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至未至》谈谈奢华语言和清淡剧情的影像化

“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些女孩,教会我爱。”成书于12年前的《夏至未至》,曾经让无数原著粉哭红了眼睛,即使有些人成年以后会惊叹于当年的自己怎么幼稚得那么不可思议。

从《夏至未至》谈谈奢华语言和清淡剧情的影像化

“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些女孩,教会我爱。”成书于12年前的《夏至未至》,曾经让无数原著粉哭红了眼睛,即使有些人成年以后会惊叹于当年的自己怎么幼稚得那么不可思议。


但这就是郭敬明青春小说的魔力。诗化的语言、意象的表达、经年岁月里平淡无奇之下掩藏的世事无常和光怪陆离,总是会让青春期的少年们不胜唏嘘。


所以时隔12年,当傅小司、立夏、陆之昂、程七七、遇见等来自浅川一中的少年少女出现在荧幕之上,还是掀起了无数的热度和话题。


日前,由上海辛迪加影视有限公司、湖南卫视、爱奇艺、搜狐视频联合出品、郭敬明亲任艺术总监的电视剧《夏至未至》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播出,首播收视率高达1.144%,开播不足一周的全网播放量已经近30亿。截至目前微博话题#夏至未至#阅读量超过30亿,讨论量达900多万,受关注度可见一斑。


但读过小说的人想必知道,其实原著小说的情节可以用平淡来形容,只有在进入社会以后,主角们才开始经历各种生活的坎坷和情感的变易。


这种情况下,影像化的呈现就成为了这部剧的一大难点。


“从影视的角度来讲,的确需要一些矛盾冲突和戏剧性事件,让剧情起伏更有看点。但我们会尽量控制在最低限度以内,在改编过程中我们不会为了情节的离奇主动加入夸张的表达,在不改动故事框架和脉络的基础上,尽量合理化一些人物冲突和内在逻辑,描绘一个真实的成长。”电视剧的编剧团队曾如是表示。


取舍之间,华丽文字与平淡情节的影像化表达,成为了不小的挑战。


1想象空间虽多,但改编难度也大


“所有溃烂在雨水里的落叶,所有随着河流漂远的许愿瓶,所有黑夜里唱起的歌,所有白天里飘过的云,所有的幸福和泪水,所有的善良和自由。都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里,一起扑向了盛大的死亡。”


上面这段话来自于《夏至未至》的原著小说。


曾经有豆瓣网友如此评价:郭敬明最厉害的一点是,他让人哭经常不是通过情节,而是通过语言完成的。郭敬明可以用没有情节的描述性段落发起共鸣,其文字魔术来源,也是他感召读者制造的群体性悲伤的来源,落脚于这两个点:一个是时光变幻与人事无常,一个是对于阶级社会的质疑与愤懑。


但这样的文字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原描述性语言的煽动性与其引起的情感共鸣就会弱化很多。


另一方面,《夏至未至》小说的情节复杂性与冲突性都相对平静。故事讲述的是一群生活在浅川市的性格各异的少年们,共同经历了高中时代,然后怀揣着各自的梦想、追求、甚至欲望,走向社会,面对不同际遇。


全书重要的冲突都落脚在主角们走出校园、进入社会之后,而在此之前的校园时光,他们在做什么?看原著大概感受一下——


“美术馆的人很少,因为今天本不是休息日,而且展出的又不是什么名画,所以整个大厅就只有他们三个人转来转去。立夏看着墙上各种各样的画觉得心里有风声来回掠过。”


“每天下午立夏都和陆之昂还有傅小司一起画画,傅小司教给立夏越来越多的技巧,几乎有点让她眼花缭乱了。立夏也越来越佩服傅小司。”


一起看画展、一起画画,再有意思点就是一起出去骑单车兜风等等……虽说远离了堕胎、车祸、失忆等青春偶像剧狗血套路,但前期平淡的情节在影像化过程中未免缺少了戏剧性的冲突和张力。


也因此,创作团队在改编中费了不少心思。比如在故事情节的设定上,组团讨论减肥的女生、调皮的后座男生、宣布放假和补课时学生的心情跌宕、食堂吃饭时候的八卦等这些学校里常出现的场景,使校园生活真实丰富了不少。


比如寡淡高冷如傅小司会邀请立夏去游乐场,而立夏与男二号陆之昂“相亲相爱”的画面也有所增多。


“改编是件很有风险的事情,尤其是这么大的IP,每一个读者心中都有一个香樟掩映的浅川,都有傅小司、陆之昂、立夏的人物形象。二度创作留给编剧的空间和余地不多。”编剧团队就曾直言。


“出品方辛迪加影视有一个非常好的策划团队,在整体故事脉络和细节的丰富上都给予我们很大帮助。原小说已经提供了很好的情境和人物,我们需要把这些原材料加工起来,在不改变原有气质和内容的前提下做成一道菜。”


事实上,该剧的编剧之一刘飞,代表作就有辛迪加曾经出品的都市青春剧《爱情睡醒了》。


而制片人王业勋也介绍,在故事改编上,会保留原著中标志性的事件情节,也会合理补充原著中部分留白内容。同时会具像化或事件化去落实校园部分的情节,适当扩充社会部分的篇幅,补齐主角们的成长轨迹。


2《夏至未至》如何走出奢华语言的改编困境


“《夏至》是一个散文化的小说,文辞特别优美,情节不能算十分丰富,但很动人,表面上是安安静静的洋流,里面实际带着五光十色的鱼群。我觉得这个是它的特别之处,有距离、有温度,这个是不能够动摇的基调。”在改编之初,团队已经为整部剧定下了基调。


而为了照顾95后、00后的观剧需求,对于这样一部十几年前的青春小说,编剧们试图将怀旧元素与时下的流行元素相结合,“我们不觉得怀旧和现在的观剧需求是一个悖论,我们会在其中加一些怀旧元素,但不会做成纯怀旧剧,所有的怀旧元素必须要跟情节关联才用。整个风格和质感还是建立在表达主流青春的前提下。”


剧组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则是,郭敬明华丽语言的影像化表达。


为了还原大家心目中满是香樟的浅川之夏,团队花了三四个月在全国甚至境外找景,也搜集香樟树好看的学校去实地考察。但实际上,很难有一个地方能够满足所有要求,最终团队主定于厦门和上海取景,将上海漂亮的香樟树以及厦门纯净透彻的夏天带到了观众面前。


拍摄地选择好了,但书中的意境又要如何体现?制片人王晶介绍,正因为原著中的抒情、景物心理描写、独白等是它与众不同的地方,才更要尽全力去转化。


“剧本团队最大程度把抒情文字转化为可拍摄的文本。制作方面,我们从摄影灯光的团队及器材上都做了升级,有很多灯摄的辅材甚至是从美国、欧洲等引进,国内鲜有电视剧用过。后期制作的配乐是小时代系列电影的配乐、调色也都是参照电影级别去制作,出来的音画效果达到了国内青春剧顶级的水平。”


而郭敬明作为该剧的艺术总监,从剧中一些场景还是可以看出他的一些个人风格。在小说中,郭敬明喜欢用一些飞雪飞花的意象,移植到影视剧作品,这种意象的呈现或许就是《夏至未至》以及《小时代》开篇均出现过的,漫天纷飞的纸屑碎片,放肆无忌的年少青春。


文字意象所制造的悲伤情绪,在这些具象化的场景中得以部分释放与宣泄。


在声音的呈现上,剧组也是标新立异,不惜成本。男女主角等一众演员原声上阵不说,连大量的旁白OS也不假人手。初听时,也许没有专业配音演员的收放自如,但其中的青涩和稚嫩,有了更多青春时代的真实味道。


这样的处理不是没有更多的考量。实际上,郑爽软萌的小奶音在开播之时就已经是微博热议的一大话题,占领了多时的微博热搜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由潮起网 作者:新媒体 发表,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潮起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0
上一篇:《武林外传》是不是情景剧的巅峰?里面一人演技可封神!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