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途牛亏出了新意

11月30日,途牛公布2016年第3季财报。财报夹叙夹议,看得人眼花缭乱,但主旋律一如既往,那就是——途牛又亏了。

11月30日,途牛公布2016年第3季财报。财报夹叙夹议,看得人眼花缭乱,但主旋律一如既往,那就是——途牛又亏了。


途牛净亏损5.717亿元

这一次,途牛亏出了新意


财报显示,2016年第3季度,途牛净收入40亿元(合6.07亿美元),同比增长35.7%,净亏损为5.717亿元(合857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337亿元。

至此,途牛已经连续4个季度净亏损超过5亿元,总共亏了24.2亿元。这个成绩,即使在普遍亏损的在线旅游行业,也算得上是一枝独秀了。


财报显示,2016年第3季度,途牛跟团游收入(绝大部分以全额确认)为39亿元人民币(合5.774亿美元),同期增长33.4%,占总营收97.5%。那么我们不妨来比较一下同以跟团游为主营业务的另外两家上市公司——凯撒旅游和众信旅游,看看他们有什么区别。


2016Q3凯撒、众信、途牛营收、利润状况


凯撒

众信

途牛

总营收

(亿元)

24.28

38.91

40.48

净利润

(亿元)

1.87

1.57

-5.717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无论营收如何,凯撒、众信至少都有盈利,而这两家的净利润加在也一起,居然也填不满途牛一家亏损的窟窿。


前几天携程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第3季度归属于携程股东的净利润为5.81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恰好能填平途牛的亏损,还略有盈余小100万,勉强够在南京买个小户型。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前些日子市场上关于携程将收购途牛的传闻,看来这个传闻确实挺有意思的。


这一次,途牛亏出了新意

这一次,途牛亏出了新意


按说途牛亏损根本不叫新闻,并不值得专门为此撰文分析。不过途牛这次亏得比较有新意,那就是,不仅在大幅度降低营销费用的前提下依然亏损,而且还带来增速的明显下滑。


财报显示,途牛第三季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4.999亿元(合7500万美元),同比增长47.9%,环比下降19.8%。环比下降是由于品牌营销(如电视广告及线下营销)费用减少。


电视广告等品牌营销费用的减少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相较于第2季度,途牛第3季度在将净亏损从7.669亿元降到5.717亿元的同时,更将净营收从24亿元提升到了40亿元。乍一看,这组数字相当漂亮。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自上市以来,途牛这一次的净营收增幅首次跌破50%,仅为36%。同时,这也是途牛连续第4个季度出现增速下跌,一路从127%滑到了36%——这样坚持不懈的下滑,甚至让我想起了一句老话:人偶尔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坚持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一直以来,关于途牛的故事往往是这样讲的:以亏损换高速成长换市场份额。事实上,哪个互联网企业没给资本市场讲过这样的故事?那个时候,增长速度是第一位的。只是,当资本在寒冬期开始注重企业赢利能力的时候,故事就不得不重新编了。但即便如此,增长速度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指标。


可惜,途牛的新故事讲得并不算理想。11月8日,在途牛十周年战略发布会上,CEO于敦德曾表示:“接下来我们要成为在线休闲旅游行业里第一个实现盈利的公司。”如今到了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的时刻,途牛的第三季财报给出答案的赫然竟是:不仅亏损依旧,而且连增长速度都掉下来了。


面对这样的亏损,如果你是股东你是投资人,你会怎么想?


途牛Q3财报公布当天,其股票报收9.08美元,下跌1.41%。


途牛的十字路口

这一次,途牛亏出了新意


股价下跌无小事,对于靠烧钱谋发展的途牛来说更是如此。


君不见,就在1年前,海航旅游投资途牛5亿美元,占比约24%,截止目前,其市值只剩2.15亿美元,浮亏高达57%。当然,海航并非孤例,亏大了的还有更早一点的投资者京东。


是这样的案例,你让资本市场怎么看?


不管别人怎么看,途牛都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要么克制烧钱,追求可能的盈利;要么重拾烧钱法宝,换回增速,以继续抢占市场份额。


现在的问题是,从Q3财报来看,途牛就算减小烧钱力度,却依然难免亏损的尴尬。而这,非常考验资本市场的耐心。


但是如果重新恣意汪洋的烧钱,则秦池酒的前鉴不远。


当年的秦池酒,靠着不惜血本在央视黄金时间狂砸广告,硬是创造出了一个个销售奇迹。然而好景不长,当钱烧得无以为继,秦池停下央视广告便不可避免的迎来了宿命的结局——


它成为了传说。


撰文:刘大先生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