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缘堪忧,股权结构受疑,贝壳找房破局持续遭困

人缘堪忧,股权结构受疑,贝壳找房破局持续遭困

编辑 | 谢治贤

出品 | 于见(ID:mpyujian)

在国内房地产行业中,链家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而提到链家,贝壳找房又成了一个不得不谈论的话题。正是因为房产存量时代链家线下发展遭遇瓶颈,才使得其开辟线上发展道路。在链家创始人左晖看来,贝壳找房甚至承担着“再建链家”的重任。

然而,自2018年4月推出以来,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个呼吁以技术为导向提供优质居住生活的“平台”引来无数非议。

事实上,链家最早从2014年就开始转战线上。为此,传统房地产中介出身的“链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构建大数据系统,将大数据转化为产品和移动终端。有数据显示,链家IT和互联网成本每年达到1.1亿元,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更是投放了1.65亿元的广告。

然而,贝壳找房的弊端非常明显,它投入了那么多真金白银,却很难在互联网上打开局面。一组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显示,贝壳找房在世界杯期间日活跃用户仅为34万人,这很好地演绎了什么是“高投入、低产出”。

情急之下,贝壳找房不得不选择另一种不光彩的方式——强行摊派。具体做法是:链家一些地区公司要求员工每天完成100个贝壳找房应用下载量,并将其纳入员工考核。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链家员工不仅尽最大努力动员身边的亲友,甚至不惜向网友有偿求助。

试想,这种作弊行为自然能让贝壳找房在表面数据上夸耀一番,但粉饰的注水数据真正价值何在?

出租劣质房源,投诉不断

当然,也许是链家这颗大树为贝壳找房获取了不少初次信任感。很多普通用户对贝壳找房都自带信任感,但不幸的是,贝壳找房却辜负了这种信任。

2019年不到一个月,仅杭州就接到多起甲醛超标投诉,贝壳找房也卷入漩涡。

其中,刘女士出具权威部门出具的甲醛检测报告时,出租的相关负责人却不见了,不仅拒绝接听电话,还拉黑了刘女士的微信。

为此,贝壳找房客服给出的答复是:火灾隐患和甲醛问题,都不在他们的预审范围内,他们只是平台方,可以与出租人协调解决问题,但具体责任可能仍需由出租人承担。

对于平台来说,房子出租能够成交,自然皆大欢喜。但当房子租出去后,发现有问题了,贝壳找房却开始推卸责任,甩锅踢球,类似的投诉案例,在网上比比皆是,这也显得其部分分公司失去了应有的业界良心。

股权结构受疑

贝壳找房不仅在线流量和具体业务层面漏洞层出,而且股权结构也引来诸多争议。

在目前的股权结构中,贝壳找房的母公司天津小屋科技是左晖个人持有94%股权的公司。链家多年来积累了高达1200T的基础数据,这些数据已经顺利地转移到了贝壳找房,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在掏空链家。

对此,左晖自然予以否认,他表示:链家投资者的股权也将转移进贝壳找房。不过,链家并未披露财务数据,在净利润逐年下降的情况下,贝壳找房的扩张挤压了链家很大一部分净利润。

如果链家真的想上市,恐怕股权结构会变得更加复杂,最终会变成一本无序的乱账。届时,融创、万科、百度、腾讯等投资链家的企业可能都受到影响。

不难发现,从链家脱胎的贝壳找房,已经不是过去简单的交易网站。贝壳找房上有那么多房源,那么多经纪人,这些都与链家有着理不清的关系。

今年1月,链家宣布合并贝壳、德佑和链家管理团队,不再划分南北贝壳和德佑的后台,合并三条职能线。贝壳表示,此次调整的目的是全面提高运营效率,提升服务质量和用户体验,更好地服务于品牌、门店和经纪人。

但让人齿冷的是,与之前链家帮助房地产经纪人卖房、赚取佣金的合作关系相比,链家用轻资产的贝壳找房轻易就获得了这一切,而其为门店和经纪人所做的贡献却少之又少。

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内部公平性引担忧

今年2月农历新年后,贝壳找房宣布该平台的GMV在2018年超过万亿,并称其未来目标是力争实现2万亿GMV。

如果说第一个万亿GMV主要是通过链家自身的资源获得的,那么第二个万亿GMV显然是检验贝壳找房真正“成色”的时候,因为它需要依靠外部中介平台的参与。

但在加盟贝壳找房的案例中,许多房地产中介陷入了激烈的纠纷。部分平台认为贝壳找房是当之无愧的流量“大腿”,由于缺乏流量资源,他们热衷于加盟贝壳找房。

但更多的,是对贝壳找房的不满。中介行业的众多业内人士对贝壳找房中存在的“霸王条款”提出了非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业务合规的前提下,一些房地产开发商愿意与规模较小的品牌签订合同,但如果贝壳和开发商没有协商好代理,那入驻在贝壳里的所有品牌商谁也不能卖这个楼盘。”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中介平台认为,贝壳找房只是一种规模化的“工具”,但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独立中介平台的业务发展。更重要的是,贝壳找房直接背靠链家以及主打加盟的德祐。它们或多或少面临着与其他外部中介平台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外部平台很难相信自己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

从某种程度上说,人们怀疑链家旗下的贝壳找房“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尽管链家一直希望能吸引经纪人和经纪公司入驻,使贝壳找房与其他中介品牌共享平台带来的流量,但这样的模式显然是其他行业玩家无法接受的。

正如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辉曾经说过的那样,“贝壳找房的商业模式存在悖论,链家既做平台又做线下自主品牌,存在着明显的利益冲突。”

中介中原地产董事施永青曾表示,“由于链家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市场占有率高,所以贝壳找房并没有得到大力推广。不过,在链家布局不多的二三线城市,贝壳找房正在尽力推动本土中小中介品牌加入。”

显然,作为“互联网中介大平台”,贝壳找房的内部公平性非常令人担忧。如果落户的中介平台无法从贝壳找房平台获得实际利益,而只能变相推动贝壳找房成为行业龙头,显然是大家无法接受的。

这样的问题越来越成为贝壳找房吸引大量的外部中介平台的“障碍”,也使得贝壳找房的未来可持续发展状况不容乐观。

“人缘”堪忧,遭各大平台挤兑

前不久,58集团组织中原地产、我爱我家、21世纪不动产等多家房地产经纪公司联合召开全行业“真房源”誓师大会,组成“不动产联盟”,这也被外界解读为“围剿链家联盟”。

58集团首席执行官姚劲波说:“有些公司希望这个行业的所有公司都落魄下去,自己是唯一活着的人,这是不对的。”这直指贝壳找房的猎房行为。

此前,联合链家抵制端口费涨价的多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开发商和平台服务商,这次选择联合58同城抵制链家,我爱我家和中原地产都明确拒绝加入贝壳找房平台。

58同城旗下安居客还对贝壳找房发起了诉讼申请,“指出贝壳找房的运营商天津小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贝壳找房(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挪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设施等图片,涉及不正当竞争,损害安居客商业利益。”

安居客要求:“贝壳找房应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即停止在贝壳找房PC和移动端上使用安居客照片行为,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在贝壳找房首页刊登道歉声明,澄清事实以消除不利影响。”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安居客起诉贝壳找房后,贝壳找房又立即以同样理由反诉,并索赔1亿元。

同时,随着21世纪不动产的“变节”,“58同城封杀21世纪不动产”的消息再次将贝壳找房与58同城的矛盾公之于众。虽然58同城回应“封杀”的原因是“对一些虚假房源和用户投诉都很高的网店进行关门处罚”,但显而易见的是,58这一的行动是对21世纪不动产脱离“反贝壳联盟”、拥抱贝壳找房的惩罚。

成立仅一年多,58同城与链家、贝壳找房的恩怨情仇就发展到了如此紧张的地步。核心原因是,贝壳找房行为直接危及到了58同城以安居客为代表的房地产中介信息服务平台的“蛋糕”。

有意思的是,58同城和贝壳找房的大股东里都出现了腾讯的身影,但贝壳找房的迅速扩张显然让58同城坐不住了,并决定以先行者优势“主动出击”。

互联网房地产中介平台58系与誓要成为未来互联网房地产大平台的贝壳找房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一场持续性的“战争”。其中,58同城对贝壳找房的警惕不可谓不大。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相关数据,2018年9月至2018年12月,安居客平均DAU从233.5万增加到235.2万,而贝壳找房平均DAU从64.2万增加到104.4万。尽管相比之下仍有明显优势,但贝壳找房的快速增长显然让安居客感到了“不安”。

目前,21世纪不动产虽然被链家“收入囊中”,但以我爱我家、中原地产、麦田等为代表的国内房地产中介龙头品牌,仍然拒绝加盟贝壳找房。在这种情况下,贝壳找房破局的难度越来越大。

如果业内几大中介品牌都坐定不加入,贝壳找房的“互联网房地产大平台”之梦就无法实现,“人缘”不好,是贝壳找房面临的显著困难。未来,如何继续寻求平台拓展,平衡内外方利益?也是整个链家集团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锐科技自媒体博客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chaoqi.net/xinchao/2019/1203/284428.html

作者:

这家伙太懒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