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印度:「挂」在那儿,还是,在那儿「开挂」

创投印度:「挂」在那儿,还是,在那儿「开挂」

文/挠乱天下

热浪,灰色与红色的庞大建筑,一座维多利亚式的伦敦在棕榈树与榕树间浮现,有如一场周而复始的梦魇,鳞状的墙壁,宽敞魅力的的林荫大道,高大而罕见的树木,臭气熏人的巷弄。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瘦如枯骨的无主牛只、乞丐、老牛拉的破车,川流不息的脚踏车。

这是《印度札记》里的一段描述,这就是印度,同时拥有最好和最坏两面,在无序中透着有序。

而这一次,主角换成了那些经历了奇幻漂流的中国投资人,那些兼具热情和眼光的本土创业者,从中国到印度,他们催生了这个国家另一股热浪。

比想象中的更好,也比想象中的更坏

印度考察归来,吴伯凡回顾这趟行程,告诉B12记者,最直接的感触就是好的地方比想象中更好,糟糕的地方比想象中更糟。

5月1日,一支集结了盈动资本大象、和盟资本王华春、大观资本韦海军等人在内的投资考察团,从杭州出发来到印度班加罗尔。在六天时间里,这支考察团看了60多个项目,现场敲定了了6个项目的投资意向。对于印度,他们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

吴伯凡说:「比想象中的好」,主要体现在两点:

首先,印度这个国家的人口结构非常健康,全国平均年龄27岁,说明这是一个有活力、劳动力充足的国家。因为平均年龄在中年之前,对收入水平的要求不高,劳动力价格也相对更低。

其次,面对这大量的年轻人和低收入人群,印度恰好有着生产适用于低收入人群产品的强大能力。印度医疗、医药成本都非常低。这不仅仅是因为劳动力价格便宜,并且他们还具有低成本生产的能力。

在质量不打折扣,把在渠道等各方面的经验下沉到小地方生产,把价格做到足够低。当百分二十的贫困人口,能够买到一毛钱一斤的面粉,大家自然就处在一种更安定的状态之中。

而差的地方,几乎被所有人提到的,那就是基础设施之糟糕,高速公路路况很差,最好的高速上也没有护栏,街上到处是穷人、乞丐,巷子里夹杂着臭味,除了八个大城市,其他地方几乎没有通讯网络,就算是在班加罗尔,信号也是时有时无。

Yeahmobi的VP黄烁子常驻印度,她总结说:「在印度,也许移动互联网与中国的差距是三到四年,但在基础建设上,至少差上二十年。」

印度,一个联邦多党制的民主国家,同时又是非常传统、宗教信仰强烈的国家。既不全然民主,又不完全一统。但就是在这个独特的社会系统之中,互联网用一种最富生气的样子勃发了出来。

印度版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今天的印度,就与十年前一样,整体经济体量不大,但各项经济指数和增长率都比较高,2015年,印度的GDP增速已经领先中国,印度进入了一个黄金十年。

而在于中国差距最小的互联网行业之中,印度也迎来了一个拐点,移动互联网普及率在2016年初超过了20%,智能手机正在以一年五十万台的出货量猛增。

此外,就如李克强总理的那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印度总理莫迪在1月16日启动「印度创业,印度崛起(Start-up India and Stand-up India)」计划。当大众创业在中国形成燎原之势,印度也用一种同样狂热的状态投入到创业之中。

与中国创业者工作生活傻傻分不清楚不同,印度创业者显得更有闲更任性。我们的采访很难安排在周末,原因很简单,那里的创业者周末不工作哦。

与考察团投资人同行的洋葱范创始人胡涂说,他一开始实在受不了印度创业者通常的拖沓,但渐渐的,他发现,这就是当地工作者的整体气质,对于打算在印度伸展拳脚的洋葱范来说,就必须融入到当地生活中去。

印度的创业者分成两类,第一类是印度本土的创业者,他们土生土长,了解本地商业环境、有落地的资源和大公司经验。

另一波是从硅谷回来的印度人。去年7、8月份,莫迪新政之后,一度有大批印度人回国创业。

另一类独特的创业者,则是来自中国、美国、德国的外国创业者。他们看到了印度增长的黄金期,再加上低廉的劳动力价格,把印度当成自己海外市场开拓的重要一站,蜂拥而至。

在这里的中国创业者的确有着不小的优势:

首先,印度与中国相近的国情:巨大的人口红利,类似的付费习惯——「不喜欢付费」。

其次,印度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更接近中国走过的路,如今印度势头最猛的电商行业已经在中国得到了大部分的验证,在各自行业内有所成就的公司都喜欢对标中国,比如xxxx。

站在这些外来创业者的位置上,他们已经将本国的经验放置于印度,成了先行者,有更多条件去预判未来,同样也更有优势去整合来自本国的资本和行业支持等种种资源。

大批中国公司进入印度,与本土创业者一起弄潮,是挂在那儿,还是在那儿开挂?

这里面有一项最重要的技能,那就是能否满足当地的「穷人经济学」。

生活着全世界三分之一极端贫困人口的印度,天然就对价格有着很强的敏感度,对质量有要求而对品牌并无忠诚,他们不信感情牌,很难被忽悠。学会面对大量的低收入消费者,是大多数进入印度的中国创业者的第一课。

小米4i就是凭借超高性价比,让雷军有了在印度舞台上秀一秀英语的群众基础,联想能够成为印度第三大手机品牌,同样是在中国千元智能机大战之中积累下的经验。

在这三类创业者以及吸引而来的资本的合力之下,印度已经进击到了移动互联网3.0时代。

中印TMT行业新媒体与跨境投融资平台竺道的创始人黎剑表示:印度互联网创业生态还处于早期阶段,教育市场是成本很大的行为,应该有更多家一起来做,才能最快培养起市场。

资本的水土服与不服

正在崛起的印度,为人民币资本出海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2015年11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参与了印度支付平台PayTM的第二轮融资,共投资6.8亿美元。2016年1月,携程向印度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MakeMyTrip投资1.8亿美元。今年4月,小米牵头向印度网络娱乐内容提供商Hungama投资2500万美元。

就如2009年的中国,本土投资机构刚刚兴起,而外币基金占据了这里的半壁江山。

虽然印度整体势头喜人,但对于外来资本来说,水土不服也是难免的情况。不止一个投资人告诉我,也许是出于民族自尊心,一部分印度创业者有美化数据的习惯,初来乍到的投资人必得留个心眼。

从整体来看,以这样的势头前进,非理性的因素必然会冒头。虽然相比一年前中国创业中一地鸡毛的浮躁状态理性的多,现在的印度创业环境仍然正走向喧嚣的顶点。盲目对标中国,凭借一些在行业内的积淀,就模仿中国同类项目,可事实上只学到个皮毛,这样的项目并不鲜见。

此外,良好的英语环境和硅谷归来的创业者,让印度创业更具国际视角,大部分项目一开始就瞄准了全球市场,但在这样的范围内,竞争对手变成了硅谷,会落入明显的弱势。

种种问题存在,也许媒体总是存在戒心,而印度创业者和中国投资人之间也有太多陌生。但投资终究是信任的游戏,当中国投资人看准了项目,双方合力仍然有机会撬动整个印度市场。

印度创业者有全球视野,没有语言问题,同时因为民众糟糕的付费习惯,让这些创业者养成了强大的盈利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准备好与外币资本合作了。

大观资本韦海军回忆说,当他与印度创业者相互拥抱的时候,对方盈眶的眼泪让他很是感动。

除了资本要考虑是否会「水土不服」,那些在「copy China to India」口号召唤下的「商业模式」也急需快速本土化。中国,之于印度,不仅是「金主」,更多的是成熟的经验,深耕印度创业市场多年的黎剑发现,「很多项目已经开始出现有别于美国和中国模式的印度创新」。

无序社会里即将爆发的巨大商机

这即是印度,一个混乱无序的社会,但正因为它的混乱,机会总是藏在不经意的角落。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哪怕用一辆板车拉一台洗衣机,做一个移动洗衣站,都是商业机会。

这是一个拥有3500万个神的国度,一个拥有1652种语言的国度,一个富人掌握全国绝大部分财富,而街上游走着穷人和无主牛只的国度。

但就像蜂群一样,每一只蜜蜂似乎无序地扎进某一个方向,但整个蜂群就呈现出有序的样子。印度也是如此,这个未经工业化彻底洗礼的地方,用一种随意而散漫的样子发展着,在不均匀的发展中,整个社会却呈现出了一种有序。

联想到高效而强力的中国,一夜之间刷遍了G20标语的杭州,自觉自发的印度,自然主义的人民,承载以一种截然不同的,从自然之中生长出来的诡谲力量。

这里的互联网,就是一场无序的游戏,对每个置身其中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来说,大可尽情行起好事,不论诸神。

创投印度:「挂」在那儿,还是,在那儿「开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锐科技自媒体博客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xinchao/2016/0525/20745.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