创业者的视野范围内,不然很难第一时间知道、进入。这里面每个人的方法不同,有的可能是朋友,有的可能是长期维系的关系。就像我们投的一些项目,比较早之前就知道他们接下来的打算,投资的事情也很早就定了,接下来只是流程。”张野说。

感性、理念、精力

严格意义上来说,投资是一件相当理性的事情。

今天投资圈也有很多技术背景出身的合伙人,张野却直言对那些绝对技术型的人做投资并不看好,理由是也许他们缺乏感性思维。

做出这个判断的依据是,早期投资没有太多的模式、数据、方向可以探讨和分析,主要还是对趋势和创业者人的判断,这需要感性因素。天使投资在投资领域中独树一帜,一个好的投资人要理性,而天使投资人要有一些感性,通过感性的信息收集来做决定。看趋势要从理性角度分析,看人则感性成分偏大。

“现在很多互联网技术背景、金融背景的人做投资,这些背景能够保障专业性,但是思维会有局限性,而天使投资人的边际应该是无限的,不能被你的思维圈住,所以像徐小平老师这样天马行空的人就会做的很好。对于创业者而言,融资时可能会与技术背景出身的投资人或者金融、地产等背景的投资人接触,都聊下来之后,你会发现跟我们聊下来会觉得更舒服。”

除了理性和感性的因素外,在项目的选择上,张野会优先投资那些与青山资本理念相近的公司。与善于制造概念或者营销的创业者相比,他更倾向于踏实一些的创业者。

事实上,青山资本成立3年来,张野和这家机构长期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一个低调的团队,很多行业内的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按照张野自己的话说:想要追求真正的发展速度,不是一开始就大鸣大放的四处营销,而是扎扎实实的先练内功,耕耘行业、埋头做出业绩才是最快的捷径。速度有时候不代表喧嚣,反而代表能在最初的时候耐得住寂寞。他也经常这样告诫投后企业。

张野认为,天使投资是个长期的事情,要看长远,短暂的一些知名度不能够让人保持健康的发展。当然,对于一些类似电商、社交类的创业项目需要短期内通过营销建立高知名度,迅速起势,而对于投资机构来讲,短暂的知名度会赢得一些创业者的关注,但真正获得信任还是来源于我们埋头做的项目。

“我相信一句话,精力在哪里成就在哪里。”张野说。

与外界其他投资人经常出入各种刷脸的场合相比,张野更多精力是放在业务上。目前青山资本团队共有10多人,其中3名投资经理,投资经理每天要面聊4个项目,张野本人每天也要面聊3-4个项目,每天还要拿出3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用于投过的项目和研究行业。这样做的原因是保持高宽带的入口,通过大量看项目来了解目前最新最前沿的趋势,然后再根据趋势判断未来热点,调整投资方向。

投资人张野和他的“青山速度”

逻辑、效率、文化

做天使投资前,张野平均每年要读几十本书,而现在一年中只有假期的时候是能有整块时间用来阅读,现在平均下来1年读过的书只有10本左右,他对此有些惭愧,但却并不知道2015年中国人年均读书量只有4.5本。

在张野的办公室中陈列着大量书籍,除了少量的管理学书本外,大多是历史类和金融类。读历史是他一直以来的个人兴趣。无论金融、历史、还是音乐,在张野看来,事情的内在逻辑都是相通的,而且这些逻辑归根结底都很简单,一旦打通,各处都收益。

聊到青山资本很少投资90后创业者,张野这样解释:从概率看,30-45岁的创业者成功概率最高,而30岁以下、45岁以上的创业者创业成功的概率会低于前者。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专注于30-45岁的人群会使投资的成功率最大化。

现在市场会热炒90后概念,但作为投资人,需要的是不能被市场声音给淹没,要有自己的判断力和方法论。

“未来是90后的毋庸置疑,但现在看90后创业项目是效率最大化的表现么?发展的快一定是注重效率和注重时间才能保持快速发展的。”

在数个小时的对话中,我们注意到,“时间”这个词张野一共提了17次。他觉得青山资本能够成为增速最快的天使投资机构之一,重要的原因就是最大化利用时间,去除市场的噪音,用基本逻辑来判断事物,将势能和效能最大化。

当然,这并不是说需要把全部时间奉献给工作。相反,在青山资本内部,一直执行的是朝9晚6的工作制。

张野认为,每天工作太久短期内能起到势能的最大化,但长期综合来看未必是好事情,员工在加班的同时,也在损伤自己的社会价值、家庭价值,这样间接会损伤这个人的长期价值。而且,真正有“饥渴感”、“学习欲望”的员工,即使下班了,也会想方设法自我成长、实现价值,这跟公司一定要耗他们多久没有关系。

在加班文化盛行的互联网行业,青山资本的这种作息制度也令他们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异类”,但是从侧面看,这与张野所强调的长期价值、精益创业又有着某种程度的吻合。正如他不断强调的,这种文化更适合青山,对创业企业的衡量标准也可以反过来衡量自己。“‘快速’我们会一直保持下去。”,张野看着眼前的绿色沙漏说道。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自媒体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16岁的黑客天才,26岁他自杀了,中间是。。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